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情
时间:2013-06-30 07:42: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岁月如斯  阅读:

  林滟来到这个美丽的沿海城市已经三年多了,她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尽管是一个人在这里漂着,自称是南漂一族,她很满足。她一直在那个超市打工,每天都能见到形形色色,各行各业的人,还有一起上班的姐妹们,说说笑笑、虽然挣的钱不是很多,不能和那些款爷,富姐相比,但她觉得,人生就是活一个“乐”,总比在北方老家,从土地里刨食要好多了。每年回家还能给母亲捎回一笔钱,还可以买点儿吃的穿的来孝敬母亲。
  晚上十点多了,商场的顾客越来越少了,她活动活动筋骨。准备结束一天的忙碌,
  “滟子,下班一起去吃夜宵吧。”身边站着的小李小声地说,生怕值班经理听到聊天,再罚钱就赔本了。
  “不了,今晚胃口不好。”
  “是想省钱吧。”
  “还有20多分钟就下班了,别让经理再罚我们啊。”
  “什么经理,都没有顾客了,也不至于太绝情,不讲一点道理了吧。”
  “你看看表,你看看表,都几点了,这个经理还会来吗,”有开心果之称的小谢学着春晚电视小品的表演,出洋相地说。逗得几人女人哈哈大笑。
  “笑啥哩,”经理室里果然有人,好像是在提醒他们,注意工作纪律。
  “哦,给顾客勾通呢。”快嘴小杨,很机灵地对付着。
  他们偷偷地笑着,不敢出声,都笑得差点叉气了。
  几个人,不再作声,便偷偷地玩起了手机。
  林滟刚登上手机QQ,邀请加好友的人就有几十个,女的没有,清一色的男士,上网聊天,正事不多,闲聊的更多是加异性,这也是人之常情,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吗,男女聊天也是这样,男女就是阴阳两极,阴阳协调,身心才会舒畅。
  “你在忙啥呀,怎么不用电脑上网了?”林滟的手机QQ上来了一条消息,她一看,是一个叫做“小草根”的网友发的信息。她觉得这个网友还能聊天,既轻松和谐,又可以打发寂寞的夜晚。不像有的网友,一上来就发视频,发黄片,提非分要求等等,遇到这些,很快就会被她黑掉了。
  她看了看四周,低头在手机QQ是回了消息:“我在上班呢,10:40下班回去。”
  夏日的晚上,微风拂面,街道上人来人往,11点许,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林滟早以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她不再留恋大街上的灯红酒绿,沿着路边的人行道路径直向家里走去。说是“家”,其实就是林滟在这里租的一个小屋,在这个城市里打工,只要有个窝就行了,那是她放松身心的地方,每天晚上,万家灯火的时候,她就一个人来到这个窝,享受自己的单身生活。
  屋子不大,放着一张双人床,她喜欢宽宽的床,这样就可以很随便地躺着,然后舒展一下四肢,来回翻动着纤细的腰子,自我陶醉一番。有的时候,她就上网,打开视频,让远方的情人和自己一起欣赏那无与伦比的线条美,然后给朋友讲一讲上班的事,再讲几段男男女女的荤笑话,只要可以快乐,她就很满足。
  紧靠床边是电脑桌,上面放着25寸的大显示器和一个摄像头。每天晚上,她习惯于躺在床上对着电脑聊天,这是一天中可以放松身心的时候,也是最开心的时候。她住在8楼,也是最高层,楼顶有一个太阳能热水器,每天晚上都可以洗一个热水澡,洗去一天的烦劳,可以轻轻松松地迎接新的日子。
  回到自己的小屋,林滟洗了澡,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用薄薄的单子盖在身上,胸前的两乳儿,就像两个小白免在单子下面藏着,随着她两边转身,那两只小白免一会儿又探头探脑,想要蹦出来似的。
  她正要打开电脑,这时,“嘭、嘭、嘭”门响了。
  “谁呀?”林滟下意识地问。
  “送饭的,我是楼下酒吧的小王,开门啊,大姐。”
  “今晚不是没有让送饭吗?”
  “我看见你上楼了,好像还没有吃饭,就送了一小碗拉面,先开开门再说吧,大姐。”那小子嘴巴还够甜的。
  “我已经睡了,你端回去吧。”林滟知道那是黃鼠狼给鸡拜年,没操好心。
  这个小毛孩,二十出头的样子,早几天,在酒吧吃饭,他就一直调戏自己。后来,不知道怎么打听到自己就住在这个楼上,三番两次要上来聊天,没有成行,林滟告诉了酒吧的女老板,把那个小子狠狠地骂了个狗血喷头,这才安生了好几天。后来才知道,女老板就是那小子的老娘。
  今晚,这个小王在门口磨磨蹭蹭的不走。林滟的心坏透了,像是贴在身上的狗皮膏药,粘上去就揭不下来了。
  她穿上连衣裙就去开门,还内裤也没有穿。这门刚一开,那小子很快就溜了进来,手里什么也没有拿,就穿着一个三角裤头,脚上挂着一双人字形拖鞋,满脸猥亵,还带进来一股股酒气。
  “大姐,小弟想死你了。”小男孩一下子抱住了林滟,她还没有反应来过,就被推到了床边。一个硬邦邦东西在她裙子上划来划去。她想用力推开他,双手一阵乱舞,也无济于事。她想,这下子完了。
  她虽然离异多年,一个人独身漂泊在外,碰过的男人也有几个,但她不喜欢的男人,是没有心情干那事的,被强迫的感觉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在她心里,他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根本没有资格和她进行有性爱的交往。
  她眼睛一闭,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什么知觉也没有了,只是双腿夹得很紧,处于女性本能的自我保护,她要守护住那个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这个小毛孩好像是第一次接近女色,有劲用不到地方,搂抱了半天,才开始去掀林滟的裙子,那只手一下子就碰到她最敏感的地方,她尖叫了一声,身子一软,倒在了床上。
  那个男孩刚要往她肚上爬,这时,屋门“嘭!”地一声开了。
  “快给我滚回去,我就知道你跑到这儿了,你这不要脸的丕子,滚,快滚!”那个胖乎乎的女老板,上气不接下气地嚷嚷着。
  那男孩听到嚷嚷声,一下子腿就软了,回过头,撒腿跑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也不知道说些啥。
  林滟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手摸了摸了摸裙子,下面都是湿露露的,一片白色的液体。粘乎乎的东西。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