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留学期间,我的风俗店打工生活
时间:2013-06-21 09:18:1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少绅  阅读:

  日期:2013-05-09 21:35

  风俗店尤其是出张型的风俗店为了防范盗摄,会定期给小姐们发一些教育资料,类似于一种Case Study(案例教学),介绍某店某小姐在干活的时候在什么情况下被偷拍了,让大家提高警惕。里面有图文并茂的讲解,最后还例举了几个防范措施: 1,到客户那里,首先要多留意四周环境,看看有没有类似摄像头,或者可能隐藏摄像头的东西。
  2,留意观察客户,是否会有些不安,是否会时不时的往某个地方瞟。
  3,在显现位置,是否会有放有一些不合时宜的东西,比如旅行包,手提包。
  4,“做爱做的事”之前,尽量关一次灯,然后观察房间是否有异常的光亮(摄像头的反光或者录影机自带的指示灯等等)。

  记得那天晚上,天上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是不是还打着雷。出张的地点是东加古川ビジネスホテル(商务旅馆)。龅牙妹下车,一路小跑进旅馆的时候,由于路滑,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我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摇下车窗,冲着龅牙妹喊到,
  日期:2013-05-09 21:35
  “凉子、気をつけてね”(凉子,你要小心啊)
  “うん、心配しないで、そこにおにぎりあるから、お腹が空いたら、食べてね。”(不用担心,那边有饭团,饿了就吃啊) 这是我们自从冷战一来,工作中少有的对话,也是最后一次,因为这单生意成为了我在这家风俗店里的绝唱。
  她进宾馆还不到半个小时,我的电话突然想起,刚要接,电话突然挂断。来电显示的是龅牙妹的电话,我觉得有点蹊跷,电话再次想起,却又被她挂断。连续两次挂电话是我跟龅牙妹约定的求救信号,意味着房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暗叫“不好!”,立马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由于不知道哪间屋子,只能通过房间里的声音一间一间找下去。
  日期:2013-05-09 21:36
  好在那家宾馆只有两层楼,屋子不多,排查到第5间的时候,听见屋子里传来龅牙妹熟悉的声音“放してよ!”(放手啊,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闯了进去。
  一进屋子,最先看到的是龅牙妹那略显瘦弱,却线条分明的背影。一丝不挂,雪白的皮肤光彩照人。无心留恋此景,只见她的身后还有一个身材微胖,衣衫不整的中年大叔。两个人都呈半蹲姿态,,费力的争抢着一个黑皮包。
  我一看这架势,明摆着是俺家龅牙妹被欺负了,不问理由,上去一个庐山升龙霸,外加佛身无影脚把大叔潦倒。被争抢的已经撕开了的黑皮包掉到地上,一个黑色的盒子跳了出来。
  日期:2013-05-09 21:37

  我一看,原来是个录影机。以前盗摄什么的都是道听途说,今儿还真叫本少爷给碰到了。奶奶个熊,敢欺负俺家龅牙妹,不好好教训教训这大叔不足以解气啊。扑上去就噼里啪啦的,不管是天马流星拳还是钻石星尘拳的一顿嗷嗷的暴打。中年大叔毕竟体力有限,挨不过20几岁小伙子的结实拳头,几回合下来,就蜷在地板上一动不敢动了。
  接下来,如何解决却难到了我,鉴于自己留学生的身份,实在不想报警,于是想先打电话请示店长,正在心里合计此事时候,龅牙妹已经在那边打电话跟**接上头了。大姐,好歹你也先把衣服穿上再打电话啊。胸还没个橘子大,还学人家麦当娜?
  日期:2013-05-09 21:37
  既然已经通知**了,只好弯下身子赶紧收拾地上的残局,寄希望在**来之前抽身走人。正要捡起录影带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后有点异常,感到脊背上一阵冷风,还听到了龅牙妹的尖叫声,下意识的回头,看到鼻青脸肿的大叔晃晃悠悠的举着个椅子冲我脑袋劈下……
  之后发生在屋子里的事情,一概不记得了。
  醒来时,自己躺在医院里。
  日期:2013-05-09 21:39
  话说盗摄大叔那一椅子把我砸成了轻微脑震荡,在医院里躺了两天两夜。醒来的时候正好店长在,第一件事情就是挂念着龅牙妹的安危,急切的问“凉子は大丈夫?”(凉子没关系吧?)当从店长那得知她平安无事时,悬着的心才总算放下。店长从兜里掏出30万日元,希望我能赶快去东京。我知道店长怕pol.ice查出他们雇佣留学生非法打工,让我跑路去东京完全是为了店里自保。我也非常担心被pol.ice查到自己非法打工,这事儿判重了有可能直接遣送回国。于是接受了店长的条件,当天就出院,收拾好行李,连夜跑路去了东京。 “凉子、この臆病の仆を许してくれ。君を爱しても、谛めなければならなかった、泣く泣く手放さなければならなかった。”(凉子,请原谅胆小的我吧,虽然爱着你,却不得不放弃,不得不哭着放手。)含着泪给龅牙妹发了最后一条短信,然后把手机扔出车窗外,听到手机被后面来车咔嚓咔嚓碾碎的声音,我的心也被碾的粉碎。 两年多后,专门学校即将毕业的我拿到了东京一家大手IT派遣公司的内定。感情方面,虽然和赤井老师几经波浪和挫折,但在挫折中进步,日趋稳定了下来。毕业前赤井邀请我去兵库县的老家见她父母,我欣然答应。我知道见父母意味着什么。

  日期:2013-05-09 21:40
  在国内,“见父母”更像是一次考试,丈母娘往往掌握着杀生大权。而日本,“见父母”则类似于一种例行公事的汇报,表明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确定,“我们就是来通知你们的”。
  时隔两年多年,我重新踏上了兵库县这片熟悉的土地。眼前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赤井家的院子不大,种着两棵树,一棵是樱树,另外一棵还是樱树。一棵树的樱花正值满开,另一棵树却已然凋零。在那棵凋零的樱树下,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捡着落下的樱花瓣。
  日期:2013-05-09 21:41

  赤井喊“ショウちゃん”(小翔),孩子回过头,瞪着漆黑的大眼睛瞅了我们一眼,却不跟我们打招呼,一副傲气十足的样子,低下头继续玩自己的。赤井告诉我这是她姐姐的儿子。我说孩子挺可爱的,竟然还跟我一个名字。赤井看玩笑说,“不但名字一样,性格也孤僻,还真有点像你呢。”

 

  进屋见过两位老人,简单的自我介绍和寒暄了几句后,得知老爷子是神户制铁厂的退休工人,而母亲是家庭主妇。两位老人都很和善的样子,谈话一点也不拘谨。  16/18   首页 上一页 14 15 16 17 1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