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员盖春风的感情史
时间:2013-06-25 10:00:3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秦岭  阅读:

  洪福坦愣了一下,说:“什么?什么对不起,对不起的应该是我。”说着把妙士往前推了推,说:“喝口奶,小盖。”
  盖春风说:“流了那么多泪,我真控制不住,让您扫兴了。”
  洪福坦说:“我理解你,是我不好,让你委屈了。”
  盖春风却没有接这个话题,说:“没什么委屈,只是转干的事情给您出难题了。”
  洪福坦猛地喝了一口啤酒,有些厌恶地把目光投向别处,但马上又把目光收回来了,说:“放心,春风,我毕竟属于老机关了,你的事,我舍了这张脸,去人事局那边好好努力。”这次,他没提组织,而是直接抬出了自己。
  盖春风的泪水又下来了,挂在长长的睫毛上,脸上却是笑着,顽皮地说:“不是努力,而是一定办到。”一个少女的表情,如果泪水加上笑容再加上顽皮,这表情就丰富得难以形容,说成可爱也行,说成媚态也不是不可以。
  洪福坦被这种表情所感染,仿佛受到某种鼓励,起身,绕过茶几,坐到盖春风身旁,轻轻地搂住了她浑圆的肩。他本来想把手伸进盖春风的衣服里去,摸摸这个美妙的青春的胴体,进而再做些想要做的事情。想是想了,他终究没敢。
  盖春风的泪流得更欢了。
  盖春风庆幸,今夜,洪福坦没有更进一步的要求,譬如找个宾馆上床,看来洪福坦没有这个胆子。真是谢天谢地!
  盖春风是洪福坦开车送回家的。车在路上,她想,此时此刻,在机关宿舍,侯镜亮是不是睡得很香呢?也许,他还没有睡,那么,他肯定在想她对吗?亮亮,想着我吧,一定得想着我。
  
   9、盖春风和侯镜亮
  石破天惊!盖春风本科函授一毕业,不仅迅速转干,而且一步到位破格成了秘书科科长。也就是说,直接跨过了科员、副科级这个层次。
  人事部门的理由是盖春风同志在本职工作中成绩突出,任劳任怨,而且本身就是技工中级职称,又是本科生,不仅打字业务精湛,而且经常出色地完成文秘工作业务,受到同志们的广泛肯定。经研究,按照中级职称相当于科级干部的标准,直接提拔到秘书科科长的职位。也就是说,对盖春风同志的任命,是沿袭公务员以前的老政策执行的。
  新政策也好,老政策也罢,反正都是政策,怎么解释都通,如果按新政策,这就叫不拘一格降人才,一位世纪伟人曾经讲过:“对于人才,要大胆地使用。”因此,对这样的事情,机关干部除了暗自嫉妒和惊诧,很少有人去计较,更没有人去较真,谁在这方面越认真谁越是输家。什么是本事,提拔就是本事;那么什么叫政绩呢?政绩不是在于你干了多少活,而是活怎么干,干的什么活。何况,盖春风在文秘上的确也显山露水了不少,这就让人没话可说。
  此时此刻,盖春风表现得非常冷静,力求把科长职位平平稳稳地干好。作为一个女性,一个少女,一个女人,她十分清楚洪福坦给了她什么。
  而她又给了他什么呢?情感,贞操,其实什么都没给。
  她为洪福坦而悲哀。
  她想报答他一次,也就是说,把自己贡献一次。她明白,一个男人,给一个女人这么多,其实目的已经很明确。就像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样,同样没有无缘无故的给予。
  但是,自己是侯镜亮的恋人,她的身体是属于侯镜亮的。她本来不想把自己献出去这么早。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也有说服不了自己的时候。
  盖春风当上秘书科科长,最激动的当然要数侯镜亮。侯镜亮约盖春风在一个酒吧里,为盖春风庆贺。而盖春风想的是,今夜,今夜,让自己彻彻底底地,完完全全地属于侯镜亮。
   “风风,我认为,组织上对你的安排是英明的。现在,全国上下都在讲人才开发战略,干部任用体制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你应该是人事制度改革的幸运儿。这也符合群众观点,因为大家早就自发地叫你盖科长了。”
  盖春风笑了,嘴角朝下扯了扯,轻轻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微小的变化没有影响整体笑容,说:“亮亮,我相信,你也会成功的。”
  盖春风说这句话的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客套。侯镜亮在机关,到底能有多大气候呢?她现在逐渐看出来了,从他对官场事物规律的认识、感知上分析,他与官场不协调的元素太多,特别是听了他刚才对她升迁问题的判断,她对侯镜亮的思路更有底数了,机关几乎没有他侯镜亮的事业,他在机关是很难成功的。现在,自己已经成为正式干部,而且一跃成为单位中层领导干部,侯镜亮作为自己未来家庭中的重要一员,她真不希望他继续混在官场,应该干点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事情。但她不想把话题扯到那里去,一是为时过早,二是有煞今夜的气氛。
  这是个全封闭的包间,朦胧的灯光下,两个青春的脸被红酒浇灌得有些发烫。
   “亮亮,亮,今夜,我真高兴。”盖春风没说今天,而是说今夜。
   “风风,我也是,我也很激动。”
  搂抱的时候,侯镜亮的手习惯性地伸进了盖春风的内衣,轻抚着她两个高耸的乳房。从谈恋爱的那天起,盖春风的两个乳房就是侯镜亮一双手的必经之地了。冲动的时候,侯镜亮的两手总是从盖春风的胸脯上游离开来,试图沿小腹而下,像小舟似的停泊在那个美丽的港湾里去。盖春风从来不让他得逞,千方百计地阻挡侯镜亮朝她最后一块阵地的进攻。而今夜,盖春风却主动抓起他的手,准确无误地引导它滑向那里。侯镜亮略一迟疑,手指已经像鱼儿似的在那里游走。盖春风放肆地呻吟着。侯镜亮受到更大的鼓励,就在沙发上,两个人像爆发的火山一样交融在了一起。
  盖春风的处女之血,祭奠了她和侯镜亮的爱情
  包厢里很安静,盖春风眼角挂着泪。她的裤子,是侯镜亮轻轻套上去的,套到犹如红梅怒放的港湾的时候,他吻了那里,说:“风风,我很幸运。”用湿巾纸擦拭去她脸上的泪水,然后给她把裤子套上去了。
  盖春风说:“我也是。”
   “风风,明天晚上,企业界的几个老总约我聚会呢,你也参加吧!他们都想见识我未来的新娘子长什么样儿呢。”
   “明天晚上?”  11/13   首页 上一页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