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和他疯狂地享受着彼此带来的快乐
时间:2013-06-21 09:27: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周凤霞2013  阅读:

  胡之国现在穷得连房租都交不起了,以前的同学、朋友大多都失去了联系。他的过去与现在都让他没脸再联系任何人。只有我,一个为她付出无数的女人,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拾起了他堆在凳子上的脏衣服,放到盆里泡了泡,又给洗洗晾了起来。我没有让他搬到我的公寓里住,不是怕他丢我面子,而是不想再让他吃女人的软饭。
  我平常没事的时候会过去看他,见他可怜,临走的时候也会丢下几张钞票。但我又担心他会拿我的钱去piao娼,——他极有可能这么去做。piao娼跟yi夜情一样,都是有瘾的。记得很多年前,这位博士就这么跟我说过。于是,现在当他一次次如饿狼般扑向我的时候,我并没有拒绝,我为他扮演着鸡的角色,亦或是我将他当成了鸭?关于这个问题,我一直很矛盾。
  有一天,当我丢下三百块钱准备离开的时候,胡之国突然说:“把钱拿走吧,以后不要再给我钱了。”
  变得有气节了?我心想。“为什么?”
  “我找到工作了。”他说,“每月三千。”
  “什么工作?”
  “盲人按摩。”
  “嗯。挺好的……但你不是盲人啊!”
  “都瞎了一只了,再把另一只闭上就行了。”
  “好吧,能自己养活自己就行。”
  日期:2013-03-31 20:44:10
  在我身上发生的这些事,生活中无人知晓。我跟安东尼奥渐渐地成了很好的朋友,他精通多国语言,在工作上他不断地帮助我、鼓励我,使我逐渐成为公司业务能力最强的职员之一。我也因此躲过了公司的裁员,我挺感激他。
  一天晚饭后,我打电话请安东尼奥随我一起去找胡之国做按摩。这样既可照顾胡之国的生意,也可表达我对安东尼奥的感激之情。
  招牌为“盲人按摩 中医理疗”的店堂内有几个隔间,几位盲人技师坐在前排。胡之国闭着眼睛坐在其中,我伸手指了指他与另外一位盲人,老板模样的人便领他们进了一个设有两张按摩床的隔间,我与安东尼奥紧随其后。
  待我们躺下之后,两位穿着白大褂的技师由头部开始捏起。胡的技术倒是不假,工作也很认真,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个我曾经深爱的背叛我的男人为我服务。虽然,过了这个时段,到了他下班的时候,我可能沦为他的胯下囚,但在这个时候,我是他的客人。他由我的颈部又按到了胸、背、腰、臀、腿,直到足底、手心,很舒服。我不知道他对别的女顾客是不是这样,一般的女顾客是不愿意被按胸部的,那无异于被盲人沾了便宜,但我对此无所谓。

  安东尼奥躺在一旁问我:“贾红,他们真的都是瞎子吗?”
  “是的!真是瞎子。”我说。
  “好厉害啊!”
  “嗯!他们学的就是这个,中医推拿。”
  日期:2013-03-31 20:48:02
  突然胡之国睁开了那只眼睛,盯我看了一眼,吓了我一跳。随即他又掐了一下我的脚底,疼得我尖叫了一声,安东尼奥立刻露出关心的神色说:“怎么了?贾红。没事吧?”我说:“没事的。”
  临走的时候,我觉察到胡之国有些不悦,好像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吧,而且还是个外国人,我想他的心里一定很难受,或者说是嫉妒吧。男人总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拥有,不管他还喜不喜欢这个女人。

  看到胡之国卖力工作的样子,我想他大抵会真的痛改前非了吧。他做得坏事不少,现在生活得不够好,是社会对他的惩罚。我想他不是个笨人,应该知道今后的路怎么走。
  一个星期天,我去了胡的住处。他提出要带我出去放风筝,虽然我很想,但我却说:“我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小孩子了。”想起我在学校的那会儿,每年他都会带我出去放几回风筝,至今还是恋恋不忘。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年的他了,见他那么可怜,我确有些不舍。

 

  “我们从头开始吧,贾红,过去是我不好,以后我会加倍对你好。”胡之国这么说,虽然有些俗套,但我还是动了恻隐之心,虽然嘴上没有答应,但心理已经默默地接受他了。
  我没有说什么,低头便去做饭了。这是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我想。炒菜的时候我便想着过些日子给他做眼角膜移植手术,我打算为此用尽我的全部存款。我希望他辞掉这份盲人按摩的工作,以他的专业与学位完全可以找份正常人的工作。博士的收入也不会很低吧。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有买房、结婚和生子的希望。我突然想过一种稳定的家庭生活,我渴望有个真爱自己的丈夫。我想,当我们喜迁新居的时候,我就会忘记这间屋子给我带来的沉痛记忆。

  日期:2013-03-31 20:51:25
  当生活有了希望与期待,我便更加努力地工作了。安东尼奥对盲人按摩的兴趣愈加浓厚,经常要我带他去。我将胡之国推荐给了他,他说很好。但他并不知道我跟胡的关系,我也越来越无法面对这样的情形,如果有人知道我的丈夫是个盲人按摩师,不知道这些人会怎么想。
  终于,我让胡之国搬到我的公寓里住了。我添置了一套新的厨具、一张沙发、一套床上用品。是的,现在这里像一个温馨的小家了。没有人认识我们,没有人知道我们的来路。胡之国工作很努力,我也知道他的辛苦,每天要假装成盲人,面对各种顾客。三千块一个月的薪水,我想他一定是不满足的。博士,为何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我开始张罗最好的眼科医院,医生说,他这种情况已经错过了眼角膜移植的机会,只能装一只好看一点的义眼了。义眼就义眼吧,总比江南七怪好。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胡之国,他很感动,说自己会报答我的。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之间的性爱质量才有了一些起色。我也渐渐地意识到,女人的第一个男人会让女人陷入得很深。
  一天晚上,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很晚了还不见胡之国回来。从窗子看下去,有几辆TAXI经过,却不见他的人影。我又睡了一觉,大约凌晨三点,我便去了他的店里寻他。
  有个值班的开门,说你是找胡师傅的吧。他刚被人打伤了,警察也来了,现在估计在医院里。  8/19   首页 上一页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