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编导:我和相亲女嘉宾的情海纵欲
时间:2013-07-03 09:51: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禅小岩  阅读:

一:
我叫李诺,目前是某卫视一档知名的相亲节目《爱我,就相见》的一个面试导演,每天我要收到上千封来自全国各地要求上节目的男女嘉宾的报名邮件,而我的任务就死从中筛选出那些身份特质明显、职业有看点、婚恋史有卖点、长相要么帅到爆棚,要么丑到无敌的人,让他们来参加面试,之后安排上节目。
这天,我刚到办公室,就看到一个女孩坐在办公区域外走廊的长椅上,看到我,凑上来,“请问,您说李导吗?”
点头,“您,您是?”眼前的女孩,洁面素脸,穿着简单,一条雪纺质地的及膝连衣裙,跟那些每天我见到的刻意精心打扮后的女孩相形见绌。
“我叫章雨,是来面试的。”紧张的神态,颤抖的尾音,每说一句话,都在降低着我对她的印象分。我需要的是那些性感泼辣、放得开的,只有这样才能烘托出节目的效果。像她这样的,万一站到舞台上,真心不适合。
她仿佛看穿了我的心事儿,急于证明自己似的,“导演,我想你误会了,私底下我不是这个样子的,我可以按照节目的规定,出格的言论、行为,我都可以做得出来。”
我忙摆手,“对不起,我们是真实的,那些都是低级、庸俗的,记住我们节目的宗旨:大型生活服务类节目。”
此时,刚好化妆师小何路过,我让小何她去化妆,我要看看她的上镜效果怎么样。
在我等待章雨的半个小时里,我接到老妈打来的电话,先是问我吃饭了没?身体怎么样……之类的,然后就言归正传,说,“儿啊,再过几天,也就是你生日了,你也不掰着指头算算,你马上就30岁了,你不想女人,你老妈我还想孙子呐,莫不成你想着我等到死。”说着,说着老妈就哽咽了。
我也蛮难过的,只好照例的谎话,“妈,我答应你,这一次,我肯定给你领回家个。”
老妈听了,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而此时章雨就站在门外,我示意她进来。
这丫头底子不错,经不住打扮,这不,只是略施妆容,换了一件v领开胸连衣裙,气质立刻和刚才来了个大反转。瘦削的脸,冷艳的红唇,勾勒出一幅性感迷人的姿态;温和的面部线条,精致如泉的眸子,缓缓流淌出一种让人亲近的柔情;单薄的鼻孔,光洁的额头,俨然是仙子下凡尘,不觉间,我已经入迷了。
不可否认,她是我目前面试过的女嘉宾,相貌隶属上上等的,凭着职业的敏锐度,我甚至已经看到了她在舞台上大放异彩的样子。
“为什么要来相亲?”我换了一种职业化的语气,比较正规,工工整整的。
“我妈,我妈让我来的。”她的紧张像是北京的风,吹起的沙粒和尘土,朝着每一个人,席卷铺天盖地而来,弄的我也像是病菌感染,也紧张了起来,这种情况是从未有过的,我很新奇,一个能让我紧张的女孩,到底是何方神圣。
“深呼吸,别紧张,可以肯定告诉你的是,你被录取了。”想方设法,我只是为了看到她更自然,更自信的姿态。
现在舞台上的18个女嘉宾,已经削减了近期的收视率,台长已经下令让我一个自然月内,要打造出一个话题人物来,要不然,就等着卷铺盖回家。眼前的女孩,不正是一个炒作的好手段嘛?
“导演,那我什么时候开始录呐?”她眼睛里,听到这里,蹦出潋滟四射的光芒,看的我脸一热,后背嘀嗒出汗来,这情绪的频道转换的也忒快了吧。
“明天,明天就可以,只要有女嘉宾牵手成功,你就顶上去。”我不假思索的说,或许因为太迫切了,我的语速明显变快。
“嗯,谢谢你。”她站起身,给我握手,我伸出手去,小手的温暖,手心的传递,似有一支带花的蜜剑,直直朝着心脏的位置,不偏不倚的,我中了,中了她的毒了。就一秒。恰如一点点的吸食大烟的味道,醉了,迷糊了,我想,美女如酒,原来是真的会醉人的。
她走后,我燃起一根烟,看向窗外,内心突然,摹地,升腾起聊聊绕绕的雾来。雾中,一个女子,洁白的身体,莹玉一样的手臂,渴望的眼睛,犀利的唇瓣,像是发出一声声的低鸣,是饥渴,是灼热,是欲望在燃烧。
煅烧着身体的每个部位,都盛放出最绚烂的花来。是爱,是爱啊,我想,该爱了。
二:
节目开录,上来的第一位男嘉宾顺利牵走了12号女嘉宾,我立刻示意在后台的章雨上去。
主持人介绍,“下面请我们新上场的12号女嘉宾做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章……章……章雨,今年2、2、26岁。”还未等章雨介绍完,导演就大喊一声“停。”
我走上前,问,“怎么了?还紧张吗?”而身后的化妆师则开始忙着为她擦汗,补妆。
“不,不,不是的,我不紧张。”章雨说话有些结巴,额头上豆大的汗粒,訇然而落。
一边向大导说着抱歉,一边我把章雨拉下后台,12后女嘉宾由另外一个女孩再次替补而上。
“李导……”措手不及,她扑进我怀里,就靠在我肩头,无声无语,却有冰凉的液体顺着脖子,沿着脊柱,一路匍匐而下。
想不来的安慰,却只能任由被她这样恣意的抱着,或许,此时此刻,我能做的就是保持一个男人的姿势,让她这只漂流累了小船停泊在岸,微微的憩息片刻,再重新起航。
哭够了,她抬起头,然而胸前的一对小兔子,仍在不稳的呼吸中,在上上下下的跳跃着。我不是色男,可那一刻,内心被扼制、被扼杀、被压抑、被臣服的,一种叫做不安的情绪,让我多想再拥抱她,抱紧她。也就是从这一刻,我相信了,男人感觉来的时候,就如涨潮,起起伏伏,甚至比女人,更加的确切、坚定,更加的扰动内心的骚乱,一片春光,如此的下贱。
“李导,我可以叫你哥哥吗?”她抬起头,对上我的眼,眼中的清澈,像月光沐浴的百合花瓣,清幽娴静,全是美好,全是无邪,全是鬼魅,全是妖孽。
谁说女子的眼,一定要百媚丛生,只一眼,就一泄红尘,其实,她们眼也可以传递出一种世俗之外的凛冽干净,让人浮想起了前世的白狐,雪地皑皑中,一双眼,就是一片天,一片地,而你就是我的天,我的地。
“呃,好……”我答应了她。因为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她像个受伤了的,被猎人追赶的小狐狸,躲进我的怀里,明知道她人妖殊途,可我依然任死前赴。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