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里的第三只眼
时间:2013-07-09 10:21:1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江水平平  阅读:

        雨夜,雨微坐在车里,透过褐色的窗玻璃,看到了自己最亲近最熟悉的那个人,搂着一个衣着艳丽的女人,一扭一拐地进了前面的豪华别墅小区。女人象个挎包,斜斜地挂在男人的臂膀上,男人的手象条蛇,逡巡在女人纤细的腰围上。
  隔着朦朦细雨,隔着窗玻璃,雨微仿佛闻到了一股情欲的味道,她的脑袋嗡了一声,突然短路了,汗从头皮里渗了出来,她感觉自己软得象一条虫子,恨不得找片树叶卷进去。过了几分钟,雨微定了定神,咬了一下牙,把车发动起来,一脚油门,车子窜了出去。
  正在这时,电话进来了,雨微上级主管部门的一个叫德云的男人,问她:“在哪里,今天要的报表怎么还没有发过来。”雨微接通了电话,什么也没说,泪水便溃堤而出。德云在电话里听到刷刷的雨声和抽泣声,心里猛地一疼,大声叮嘱雨微:“告诉我,你在哪个位置,把车停在路边别动,电话别挂,保持联系,等我。”
  雨微用仅剩的一点力气,说完了位置,就把电话扔在后座,往后一仰,嚎啕大哭。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跟踪他们,又为什么没有跟到楼上,她分明是想验证,又分明想逃避。
  那个男人,那个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大学同窗四年,踩过校园边边角角,又一起风风雨雨度过婚后八年的那个男人,他在今夜,出轨了。她一想到此时此刻,他们正在那里白花花地颠鸾倒凤,她的心象被刀子捅了一般抽搐起来。她紧闭着眼睛,想用眼皮轻轻的一合,把这一些屏掉。
  是啊,最近两个月,雨微就觉得他不正常,夫妻是什么,夫妻就是不说话,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的意思,闻闻味儿,都能闻出来对方哪不对劲,何况她那么敏锐,怎么能感觉不出来呢,而且他最近的表现,那么明显,实在象换了个人一样。
  雨微发现,从来不在网上闲聊的男人,最近天天挂在网上,书房的门也紧紧关着,穿着蕾丝睡裙的雨微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香水味,借着送水果为名轻轻推开门时,男人正在网上聊得火热,看到雨微进来,慌乱着把对话框关掉发,雨微搂着他的脖子撒娇要他陪,他拍着她的胳膊让她早点睡,别等他。虽然他们各有各的笔记本,但晚上时光,他们都是窝在床上消磨掉的,一起看片,一起微博,或者打打闹闹。可最近,男人从来不跟自己同时就寝。他怎么了?
  雨微躺在床上,睡不着,瞪着大眼睛,望着棚上的天花板。她想着男人的一举一动,怎么都觉得不正常,男人平时手机是随便扔的,有时懒得接电话,都是雨微帮他接起来,若非急事,一些哥们吃吃喝喝的,雨微干脆就替他回掉了。可最近,男人把手机抓得死死的,蹲厕所时都用手攥着,睡觉时塞在枕头底下。夜里,雨微起来上卫生间,从枕头底的缝隙下,能看到手机屏上一个小绿点,在暗夜里象个勾魂小鬼般在不停地闪。也象一把火,烧得雨微从里到外,痛极了。
  有几次,雨微想抢过来看,但都迫于理智稳住了。老大不小了,自己不再是那种耍蛮任性的年纪了,不再适合不管不顾地任性妄为地胡闹了,最重要的是,雨微爱他。她不知道如果在他的手机上找到了蛛丝马迹后,她要怎么办。
  嗯,关于手机,关于网,雨微说服自己不要那么小气,也许,只是遇到了聊得来的人,或者只是网了恋。婚姻八年了,怎么说两人也熟成了哥们,长成了彼此的血肉,感情里走点小私,从人性角度来讲,也是应该允许的吧。自己不也曾有,和正有聊得来的人嘛,包括那个德云,虽算不上谈情说爱,但也私密到了可以谈论家里家外床上床下了吗?明明知道德云喜欢自己,也仅仅止于喜欢,从没单独见过面,也没想过要越火线,何况男人也不是当初的小菜鸟了,网里雨打风吹了十来年,这点小定力还是应该有的。
  雨微翻来复去睡不着,左思右想,终于把自己说服了。雨微慵懒地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正好,男人从书房里出来了,把手机塞在了枕头下,蹑手蹑脚地上了床,背对着雨微,象只烤熟的虾米一样佝偻着。雨微很不满意男人的姿态,以前,男人不管睡得多晚,都会轻轻把雨微揽过来,搂在怀里,雨微着,缩在男人的怀里,象只小猫一般,呢喃着,又接着睡去了。雨微望着男人的后背,有点不甘心,一股火窜了上来。
  雨微试探性地把手从后面伸到了男人的睡衣里,男人轻轻地耸了一下肩膀,雨微执拗地扒在了男人身上,男人又轻轻地一耸胳膊,雨微的半个身子就掉在了半空。只听男人说:“太晚了,好累,睡吧。”男人又侧过身去,给了雨微一个黑乎乎的后背,不一会,呼吸粗糙起来,仿佛睡着了。
  雨微保持着刚才被耸掉的姿势,基本没变,她不知怎么收场了。女人求爱时,并非单纯出于身体本能,更是精神抚慰的需要,也是考量男人对自己的需求程度吧,需要未必有爱,但有爱一定会有需要,雨微是个有着独特思维的女子,关于婚姻的各个层面,她比普通女人懂得多,有时,都可以充当心理医生了。可是完蛋了,男人不要她了,细致敏感的雨微,清清楚楚地记得,他们的最后一次,已经是两个月之前了。
  这几年,因为一直没孩子的缘故,两人对这事反倒兴趣索然了。一起搂着睡,一起玩和闹,就是对这事提不起兴头了,但也很有规律,一周一次,仿佛是为了说明两个人的夫妻关系?眼下,男人对自己没了欲望,那么,欲望给了谁呢?
  雨微一直没睡,还一直保持着刚才的那个姿势。过了不知多久,支着的胳膊酸了,麻了,雨微才重重地躺倒下来。这时,男人梦呓中,翻了一下身,那个藏在枕头底下的手机露了出来,那个神秘的小绿点,正在那闪来闪去。
  雨微象是突然下了决心,悄悄地把手机挪了过来,光着脚摸着黑,来到了卫生间。男人果然挂着QQ,有几个对话框开着,有两个看起来是公司里的同事,骂骂咧咧开着玩笑,发了几个带颜色的图片。还有一个是女人的头象,对话框里只留着刚发过来的两句话:“要挺住哦,千万别碰你老婆哦,我可是暗夜的第三只眼,一直在监督你哦。”雨微只觉得天昏地暗,坐在马桶上,握着手机,象个雕塑般,一动不动。
  雨微反复问自己,怎么办?一个说:要查,要查出真凭实据,水落石出。一个说:算了,糊涂庙糊涂神,睁只眼闭只眼过吧。一个说:抓,抓住了,扬长而去。另一个说:万一真捉奸在床了怎么办?离婚?真离吗?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