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惆怅在六月
时间:2013-07-07 10:05: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单身流浪汉  阅读:

  早上一醒来,惆怅的感觉就像是女人来了大姨妈。莫名其妙,没有原因,我只能说,是女人,大姨妈总会来的,是流氓,你总会惆怅的。
  天气是毫无新意的阳光,女人是毫无新意的精光,大腿和胸,爱情和欲望。赤裸裸不是坦诚,而是赤裸裸的凶残。当然,我期待一个女人的凶残,因为大腿因为胸。
  有人说吃是人间最大的快乐,在人山人海的食堂,我终于插进了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之间。我是肉食者,我也崇敬素食主义者,就像女人都希望有一块贞洁牌坊,不管是妓女还是荡妇。
  筷子夹起一块黑色的肉,我想起了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然后是王小波,然后是李银河,然后是性,然后是女人……不用奇怪,一个流氓总会想到女人的。
  六月,石榴花开了,栀子花也开了,没有菊花,只有大腿和胸,只有“人比黄花瘦”。六月,是毕业的时候,也是分手的时候,于是我知道,黄瓜和香蕉又要大卖。六月,也是一个流氓惆怅的时候,因为阳光的天气,因为精光的女人,因为我上辈子是流氓,下辈子也是流氓。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我站在桥下看女人,你有你的青山白云,我看我的大腿和胸。你说“青山遮不住”,我说“奶罩遮不住”,你说“白云深处有人家”,我说“裙子里面有菊花”,你是诗人,我是流氓,你有你的潇洒,我有我的惆怅。
  学校里女人很多,流氓也很多,长江里鱼很多,渔夫也很多。于是我需要一个好位置。是的,桥下本已经很好,可是因为诗人的存在,大煞风景。
  一代流氓大师贾宝玉说过“女人是水做的”,大师的话总不会错,于是我坐在了湖边。女人们排着队走了过来,雪白的女人,短裙,丝袜,高跟鞋,胸,大腿,和细细的头发。如果有人说眼睛也可以发生吃这一动作,请你相信。因为我看见,女人们的衣服开始消失,皮肤开始消失,血肉开始消失,于是骷髅们排着队走了过来,雪白的骷髅。原来赤裸裸不光是凶惨,还是丑恶。
  惆怅,一如既往的惆怅,赤裸裸的惆怅,赤裸裸的流氓,赤裸裸的女人……我转过头去,捂上眼睛。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看见一片清凌凌的波光,一张白莹莹的笑脸。“你在想什么?”她问我,“我在想…在想…做…呃…爱…爱情”,我开始结巴。“你也相信爱情吗?”她问,“你相信我就相信,你不信我就不信”,紧张过后我开始流露流氓的本性。“呵呵,你好坏”她掩着嘴笑,“呵呵,那你爱不爱?”“别这样,我有心爱的人了”,她嘟着嘴。“他有我坏吗?”我问,她说“他不坏,你是流氓,他是诗人,他说过他会驾着白云来看我的”,“哎,流氓就真的比不上诗人吗?”“没有啊,假如我先遇到你我也会爱上你的”,她羞涩的说。“那你等了他多久?”“不记得了,”她开始哭泣“只要他不出现,我会一直等下去的”。等到忘记时间,这究竟是多么漫长的等待啊,我开始同情她“他在哪里,我帮你去找他”,“我不知道,我总会在夜里听到他的声音,总会看到桥上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呀,原来是他,你等等,我去找他”,我想到了那个诗人。
  诗人站在桥上看风景,我站在桥下看诗人,“你知道有个女孩一直在等你吗?”我问,“知道”诗人的声音总是很好听。“那你为什么不去见她?”“因为我无法驾着白云去”。
  
  “为什么非要驾着白云去?”“这是我的承诺”。“人是无法驾驭白云的,你不知道吗”“现在我知道了,当时却并不知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当诺言止步于诺言,我们也只能止步于爱情”他喃喃地说着,“你这个白痴,你不会对她解释吗?”“你只是个流氓,你只知道男人和女人,却不懂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爱人什么是诺言”,“懒得和你废话,从现在开始,她是我的”,“不,她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她什么都不是,也谁都不属于”,“你这个疯子”,我气愤地跑开了。
  当我再次来到湖边的时候,女孩已不见了,可能所有的女孩都是那样出现又这样不见的吧。我看着清凌凌的水面,有一张脸诡异地笑着。我不伤悲,一个女孩而已,这校园里到处是女孩,到处是大腿和胸。但是我惆怅,一如既往地惆怅,惆怅是一个流氓的风格。
  我来到街上,水果摊前有个女孩在买黄瓜“老板,黄瓜怎么卖?”“三块钱一斤”。我走过去问女孩“你要买黄瓜?”“是啊”“我有你要不?”“流氓”女孩跺着脚离开了,风吹着屁股。“原来风也是流氓”,我笑着说。
  一个流氓,在六月里,像风一样惆怅,在一张凌乱的床上。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