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员盖春风的感情史
时间:2013-06-25 10:00:3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秦岭  阅读:

  董青远试探地问:“那,是不是等把我的组织问题解决了,我再过去?那边支部,对我不太了解。”这是董青远唯一关注的问题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递交两年了,一直在接受组织的考验,去年被确定为培养苗子,据支部组织委员透露,最近如果赶上开支部会,就可以研究和表决批准他为预备党员。
  洪福坦说:“你加入组织的事情,组织是清楚的,这和你调整岗位并不矛盾。你现在就过去吧,接受考验,去哪里不都一样。尽管这边和那边不是同一个支部,但毕竟是在一个党委领导下嘛,这一点,你应该相信组织。”
  董青远说不出什么来了,他觉得对话的口气有点像组织谈话,严肃、庄重得让他喘不过气来,自己再多嘴,极有可能犯原则性的错误。
  董青远像是坐在了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炉上。
  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是谁把他搁到这个火炉上的。
  是盖春风。
  真的是盖春风。
  这是盖春风的一次苦涩而又不失辉煌的胜利。董青远欺骗了她的爱情,她没有倒下去,没有彷徨,没有消沉,她想到的是报复。
  报复是需要手段的。那天,也就是她给董青远下了离开秘书科的最后通牒后,她拿着打好的稿子,呈到了洪福坦的案头,说:“洪局长,这是您明天大会上的讲话稿。我打字时,把有些文字做了适当的调整,特别是口径上的问题,我做了一些改动。这稿子是新来的秘书倪志宽写的,我觉得基础还是很不错的,和小董秘书的水平不相上下。”这段话表达的意思很丰富,等于在抬高自己的前提下,隆重推出了倪志宽,同时贬低了董青远。
  洪福坦审视了一下稿子,果然觉得盖春风调整过的地方增色了不少。干秘书这个行当的人都明白,改稿未必会写稿,写稿未必会改稿,会写又会改方为大家。人人都知道盖春风通过勤奋钻研确实掌握了一些文秘知识,但未必就能得心应手,她所以如此大胆地给领导阐述她对稿子的看法,只能说自我表现和耍小聪明的因素居多。问题是,只要领导支持和默许,谁也不敢说什么闲话。洪福坦笑着说:“咱们的小盖同志进步不小啊!既要打字,又要研究文稿,这样的打字员全市也找不出几个。”
  盖春风说:“不研究,能给您打好字吗?”
  洪福坦又笑了,说:“对对对,你说的对,现在大学生逐渐多了,秘书都是从大学生中挑选,但是前几年,大学生少,不少秘书骨干,其实都是从打字员里发展起来的,而且不少都成了大器,你可以把各部门的头头数一遍,打字员出身的可真不少呢。”说着话,照例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
  盖春风却躲闪了一下。
  洪福坦微微一愣,一时有些尴尬。盖春风说:“那天,小董秘书说,您总爱摸我的肩膀。我听了很不高兴,心想一个当秘书的,没事尽瞎想。”盖春风用的是一箭双雕的办法,既要达到告发董青远的目的,同时提醒洪福坦必须自重。
  洪福坦微微怔了一下,迅即恢复了常态,说:“这个董青远,这个小子。”说着又把手伸过来了。这次伸手,显然是为了表明并不在乎董青远的议论,如果过于在乎,则反而显得心怀鬼胎了。
  对这次伸过来的手,盖春风没躲,无可奈何地让它搭在了肩膀上。她清楚,她这短短几句话,必然要掀起滔天的巨浪。
  洪福坦果然炒了董青远的鱿鱼。接替董青远的,是倪志宽。
  董青远失魂落魄地调到了组织科。
  董青远的滚蛋,盖春风感受颇深,觉得自己又成熟了一步。她发现,通过权力,操纵一个人的命运原来如此得简单,像董青远这种无情无意的伪君子、感情骗子、肮脏小人,就应该得到这个下场。也许,这就是政治。
  这场天崩地裂式的战役,别人连一点硝烟味儿都没有闻到。
  
   5、盖春风和倪志宽
  倪志宽接替董青远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尽管倪志宽文字水平不如董青远,但他毕竟是本科学历。那时机关大学本科生还不是太多,所以倪志宽的存在,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但是倪志宽长得实在不怎么样,不但满脸粉刺,而且见了领导总是唯唯诺诺,点头哈腰,一点阳刚之气都没有,时间长了背就有些驼,怎么看都不像个男子汉。哪个花季少女不希望自己的如意郎君像个男子汉呢?好在大学生的招牌在机关是个不小的资本,这个资本从某种程度上弥补了他过于明显的缺憾。机关有位大姐给他点拨:“小倪,你觉得小盖怎么样?”
  倪志宽最不愿意提起的人就是盖春风,但他还是说:“小盖不错。”
   “那,考虑没考虑过?”
  倪志宽明白这位大姐是出于好意给他介绍对象,他显得十分随意地说:“不着急不着急,我才二十五岁,还早,还早,还早呢。”说完暗自责怪这位大姐,简直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在爱情的问题上,他早就领教过盖春风了。
  其实从倪志宽进机关的第一天算起,他就看上了盖春风。漂亮的女性永远是一面风景,如果说哪位未婚男性对漂亮的女性视而不见,那是天地下最大的虚伪。如果说机关干部坚决拒绝找漂亮女性当老婆,那就更说明了虚伪得有点混蛋。那天倪志宽来机关报到时,其实心情本来不怎么好,一起的同学有本事的都夹着毕业证出国的出国南下的南下了,自己底气不足,哪有人家那点勇气,就退而求其次考了公务员。最初以为公务员很难考,后来才知道中国的公务员考试与国外的截然不同,国外注重考察能力和实践,中国固然也是这么倡导,事实上却是让你购买一大摞资料让你死记硬背然后参加所谓考试,纯粹是科举遗风,应试怪圈,这正好应了他在学校高分低能的“长项”,轻而易举地就夺冠了。
  考上公务员以后,倪志宽却在同学们那里免不了被嘲笑一番:“志宽老弟毕竟比我们志向宽无边啊,说不定,将来能当个大官呢,求你办事你可别官僚啊,要记住,你的铁饭碗里,有我们这些纳税人的血汗呢。”
  说得倪志宽当时就红了脸。
  因此,他一脚踏进这个机关大门时,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灰头鼠脸。
  机关是个正处级机关,十几个科室,加上下属的事业单位,也有百十号人马。机关大楼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产物,式样陈旧,色调灰暗,和倪志宽的心情一样有些沉闷。而一见到端坐在电脑前忙乎的盖春风时,他眼前陡然一亮,全身的血液突然就被激活了,他觉得脸上的毛孔都张大了,呼吸有些困难,粉刺里积存的油脂在快速地分泌,使脸上呈现出一片滑腻、发粘的光亮。  4/13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