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和他疯狂地享受着彼此带来的快乐
时间:2013-06-21 09:27: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周凤霞2013  阅读:

  日期:2013-03-31 20:23:56
  小羽偷偷告诉我,我们过去公司的老板带着情妇跑到国外去了,听说他曾经保养了国内好几个赫赫有名的大歌唱家。她还说在她离开公司的时候,老板给过她三万块钱叫她有多远滚多远并不准说出厕所录像的事,所以她才远离风尘回归故土的。我说那你完全可以换个地方继续干老本行啊。她说,姐,说实话,没有感情的交配还不如自己DIY。还真是,别看她年纪不大,话糙理不糙。小羽还提醒我不要跟胡之国联系了,这个人很危险,我说不会的。对了,胡之国就是那个博士,我的初恋男友。我本不想提起这个人的名字。

  有时候我会胡思乱想,把自己想成了那个梦的女主角,躺在办公桌上,任安东尼奥摆布,也许那样会很惬意。但我又不想表现地那么放荡,我期望他将我当成一个纯情的姑娘。当然,他并不知道我的过去。也许当他知道我曾经的往事,恐怕就会换一个角度看我,或许不会。我多么渴望他能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扒光我的衣服告诉我他爱我,然后毫不犹豫地占有我,最后再义无反顾地抛弃我。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我更加清醒地意识到,我不该再对任何男人抱有幻想。所有的美好,在我这里都将被撕得粉碎,不复存在。

  这个星期,我发疯似的见网友,每天一个,每天晚上汗流浃背精疲力竭,只有在那种飘渺的快感中沉睡,我才能忘记所有的烦恼。他们之中,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高中生,有的是个体户,还有大学教授、作家、网吧管理员。在我眼里,他们的器官是雷同的,同样的温度,同样的质感,同样的存在。
  日期:2013-03-31 20:27:54

  我又回到了久违的酒吧。要了一杯鸡尾酒坐在吧台,跷起丝袜长腿,端庄而又充满诱惑。我几乎击败了所有的酒吧女人,色狼们全都涌向了我。看上眼的,我就跟他们攀谈起来,看不上的,我就吐个烟圈,他们便很自觉地走开了。很赤裸。没有人是过来寻找爱情的。一次在舞池里,竟然有个男人用他的下身顶我的臀部,得意忘形之时他竟然掏出了器官抵触磨蹭我的手臂。我用烟头狠狠地烫了他那里,他竟然随着音乐高呼:爽!

  渐渐地,我发现在我的眼角出现了几缕鱼尾纹。于是我知道,我的青春不在了。
  有一天,我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有个叫胡之国的人找我。
  到了派出所,我看到胡之国光着脚与一群披头散发的女人蹲在一起。警官说他因为嫖娼在这次扫黄打非行动中被抓,他找我来,是要我替他交那五千元的罚金。
  警官楸起他的头发,我发现我不认识这个人了。他的右眼有了残疾,就像八三版《射雕英雄传》中江南七怪的老大。据他后来讲,是那富婆的情夫给打的。打成这样,回国之后工作也难找了。之前有家工厂为了免去一些税收,便将他安排在车间的机床上干活。生为博士的他,没干多久就受不了,辞职了。全球经济环境逐渐萧条,不少企业开始裁员,高学历人才已经显得有些过剩了。胡之国总想走捷径,好逸恶劳,不走正道,他的生存成了问题。

 

  胡之国跪着求我给他叫那五千块的罚金,并承认过去背叛我是不对的,实在该死,等等。见他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心一软就给他交了钱。出了派出所的门,他就说要请我吃饭,我看也是到了吃饭的点,便答应了他。他带我去了过去我们常去的那家小饭馆,点了些过去我们常吃的菜。我吃了几口,便哽咽起来,想到过去的那个胡之国,我们一起艰苦奋斗,相濡以沫。但我总不能将过去的那个初恋男友跟眼前的这个“独眼龙”联系起来。初恋是一种难以忘却的感觉,那些故事的主人公如今都已经不存在了。当你再回到这种熟悉的环境中时,你总是忍不住要掉泪。过去的那个贾红,我很怀恋她。

  当胡之国将我带入一间平房的时候,我流泪了。那间平房正是我们过去居住过的,他曾经用来学习的老式写字台还在,还有那张旧床,不知道他从哪儿又弄到了与我们过去一模一样的床单,那花色、那气味是我所熟悉的。胡之国也哭了,那时那刻,我宁愿相信他是发自内心的醒悟与懊悔。
  门没有关严,一个蹒跚的老人敲了敲门便走了进来,她对胡说:“小胡,你今天一天到哪儿去了?找你收房租都找不着。”这声音太熟悉了,昏黄的灯光照在她布满褶皱的脸上,我认出了她。她比几年前老了很多,后来听胡之国说,前年她的老伴儿死于中风。

  胡之国脸色有些难堪,他看着我。那眼神,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于是又从钱包里取出剩下的六百元钱给了老人,她已经不认识我了。
  日期:2013-03-31 20:36:43
  胡之国对于他与那个fu婆的事,供认不讳。似乎他对过去的事情已经不感兴趣了。只有我,还言之凿凿义愤填膺,不断地训斥他、审问他、抱怨他,就好像自己多么纯洁似的。
  我有些后悔自己刚才那么激动,那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跟过去完全两样。女人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第一个男人,虽然已经没有爱了,但记忆永存。
  我还天真的想要找回那珍贵的初恋感觉,即便作为一个尝试也罢,我努力了。努力的办法就是跟这个piao客上床交he,采用我们当初采用的一切姿势,连呼吸的频率都一样。但我发现我们彼此的体力与兴致都大不如从前了,都像演戏一样,毫无快感,很快就结束了,跟yi夜情根本就没法比。我努力的结果是,发现自己比婊子还贱,免费的。
  胡之国说:“对不起,在派出所蹲了一天一夜,太疲惫了。”我心里想,当初你踢了一天足球,晚上还能连搞七次。
  我在那张床上睡着了,半夜泪流满面地从梦中惊醒,梦到了五个长大的孩子在喊爸爸妈妈。但我并没有把这事告诉身边正打着熟悉呼噜的胡之国。我知道男人永远不懂女人打胎的痛。
  这一夜,是那么地漫长。

  第二天,我没有急着走。问胡之国:“你是怎么知道我新手机号的?”
  “哦,是小羽告诉我的。”他说。
  “你们最近见过面么?”
  “上次,她来省城的时候见了我一面。”
  日期:2013-03-31 20:40:53
  “你们上床了么?”我想这么问他,但话到嘴边又咽下了。我觉得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况且,一个女人以警察的口吻询问一个男人,是很失败的。  7/19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