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员盖春风的感情史
时间:2013-06-25 10:00:3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秦岭  阅读:

   6、盖春风、倪志宽和洪福坦
   “拥有爱情的人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这话是哪位哲人说的,倪志宽早已记不得。初恋中的倪志宽觉得这话简直就是哲人对他量身下的定义。
  然而不久,倪志宽和盖春风快速上升的爱情就像跳闸了的电梯,搁在那里不动了,不但不上升,一切似乎都在不经意间悄然发生了变化。盖春风突然对倪志宽冷落起来了,就像那年的季节,从夏天直接进入了冬天,没有给秋天一个表现的机会,已经是满目萧然,苍山负雪了。事情发生变故的现实背景是,英俊潇洒的侯镜亮迈着富有弹性的步伐来机关报道了。
  盖春风对侯镜亮表现出了少有的热情。也像那年的季节,冬天刚过,还没触摸到春天的呼吸,就直接进入了夏天,释放着火一样的热情。侯镜亮大学期间学的是经济管理专业,和盖春风在市委党校读函授的本科专业相同。侯镜亮还业余给社会上不少私营企业搞策划和培训,企业界的朋友很多,被几家企业戏称“编外经理”,到底在企业拿没拿分红,谁也不好过问。盖春风爱上他不是为这个,这根本就不成为理由。理由是,侯镜亮比倪志宽多了几分率真、坦诚和淳朴。更重要的是,与董青远相比,侯镜亮尽管不及董青远的睿智和善思,但却比董青远多了几分洒脱和锐气,再套用综合值的算法,侯镜亮至少相当于董青远的三倍。
  只有和相当于董青远三倍的人共同走向婚姻,才算彻底把董青远赢了。
  但是倪志宽实在接受不了如此严酷的现实,有次科室就剩下了他俩,他直言不讳地质询:“小盖,你……你……你还是党员呢。”
  盖春风说:“是啊!你不也在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嘛!”
  倪志宽说:“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
  盖春风说:“那是什么问题?”
  倪志宽说:“你是不是有些过了?”
  盖春风一副纳闷的样子,说:“过了,什么过了?同志之间有什么过不过的。”
  倪志宽惊异地发现,盖春风说这话的时候,脸都不红一下,不但没红,而且睫毛高挑,眉宇间似乎凝结着难以解开的疑惑和不解。那样子,仿佛他倪志宽这个阶级敌人在无中生有地侵犯她这个共产党员。换句时髦的话说,好像是一个地痞流氓侵犯一个时代女性
  倪志宽心里暗骂,这个臭婊子简直他妈的不要脸了。他本来想啐她一口,让唾沫星子糊她一脸,但唾沫在口腔里山呼海啸了一番,最终还是“咕嘟”一声全部吞进了肚子里。因为他意识到,照盖春风这个态度,再质问下去未必是好事,让机关的同志知道了,以为他倪志宽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栽面的只能是自己,而盖春风未必有皮毛之损。也就是说,弄不好,只能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刚才,盖春风连同志这两个字都抬出来了,机关里固然应该提倡干部之间互称同志,问题是如今机关里都不怎么互称同志了,称兄道弟呼姐喊妹这种江湖味道已经悄然成为一种时尚。互称同志,其实是在有意拉开距离,说明盖春风一口否认了他俩的关系是恋人关系。
  于是,倪志宽“哈哈哈”地笑了,笑得爽朗而又开心的样子,说:“小盖,你不过,是我过了,对同志,我这种口气是不对的,不对的嘛。”
  盖春风也笑了,说“没事的没事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那意思,仿佛倪志宽无意中犯了个本不该犯的错误。
  倪志宽继续爽朗地笑着,说:“你说的没错,这是毛主席的名篇《反对自由主义》里的话,我应该活学活用的。”其实是否是《反对自由主义》中的名句,倪志宽早已忘记,之所以信口说来,料她盖春风说则说了,而对于出处准是一知半解。
  就这样,一场本来会一触即发的恶斗,似乎在谈笑间烟消云散了。事后,倪志宽躺在集体宿舍,失眠了一晚上。自己明明被这个臭娘们耍了,却要装得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可见自己在机关混,还需要许多路要走。痛定思痛,就想,这个盖春风十六岁高中毕业进的机关,混了这么些年,怎么就会变成这么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毒之花呢?回头一想,她这么几年还真没闲着,入了党,在职上了函授大专,现在又在职攻读市委党校函授班经济管理本科专业,而且领导对她的赏识度远远超过了他们当秘书的,说明她的确不是等闲之辈。他觉得自己要在机关混出点样子来,还得学学这个王八蛋呢。但是,自己毕竟为了这个狐狸精,空相思了一场,未免有些心不甘,他必须逮个机会,换个比较恰当的方式,问她“十万个为什么”。
  但是,连一个为什么还没问呢,他就赶紧把这个念头收回去了。因为有次机关加班赶材料,干完活已经是晚上九点,大家去酒店吃夜宵。考虑到自己的身份,是要随时为领导代替喝酒的,于是,席间,他就不失时机地坐在了洪福坦局长身旁,替洪福坦喝了不少别人敬上来的酒。
  但是,对于盖春风给洪福坦敬上来的酒,倪志宽一抢过来,还未把酒杯搭到嘴边,洪福坦却说:“小倪,代酒是有规矩的你懂不懂。今天加班,其实小盖同志最辛苦你知道不知道。你们那些稿子,她又是打又是印的,她和你们不一样,唯一一个……女同志的酒,我今天是要喝的。”其实洪福坦要说“唯一一个工人同志的酒”的,但他说成了女同志的酒,说工人,就有点伤自尊了。
  其实在场的不止盖春风一个女同志,但大家都没说什么。
  盖春风已经感觉到了,但她装作什么话都没听到,只是下嘴皮轻轻撇了一下。
  最尴尬的要数倪志宽,当哈巴狗没当到地方上。尴尬就尴尬,反正当秘书的免不了尴尬,这是广大秘书工作者最大的悲哀。有位秘书出身的领导干部曾讲过,秘书只有经历了大尴尬,才能当上大领导;经历了小尴尬,只能当小领导;没经历过尴尬的,永远当不了领导。
  而洪福坦还在继续发挥,说:“对妇女同志,我们要尊重嘛。”就喝了。
  盖春风又敬,洪福坦又喝。
  洪福坦喝酒的时候,杯子是端着的,头是朝杯子的,眼睛却上挑,目光折射到盖春风的脸上,而话却是对大家说的:“小盖不错,小盖不错,不错就是自己人嘛。小盖。”
  机关里,领导把谁谁谁说成自己人或者是自家人,那就等于划线了。  6/13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