暗夜里的第三只眼
时间:2013-07-09 10:21:1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江水平平  阅读:

  两个雨微互博了一天一夜,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脸都绿了。连上级主管部门要的报表,她都忘了发过去。下班时,雨微接到男人的电话,说晚上有应酬,要晚点回去。雨微开着车,在雨夜里,毫无目的地转悠着,搜索着。城市很小,也巧,就象是电影里的精彩桥段一样,雨微毫不费力地在一个高档酒楼的停车场,看到了男人的CRV停在那里,蹲守了两个小时,终于出现了开头艳俗的一幕。
  就在雨微靠在车里,双眼紧闭,脑子里不断情景再现时,雨微的上级主管部长,从另一个城市,开了一个小时的车,飞奔而来。他敲着雨微的车窗时,雨微连开车门的力气都没了,德云坐进车里的一瞬间,雨微扑倒在他的怀里,呓语般说了一句话:“带我开房去。”
  德云一手开车,一手揽着雨微,沿着雨中的街道找宾馆时,雨微睡着了,睫毛上还坠着泪滴。德云心痛极了,刚要俯身吻下去,又迟疑了一下,最终,吻在了雨微的发髻上,他知道,这个平时矜持又聪慧的女人,一定是遇到了过不去的坎,不然她不会哭,更不会扑到自己怀里。他喜欢她,不,他爱她,从她第一次参加系统会见到的第一眼起,他便喜欢上了。他们彼此知晓对方的心意,一直发乎情,止于礼。她是美玉,他觉得用眼神抚摸就足够了。
  德云并没有拉雨微去宾馆,他们只是在车里相拥而坐,雨微太累了,她需要一个怀抱,她需要好好睡一觉。德云觉得看着她睡就好了。就在后座电话突然骤响时,雨微醒了过来,她看看身边的这个男人,又看看窗外,发现天不知何时,已经亮了。
  电话是男人打来的,雨微眼睛盯着来显闪烁,不知该不该接,接了说什么,摊牌吗?德云用眼神鼓励她,雨微迟疑着一会,终于接通了电话,刚嘶哑地“喂”了一声,就听到电话里男人焦急地喊着:“老婆?你怎么不在家呢?你在哪里啊?”
  雨微眼泪一下子又涌了出来,久违了的称呼:老婆。他有两个月没叫我老婆了。雨微冲着德云喊:快送我回家。那刻,她只想见到那个称呼自己为老婆的男人,只想,别的似乎已经忘了。
  德云开着车把她送到她家楼下,泊了车,把车钥匙拔下来,递了给雨微。雨微抓过来,转身便跑,跑了几步又跑了回来,紧紧地拥抱了德云,仰着头,笑着对德云说:“谢谢你,没有带我去开房。”德云笑了:“说,你好好的,别让我有下次。”
  家里的门洞开着,男人立在门口羞涩地等着她,雨微一下子扑到了男人怀里。男人说:“老婆,我有事要向你交代。”雨微用手捂住了男人嘴说:“不许说。”男人抱着雨微,用脚踢上了房门,一起倒在了床上,说:“我必须得说。”雨微说:“离婚免谈。”
  男人说:“离个屁婚啊,我好不容易娶的你啊,我要说的是,我们可以加班加点制造孩子了。”
  雨微懵了。
  男人说:“这两个月,真是难熬死了。八年了还没生出孩子,咱们都查过了,咱都没毛病。可为什么不怀孕呢?两个月前,我在网上遇到一个医学博士,她说,可能是你对我的小蝌蚪产生了抗体,而且吧,你感觉出来没有,咱俩最近那件事,一直不咋好。她建议我冷淡处理你。我不敢跟你说啊老婆,说了怕你心理有压力。所以,这两个月,苦了我,也苦了你。”
  雨微思忖片刻问:QQ上的信息是怎么回事?
  男人说:“什么信息?啊,你看到了哈,那是博士姐鼓励我呢,她怕我一时搂不住火,半途而废,前功尽弃。这个博士姐每天都对我进行心理疏导和反应练习。老婆,我感觉挺有效的。越不让做的事,越想做呢,你说怪不怪?”
  雨微听着有点半信半疑:“那昨晚?你搂着上楼的那个女人呢?”
  男人一拍脑袋大叫道:“哎呀,老婆,那是俺们主任的新女友啊,你可别瞎想,主任出差了,给我打电话,说他女友喝大了,抓我出公差,让我把她送家去。哎呦,俺们主任哪淘的这么一水货啊,喝的哦,吐起来没完没了。这把我折腾的,一夜没睡啊。”
  雨微一听,眼珠转了停顿了足有一分钟,念了个阿弥托佛。男人问:“什么啊神刀刀的?”
  雨微说:“没什么。”恨恨地骑在男人身上问:“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男人一脸坏笔着说:“做什么?傻瓜,热处理啊。”
  

 2/2   首页 上一页 1 2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