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不换
时间:2013-07-07 10:09: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1219768322  阅读:
  (1)
  阳光浅浅地穿过树叶的间隙,映衬着叶子发亮,稀稀疏疏地投落在地下,洒出斑驳的影子。风吹过,沙沙声掠过耳畔,落在赤练眼睫上。
  她起身,侧头透过窗户观看卫庄练剑时的飒飒英姿,飘扬的黑袍和白发恰当的融合在一起,随着剑气,荡气回肠。
  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赤练只觉得自己睡了好大一觉,一醒来,韩国已成往事,卫庄已从昔日的不羁少年变成了冷漠卓绝的剑客。而中间发生的这一段事,她竟记不起来了。好像大脑被抽空了一块,怎么努力回忆也回忆不起来。醒来时,就只见到卫庄温热的眼眸,轻轻地告诉她,你睡了好久,终于醒了。
  卫庄不知何时走了进来,看见赤练愣神的瞬间,眉间不禁含了几分笑意,醒了?
  啊?恩!他的话语让她猛地回到现实之中,见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而自己更是衣衫不整的样子。。。。。。羞涩和尴尬顿时浮上心头,脸渐渐红起来。
  卫庄心神微微一荡,走至床边坐下,随手撩起她散落的一咎发丝,附在她耳边低语,昨晚睡的好吗?他温热的气息吹散在颈边,无法触及的麻在心中波动,唔,还好。
  她将头埋得很低,卫庄轻咬她耳垂,今晚一定让你睡得更好。
  什么!?什么叫睡得更好?
  赤练瞪大了眼睛看他,脸上却是羞涩的很。
  她害羞的模样惹得他心情大好,低低的笑掠过她耳畔,真是的,越来越不正经了!赤练仍是低着头,却是笑着推了卫庄一把。
  他敛了敛笑意,顺手帮她理了理衣服,快起吧,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2)
  月明星稀的夜晚,最适合仰望星空。
  赤练靠在卫庄怀里,被他有力的双臂紧紧搂住,黑色大氅盖住她细如瓷白的皮肤,脸蛋因为喝了一点酒而微微发热,在星光的映衬下,娇俏迷人。
  是醉了吧,赤练的神志已有些模糊,轻轻问道,庄,我的过去是什么?
  卫庄心里一颤,看着她娇嫩的容颜,像被蛊惑一般,他的指尖划过她的额头,落到她的眼角,拂过蝶翼般轻颤的睫毛,练儿不记得了么,你以前是韩国公主啊。她还想说话,却被卫庄封住,他辗转的吮吻,急切地撰取她的气息。
  唔。。。。。。赤练被他弄得神魂颠倒,软绵绵地瘫倒在他怀里,卫庄强势缠上她不知所措的软舌,当柔软的触感扫过敏感的上颚时,一股酥麻的电流击遍全身。
  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来时,卫庄才缓缓放开她,看着卫庄神色平常的脸上泛着淡淡的潮红,赤练坏笑,庄,你非礼我!
  非礼她!?他又气又好笑,附在她耳边吹气,卫夫人最近很健忘啊,竟然忘了自己已经成亲了。一边说,一边将她置于膝上。
  。。。。。。成亲?和谁成亲?我怎么不记得了?她故意这样问他,眨了眨浅褐色的眼眸,纤长的眼睫轻轻卷起调皮的流光。
  呼吸一滞,赤练此时美艳不可方物。灵动的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微微翘起的红唇,绯红的脸颊,还有她身上淡淡的芳香,卫庄有一刹那的沉迷。他将她紧紧扣住,小心翼翼地拥抱,练儿,你属于我。
  他以为他要的是这整个天下,可是当她失去心跳、呼吸时,他清晰地感觉到思念,最开始只是一颗种子,然后成为一棵大树,周而复始,剧烈不息的悲痛,充释他的整个世界。而现在,这一切都是他想要的,从今以后,无论谁都别想把她从他身边夺走,他不会再放手,绝对不会。
  (3)
  卫庄夜里睡得较前,恍惚中又以为身边的床榻没有人,慌忙之下叫了一声练儿。
  恩。他放心,原来她在。
  将她搂入自己的怀抱里,感受到她特属的芬芳,莫名的轻松了许多。赤练却不安分地攀上了他的下巴,声音里透出一丝慵懒,怎么了?
  。。。。。。没事。他轻笑,在她额头上浅浅一吻,睡吧。
  赤练不动声色地钻进卫庄怀里,让发丝间轻盈的香气充释他的整个心房。
  确定她熟睡后,卫庄自嘲地笑了笑,他没有告诉赤练,他害怕,害怕又是那些没有她的空虚日子,黑暗像无底洞一样深不可测,他快要坠落在离心边缘。
  她中了大司命的「离魂歌」的四百八十四天,他日日夜夜守候在她身边,对着她耳边说话,独自孤独到天明。心痛和后悔想潮水一般汹涌而来,将他完全覆盖、淹没。
  那个时候的自己是真的慌乱、手足无措了吧,花开花落,阴晴圆缺,风景依旧温柔,四季更迭,此时身边却没有那个人并肩携手。子房来看过,照顾,感叹;白凤偶尔经过,摇头,叹息。就连那个与他一样冷漠的剑客盖聂也曾经来过,问他真的决定放弃了么?
  是。彼时的他手紧紧握住赤练的手,阳光透过窗户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落在她的脸上,将她的脸,一寸一寸打亮。
  从那时起,他就离开江湖,和她在鬼谷的一隅安静生活着,不问世事。一切的消息都靠三个月才来一次的白凤带来。后来,听说他的师哥,亦和一个叫端木蓉的女子,归隐江湖。
  听到这个消息时,卫庄正在小榭里看着外面的桃花一片一片凋落,身子顿了一下,然后又拉着赤练的手,附在她耳边柔柔道,呐,练儿,你看见了么?师哥他也,拥有自己的幸福了。
  顺手将她忘自己怀里揽了揽,确认此刻的充实感。
  练儿,你怎么这么狠心,竟还不肯原谅我。在那四百八十四天里,他每天都在做同一个梦,总是梦见温暖的春日,杨柳依依,桃花缀满枝头,她眼眸明亮如星辰,在桃花树下舞剑,挑起花雨纷纷。他想要守护那抹绝美的微笑,梦却在此时醒来,巨大的痛楚狠狠碾过心上,他久久凝视着她安静如水的脸庞,手指又轻抚上她俏丽的容颜,尽量压抑着声音里的痛,呐,练儿,反正我不管。你答应我会活到我说的那天,那一天还没有到,你不准食言。即使是撒泼的语气,却还是能听出一丝痛彻心扉,痛苦在黑暗里铺天盖地的刻骨铭心,留下支离破碎的躯体。
  练儿,你一定要醒来,好不好?
  一定要。
  (4)
  子房来的时候,已是深秋。
  鬼谷的秋天来的较晚,虽是寒风瑟瑟,但还能看见枝头带着些许翠绿的枫叶,桂花的新黄色小小花苞藏在深绿之中,香气还不曾浓郁。
  子房每月都会带及壶好酒来与卫庄相聊,这似乎在赤练昏睡后已成了习惯。现在赤练醒了,他依然会来。
  秋夜鬼谷的月亮明朗皎洁,近到仿佛触手可及的模样。今夜的月亮,银白色的光辉蒙蒙胧胧,几声寒鸦的叫声落在树间,倒显得萧索、寂寥。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