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员盖春风的感情史
时间:2013-06-25 10:00:3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秦岭  阅读:

  侯镜亮被逗乐了,说:“如果仅仅是发表水平,我早就完稿了,我现在考虑的是,如何在主题上开掘得更深一些,分量更重一些,把经验提炼得更富有特点一些,发表后,能引起有关方面的关注和重视。”
   “这是你写这个稿子的目标呢,还是你当秘书的全部追求?”盖春风笑着说。
  侯镜亮不假思索地说:“兼而有之吧,就这个稿子而言,我想做到竭尽全力,尽善尽美;就当秘书而言,我想做到一丝不苟,精益求精。”
  侯镜亮为自己的答复感到十分满意。他想,这几句话,既能体现他的工作作风,又能表达内心的感受,盖春风一定表示满意,同时会激动地鼓励他一番,甚至会一头扑进他的怀抱,说:“我的亮亮,你真有出息。”
  但侯镜亮完全想错了。
   “我的亮亮,你真有出息”这句话毕竟是侯镜亮自己预想的,而不是盖春风要说的,侯镜亮察觉盖春风听完他的慷慨之言后,有些夸张地张开樱桃小嘴,目光中充满惊异和疑惑,更多的是一种难以喻说的轻蔑和不屑。
   “你,真的是这么想?”盖春风问。
   “……难道,又错了?”侯镜亮大惑不解。
  盖春风冷笑一声,目光中有一丝冷漠,说:“我不可能再多说了,说多了,太累。”
   “啊!”侯镜亮吃了一惊,他赶紧起身,拥住盖春风,偷猎性地亲了她一口,说,“既然不想多说,点拨一下总可以吧。”
   “那我问你,想当官吗?”
   “当官?”
   “对,当官。”
  侯镜亮果然被问住了。侯镜亮进机关都一年了,除了某种潜意识,还从来没认真地、正面地思考过这个问题。侯镜亮越想越恐惧,为自己的无知和浅薄而恐惧。盖春风娇嗔地在他脑门上戳了一指头,说:“你呀!如果有小倪一半的本事,就等于成功了一半。”
  侯镜亮先是一愣,后又豁然开朗,是啊!倪志宽的本事是什么呢?人家小倪没有必要把脑子和精力的全部投入到如何写好材料上来,人家在锻炼溜须拍马。而自己误以为倪志宽文字水平不到位,还在那里虎视眈眈地要赶超人家的水平,可见自己实在是太幼稚了。这一夜,侯镜亮又失眠了,看来秘书科科长的位置,他必须要争一争的。不争,未必就是他侯镜亮的。
  他这才意识到,在洪福坦的眼里,明显倪志宽要比他重要。洪福坦每当从秘书科门口经过时,往往习惯性地朝科内扫一眼。一般情况下,科内只要倪志宽在的时候,洪福坦会进来呆一会儿,否则扫一眼就一步不停地前行了,仿佛其他工作人员都不存在似的,更没有注意到靠窗户第二排办公桌前的秘书侯镜亮。
  洪福坦每次来科里,全科人员都马上起立,洪福坦和倪志宽有事谈事,没事时就像家庭妇女似的,唠叨一些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事情,其他人只好放下手中的所有工作,恭敬地站在洪福坦和倪志宽周围,很认真地聆听,或者随声附和。洪福坦乐的时候,大家都跟着乐;洪福坦不乐的时候,大家都跟着不乐;洪福坦聊到关键的时候,大家就都屏住呼吸;洪福坦要走的时候,大家迅速闪开道,以倪志宽为中心,目送洪福坦步出科室,直到洪福坦拐出去没影子了,大家才各自落座,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侯镜亮第一次清醒地意识到,按照目前倪志宽在洪福坦心中的位置,自己无论如何是难以匹敌的。他的竞争对手小倪,原来如此强大。
  盖春风提醒他:“下一步,领导们肯定要研究决定由谁来担任秘书科科长了。”
  侯镜亮半是沮丧半是自嘲地说:“估计,是小倪。”
  盖春风笑着说:“怎么就没有考虑过自己,你的自信呢?”
  侯镜亮笑了,说:“通过你的点拨,我才发现自己差距太大了。”
  盖春风继续笑着,说:“如果组织上决定我当秘书科科长,你,信吗?”
   “啊!……你……你的身份问题,怎么可能?当然,你当上,最好,最好!你有这个能力,但是,我看出来了,官场上的事情,并不都是凭能力的。”
  盖春风目视侯镜亮,笑而不答。
  
   8、盖春风、侯镜亮和洪福坦
  侯镜亮和盖春风的关系,就像是花儿在开,蜜蜂要来,入情入理地在状态中状态着。两人在黄昏的晚上,拉着手散步。盖春风说:“小侯,我是个打字员,是工人,没有你们当干部的有身份,你就不嫌?”说这话的时候她眼前就出现了董青远的影子。
  侯镜亮鼻孔里“哧”了一声,说:“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嘛。现代社会,只有机关里看人最俗气,最讲究身份,把人看成三六九等,我最讨厌了。用一句不再怎么提的话说,这是典型的资产阶级思想。你以为我当个干部就怎么着了,说真的,有些干部,我还未必瞧得起呢。”

 


  盖春风“扑哧”一声笑了。
  她喜欢侯镜亮的纯真。她担心的,也是侯镜亮的纯真。
  在机关,干部太纯真,就接近于肤浅和无知了,意味着涉世不深,几乎和不成熟没什么区别。许多年青人一进机关,都是从纯真变成不纯真的,这就意味着,等侯镜亮不纯真的时候,是不是也就变成第二个董青远了呢?
  这是个吓人的问题。盖春风的手猛然一颤抖。
  侯镜亮揽住了她的腰,说:“怎么打了个寒颤,凉吗?”
  盖春风幸福地说:“有你在,不凉。”
  盖春风转干的心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不及待。
  于是,盖春风迎合了一次洪福坦的单独邀请,之所以说是迎合,因为洪福坦已经邀请过很多次,一般都是邀请她去酒吧、咖啡屋或者舞厅等。对这些邀请,她均采取了不咸不淡的办法,譬如三个人以上,她必须争取参加,而且会像秘书人员那样抢着端茶、倒水、点烟、开启饮料瓶盖儿等等,全力以赴搞好服务,弄得大家都很高兴;如果是单独请她,一般就找借口婉拒,万一实在没什么谎可撒了,就建议去比较正统一些的酒吧,连包厢也是半敞半开式的那种,让两人的所有活动都展现在服务生、小姐的眼皮底下。她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有一种越来越清晰的预感,洪福坦肯定是想和她发生点什么,这个世界上就人类而言只有两种性别,不该发生的事情,说发生就立马发生了。所以她迎合他的邀请,做好了应对一切突发事件的必要准备。  9/13   首页 上一页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