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员盖春风的感情史
时间:2013-06-25 10:00:3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秦岭  阅读:

   “侯老师。”
   “……哎。”侯镜亮感觉到额头渗出了细汗。他没想到这个打字员脑子里装满了这么多问题。这些问题,作为经济管理学的基本内容,他是清楚的,但是如果让他原原本本地像学生背诵课文似的来回答一些概念,还是有些吃力。不是不明白,实在是没有天才的记忆。他意识到,再这样问下去,就有可能招架不住了。逃避显然是不雅的,也不是当老师的德行。他的头皮有些发硬,当老师的自豪感大打了折扣。
   “当前世界经济的特点有哪些呢?”盖春风穷追不舍。
   “……这……这是个当代世界经济和政治范畴的问题。”
   “属于什么范畴我知道,我请教的是特点。”
   “这个嘛,……好像,最突出的特点是高新技术成为各国经济竞争的重点,还有……还有……剩下的我得考考你了,你这不等于学生提问老师了,应该是老师提问学生才是。”
  盖春风说:“好,那我来回答,剩下的特点是西方发达国家之间的经济矛盾在加剧,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经济不平衡更加严重,世界经济区域集团化正在加速发展。您说对吗?”
   “哦……哦。”侯镜亮略一回忆,仿佛如梦初醒,连说,“对对对。”
   “谢谢侯老师。”
  侯镜亮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以后别叫我侯老师了。我这水平,够栽面了。”
  侯镜亮不可能知道,打死也不可能知道,盖春风为了提问他,刹他的威风和气势,专门查阅了资料,并花了一个晚上反复背诵,直到背诵得滚瓜烂熟,这才拿侯镜亮开涮。侯镜亮果然轻易上当,就像被盖春风夹到火锅里的嫩羊肉片,只来回涮了两三下,就熟了个透。
   “那,叫什么?”盖春风歪着头问。
   “叫小侯,或者叫侯镜亮。”
   “你的名字我可不敢叫,你还比我大五个月呢,叫小侯哥哥吧,又有点小资的味道。”
   “那就随便叫吧。”
  侯镜亮心里清楚,盖春风尊他为师,但事实上机关里更多的学问却是他请教盖春风,譬如他刚进机关时,留的是长发。他特喜欢他那头齐肩的长发。大学时,他是经济管理系最著名的校园诗人。他觉得长发体现了他独特的个性和诗人的气质。和机关同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各科室的同志一见他,都揶揄地乐了。那乐里,隐藏着许多说不清楚的内容,只有盖春风没笑,和他握手的时候,还说:“够有气质的。”
  他当时就自豪地一仰头,把头发朝后一甩,大方地说:“谢谢!”在学校,他是出类拔萃的,在机关,他更希望鹤立鸡群。
  没人的时候,盖春风对他说:“我告诉你一件事,其实是小事,但对你来说是大事。”
   “什么事?”
   “今天,把长发剪掉。”
  侯镜亮一听,心里有些不快,头发是我长的,碍着你什么了,就觉得这个女同志长得那么好看,内心咋就这么迂腐和守旧。他偏没剪,照样甩着长发上班。
  但那天在全体干部会议上,洪福坦在重要讲话中有几句话使他立马就傻了。
  洪福坦是这么讲的:“……前一阶段的工作今天就总结到这里,下面重点讲讲机关作风问题,机关干部就得像个干部的样子,男的是男的女的是女的,但有的同志明显是男的,看上去偏偏像女的,说你是诗人屈原吧,人家在几千年前就谢世了;说你是摇滚歌手崔健吧,人家好像是台湾的。这里是机关,不是诗歌学会,也不是歌舞团,这里不是培养屈原的地方,在这穷机关,出冤屈有人相信,但是出屈原没人承认,冤屈和屈原是两回事情啊亲爱的同志……”
  不能不承认洪福坦讲话的口才。不少干部轰然笑出了声。众人的目光就齐刷刷地投向了侯镜亮。
  侯镜亮脑子立时一片空白,仿佛平地骤然袭来飓风,把他所有的脑细胞都袭掠一空。记得进机关前,有高人就给他点拨过:“在机关,要一稳再稳,要随时装孙子;宁可当小人,不当君子。”他起初觉得这话过于夸张,如今看来,真是太精辟、太到位了,没想到还没登场呢,就栽了个大跟头。一股冲天的怒火在他胸中燃烧着,都要从嗓子眼里喷出来了。
  侯镜亮想马上起立,来一个愤然离席。但是屁股刚刚抬起来,衣襟就被人死死拽住了。拽他的,是盖春风。
  这一拽,侯镜亮脑子里就清醒了许多,暗暗告诫自己,宁安勿燥,宁安勿燥啊!回想起盖春风那天的规劝,就对盖春风产生了十二分的感激。有句从小时候就听惯了听腻了听烦了听俗了的谚语突然闪现在脑海里:“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如今回味,居然如陈年佳酿,底蕴深幽,荡气回肠。
  回头,就剪成了短发,是那种十分大众化的小平头。一见盖春风,他竟然有些害羞,不自然地摸摸硬匝匝的发梢。从那时起,他发现,他有可能是爱上这个打字员了。
  缠绵上以后,盖春风管他叫亮亮。侯镜亮管盖春风叫风风。
  侯镜亮规矩多了。人,一规矩,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侯镜亮想实实在在地干一番事业,在秘书岗位上脚踏实地地大干一番。科室里写文稿的文秘人员,其实就他和倪志宽两人。他暗自研究了小倪的文稿,觉得小倪在文字上悟性并不是很高,给领导写的讲话稿、总结、报告、理论文章什么的,属于典型的大路货,并不怎么出彩,也说不上多么次,怪不得总让盖春风挑出一些毛病来。但是小倪毕竟比他早一年进机关,侯镜亮表面上尊敬他,暗地里却把他当作竞争对手。他一定要在文稿上超过倪志宽,成为机关里名副其实的大笔杆子。
  那天下班后,他仍然趴在桌子上,苦苦地构思着替洪福坦写的一篇理论文章。盖春风进来了。
   “我的侯老师,又在想什么国家大事呢?”
   “给洪局长琢磨一个理论文章,我准备以洪局长的名义投到省委主办的《党建理论研究》上去。”
   “你这大笔杆子,还用得着这么费劲,眉头锁在那里,像罗丹雕塑里的思想者似的,我以为在考虑约旦河西岸的形势呢。”  8/13   首页 上一页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