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迷情
时间:2013-07-02 09:53:3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齐帆  阅读:

        1
  风从海上吹来,卷起蓝色的忧郁翻转成白色的缎带,涌向小岛,打在深褐色的礁石上,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白色的浪花。蔚蓝色的天和深蓝色的海连在一起,被清晨的阳光调成一幅在蓝色雾霭中闪光的油画,留恋在上空的白色海鸥用一声声深情的呼唤合着海潮涌动的水声,诉说着这个名叫宫家岛的地方曾经发生过的故事,一个被岸边的人向往着、迷恋着的神秘爱情故事
  时光的指针倒转回1877年的春天,二十五岁的叶祖珪作为福建船政第一批留学生,与刘步蟾、萨镇冰等被选派出国,在这个春天走进英国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校学习,先后在英国海军“索来克伯林”号装甲战列舰(与英国王太子同舰实习)、“芬昔勃尔”号巡洋舰实习三年,期满后再回国。他是福建闽侯人,出生于一个塾师家庭,共有兄妹九人,叶祖珪排行第三,由于看到家庭负担很重,便放弃了科考之途。1867年,考入福州船政学堂第一期驾驶班。1871年7月毕业,船政第一期毕业,毕业时在写给洋教习卡罗的告别信上说道“愿尽所能为国效劳”,正是怀着这样的报国之心他才豪情满志踏入英国开始了他的留学生活。
  中国是一个有着长达2.1万多公里海岸线的濒海大国,在隆隆的火炮声中迎来了19世纪,一次、二次鸦片战争的失败刺痛了每个中国人的心,大清帝国再也不能以“天朝大国”自傲,面对着水师的次次败绩、同胞的鲜血、国土的沦丧,朝野上下有识之再也坐不住了,“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以夷攻夷”等主张充斥中华大地,清廷面对对外作战接连败北的局面也深感海防的重要,痛下决心对旧式水师进行革新。“海防”之论压倒“塞防”,清政府决心加快建设海军。
  英国皇家海军学院因座落在伦敦郊外的格林威治而得名。学院原为国王行宫,英法战争期间改为伤兵养病院,1871年改建为海军学院。
  叶祖珪边听着介绍一边打量着学院内部分成的四个区,左上区为教室;右上区于悬挂历代海军将领的画像、著名海战画等,纳尔逊的画像即收藏与此;右区楼下为餐厅、教堂;左区楼下为模型陈列室,“数百年所造船式皆在其中”。他拿着那张中国首批海军留学生名单,上面写着:罗丰禄、黄建勋、林永升、林泰曾、刘步蟾、方伯谦、严复、蒋超英、叶祖珪、萨镇冰、林颖启、何心川、江懋祉。看着院落里的高大的树木不由心生出许多感慨,他想起李鸿章1874年在一份奏折中说过的那句话:“泰西虽强,尚在七万里以外,日本则近在户闼,伺我虚实,诚为中国永远大患。”他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身上的长袍马褂,忽然觉得手中那份印着教授数学、格致、炮台、机器、外语等学科的课程表如铅块一样沉。
   2
  枯燥的学习并没有让叶祖珪感到紧张和乏味,相反因了他胸怀大志和认真刻苦反而学得比较轻松,得到了讲师的一致赞许。白天的学习让他没有闲暇想其他的事情,但是到了夜晚他却常常难以入眠,一方面是忧国,一方面是思乡,加上初来乍到水土不服等,让他刚入学不久就病倒了,无奈在同伴的陪同下前去医务室就诊。
  叶祖珪此时正发着高烧,方正刚毅的国字脸上泛了微微的红,当他的眼睛与给他们开门的英国姑娘对视的刹那,他的心突然狂跳不已,脸颊更加灼热,在她含着笑意的蓝眼睛注视下,他慌乱地将目光移开。而那位英国姑娘却表现得落落大方用中国话问了句“你好”后,领着他们进屋去医生那里看病。
  当叶祖珪拿了药方出来把药房递给那个姑娘时他始终没有勇气抬头去看姑娘的那双蓝色眼睛,花花绿绿的药片放在桌子上,他的同伴帮着收起来,起身准备离去,这时候那位年轻姑娘在后面用英语喊住他,他们不解地看着她,只见她迅速地走进去配药室,很快又戴着口罩拿了一注射针管走出来。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要给他打针。
  叶祖珪这才抬起头看着那双蓝眼睛说:“打哪里?”
  她歪着头,口罩微微动一下,蓝色眼睛里的笑更深了,她仰着弯弯的眉毛指了指臀部。叶祖珪本来因发烧而微红的脸这时“唰”的红到了耳根,他站在那里呆楞了半分钟后才摇着头说“不用,不用”,而后不顾姑娘的叫喊,匆忙行礼告退。
  陪他前来看病的林永升一出门口就忍不住笑起来,“祖珪啊,不就打一针吗?那么漂亮的英国姑娘能给打针是您的荣幸啊!您竟然怕到慌乱的地步,实在是不该呀,哈哈。”
  此时的叶祖珪疾步往前走着,他很少生病,这几日折腾得确实够戗,上吐下泻胃也难受,要是在国内即使真有个漂亮姑娘给自己打针说不准他觉得新鲜和无所谓,但这是在英国,特别是一个大男人要把自己的半拉屁股展示在一个年轻女人的面前,他的确缺乏勇气。虽然他知道此时的自己是病人的身份,但他宁愿发烧吃药也不会接受这种方式的治疗。
   “要去,你去好了,我可不想挨那一针。”
   “什么话?哎,祖珪,你有没有发现那个姑娘皮肤很白嫩,眼睛很撩人?”林永升带着几分神秘兮兮的神情凑在他耳边说。
   “哈,莫非是把林兄的魂勾去了不成?要不你回去替我打上一针?也着实欣赏一下这女人的眼睛。”叶祖珪调侃地看着林永升。
  此时的林永升收了笑仿佛依然沉浸在刚才的情景中,“我说的是真话,那双眼睛,的确有消魂的光彩。”
  叶祖珪不再言语,他心里十分赞同林永升的看法,他也多多少少见了些外国人,他很不习惯他们的蓝眼睛、高鼻梁,总不是那么顺眼,但刚才那位英国姑娘的蓝眼睛却水波盈动,摄人心魂,让他第一次发觉蓝眼睛的美,美到让人想到湛蓝的天空和闪着银色波光的蔚蓝大海,还有这眼睛中流露出的那种让人怦然心动的朦胧诗意……更不明白的是见到她自己自己竟然会有慌乱的感觉,这样的情形在从前是没有过的。
   3
  已是黄昏时分,两个人各怀了心事往回走去,身体的虚弱和无力让叶祖珪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头有些沉,但脚步却没有减慢。回到住处,他一头栽到床上,不想再动弹。已到了晚饭就餐的时间但他实在吃不下就没去,林永升兀自去了,说给稍些回来。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