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荷田与一个寡妇
时间:2013-07-05 09:10: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石霞山人  阅读:

  那段日子,爸妈到省城哥家去了,她一个人在家。几次约会之后,那个小雨淅沥的夜晚他就上她家里来了。根本无法控制的激情就在那张古老的雕花床上燃烧了。过后,人也静屋也静。窗外依旧小雨淅沥,没有月,却有朦胧的光。村前村后的狗突然吠了起来,不知谁家公鸡也提前叫了。他死死地抱着她,说:“我怕……这样是不是害了你?”
  她摸着他脸说:“等我爸妈回来你就叫人来提亲,反正我是你的人了,怕什么呢?”
  可是后来,她却嫁给了那个名叫祥福的死鬼,不久他也娶了别的女子。一切都由不得自己做主,一切似乎都是命运安排……
  大黄狗不知什么时候又跑来了,悄悄地蹲到她的脚边,吐了吐舌头,又起身走去。太阳升高了,留给天边一抹桃红。小风起了,又息了。荷叶荷花默默的,显得很沉重。
  祥福死的头天晚上,突然回光返照使尽最后一点力气对她说:“我死以后……你得找个人,好好把我儿养大,我在阴间里也会感激你保佑你……”
  她连忙伏在他耳边说:“莫讲孬话!你身体壮,会挺过来会好的。”
  可祥福似乎没听见,继续说:“我知道你嫁我以后就跟他断了,可我还是要求你一件事,我死了,你也千万不要与他再有来往……你和他的事,我早晓得。除了我,还有百寿公晓得。那天夜里下着小雨,我亲眼看见你开后门……那时我正在托百寿公向你家提亲,所以就对百寿公说了看见他夜里从你家后门进去。当时百寿公脸色很难看,说本来那朵花归不了你的,现在可以归你了,谁叫你是我族下人呢?不过那事你要放在肚里烂掉……”
  她听了,真想抢在祥福前面死去……
  现在,她呆呆地看着荷田,背着一身太阳。可那太阳却像有意烤灸人似的,让她感到钻心的痛。
  这时,思思又跑来了,后面跟着桃子,跟着大黄狗。
  “妈,叫你回家呀,百寿公喊你好几回了,没听见么?”思思扯着她的衣袖仰起脸,忽然发现妈妈满脸泪水,便嫩声叫起来,“妈,你哭啦!”
  她就弯下腰,轻轻抚摩儿子的脸蛋,说:“妈没哭,是眼叫风刺了。妈去给你摘朵荷花,你就回屋去玩好不?”同时一滴泪掉在水里,发出一个轻微的声响。
  思思一听给他摘荷花,便不吵妈妈回家了。她就脱了鞋慢慢下到荷田,摘了一朵刚开的粉红荷花。思思接过荷花,便呼着大黄狗跑回去玩了。
  她便又下到荷田去,慢慢地隐进绿色里,洁白的、粉红的花儿在她脸旁抖动起来。阳光从绿的罅隙间流下,洒在她湿淋淋的身上,滴进亮亮的水中。她扒开一株荷下乌泥,用手挖出一根鲜嫩的小藕。没想到这乌泥里出来的东西这么可爱,她看着,看着,便暂时丢了幽怨。于是分开面前的荷叶望了望,发现石头向荷田这边来了。
  那是她心里约好的,他真的就来了。
  石头依旧扛着那把锄,站在田边,朝那片荷叶望了望,轻声说:“莲子,百寿那老鬼喊你回家呢!”
  荷叶动了动,没有回声。
  石头便磕了一下锄头,又说:“那老鬼到处对人说你应了那门亲,现在怎么躲着不去见人家呢?”说完,就扛起锄头向近处那片稻田走去。
  几片荷叶连连抖动着,但仍没有声音也不见人。过了好一会,村上的炊烟淡了,在渐渐消散,她才终于走出荷田,一双裤脚水淋淋的上了田坝,透过塘边的柳树向村庄望去,她心里一片凄凉。小风又在轻轻地吹,吹乱了一田荷叶,吹乱了的头发,也吹乱了她凄凉的心。她咬咬牙,慢慢车转身,就向那边的稻田走去。
  稻子熟了,田里放干了水,干爽爽的。石头从田后边的稻禾中探起身子,定定地望着她渐渐走近,慌慌地看着她扑向自己,然后两个人就被一片金黄活活淹没了。
  一阵风吹来,金黄的稻子涌动起来,翻着波浪。鲜嫩的太阳升得更高了,金色的光辉映在稻粒上,映在荷花上,映在鲜活的生命上,竟发出一种听不见的自然音响。村庄上的炊烟弥散了,田野上除了偶尔的鸟鸣、牛叫,其余的声音似乎都停止了。
  那片稻禾仍在涌动。大黄狗不知怎么又跑来了,这儿嗅嗅那儿望望,最后朝那片稻田吠了两声,便吐了吐鲜红的舌头,摇着尾巴走了。
  终于,两个人从稻禾中站起来,深深地对看了一眼,她就扯脚上了埂,然后扑到菏田里,接着就疯了似的撕扯起来。红的、白的花瓣儿飘起,飞落;一片片荷叶破去,碎去,荷杆也纷纷倒下去。
  石头连声喊着什么,她就像没听见,仍是一个劲的拼命撕扯。一阵阵声响过后,水中金黄的太阳破了,却又立即打上了绿色补丁。风也似乎响了,从耳边扫过。蝴蝶像醉了,疯疯癫癫地逃去。蜻蜓有如失控的飞机,歪歪斜斜地往水里栽。她脸蛋一会儿粉红,一会儿雪白,全是让那些荷花染的……
  “你疯了吗?”石头吓呆了,这时清醒过来,喊道。
  “我疯了!我疯了,就是被你逼疯的!你是个猪脑壳!”
  她气喘吁吁,看着面前倒下的一片荷,浮着的一瓣瓣花,一时像钉子钉住了。
  “你这是何必啊?”石头蚊子叫似的说。
  “跟死鬼结婚以后我是清白的,守寡这些年也是清白的!就是做姑娘跟你不清白。我怨死你恨死你!”她杏目怒睁,把一片破荷叶砸在他脸上。
  他依旧蚊子叫似的,说:“是我害了你,你恨吧怨吧!……”
  “我刚才说了,我再也不恨你不怨你。”她又把几片花瓣砸去,“这些年我不要你近我,不理你躲着你,是怕坏了你幸福,谁知知你堂客是那种女人,肚子装过别人的货还天天跟你吵跟你闹……现在我就要你离婚,我不愿嫁到镇上去,我要跟你!”
  “都怪那老鬼,不是老鬼当初找我那么说,我……”他依旧低着头。
  她猛然大起声来,说:“你别说老鬼,你自己不是猪脑壳会听老鬼的?老鬼叫你吃屎你也吃?老鬼给你找那么个女人你还乐眯了!我为了不嫁祥福三天没吃一粒米,后来是我妈跪着求我的你知不知道?我又是怎么熬过来的流了多少眼泪你知不知道?……"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