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的芍药
时间:2013-06-19 07:38:3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薇梦儿  阅读:

  这样的事已经屡见不鲜,芍药也懒得多过问。心里只是想把自己的病治好,生下个孩子,自己也好有个依靠,都二十几岁的人了,同年结婚的姐妹,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这女人不生孩子,就好像没有了底气,说话办事都不仗义。
  饭店内,富和他的几个铁杆兄弟在豪饮,喜欢清静的芍药显得格格不入,几次想马上离开,可张富死活不让,说还有个很酷的大哥没到场呢。
  喝了好久,门开了,进来个中年的男子,看上去很有男人的成熟味道。眼睛不是很大,带着个眼睛,略微有些发胖,中等身材。衣着打扮一看就不是农村人,给人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味道,芍药偷着看了那个大哥几眼。
  "这位是我刚认识的孙大哥,县里开出租车的,大家认识一下啊"。
  "孙哥你好,“张富引荐芍药和刚进屋的男子认识。她礼节性地握了一下手,握手的一瞬间,突然感到一阵阵的暖流传到全身。
  ”你爱人真美“孙哥一句不经意的夸奖芍药听了很开心。
  芍药是很美:时尚的打扮,穿着黑色高筒靴,黑色的一步裙,黑色的紧身衣裹着她不胖不瘦的身材,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很有风韵。鸭蛋脸,眼睛也很有神,尤其那睫毛,弯弯的长长的像假的一样。芍药不喜欢化妆,但自然而然的美令她很耐看,属于那种越端详越好看的美。结婚六年了,说痒不痒,说痛不痛。再美的花朵,自己的老公不懂得欣赏,还有何意义?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啊!当初结婚时就没有感情基础,现在更不要说激情了,早就消失柴米油盐酱醋茶里了。可眼前的这个大哥不同凡响的举止,在芍药的眼前一亮,就像一阵微风,清清地拂过芍药的心湖,在平静的湖面上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这些人一大阵划拳撞杯,酒足饭饱又嚷着去了歌厅。在昏暗的包房内,喜欢唱歌的芍药出于礼貌和孙哥对唱了好几首情歌,没想到这个孙哥的歌还唱得很好。虽然彼此不是很熟悉,可他俩声情并茂的演唱,博得了一阵阵掌声。
  看着孙哥的样子,温文尔雅,不像村子里的男人那么俗气。唱歌时与他的目光对视着,敏感的芍药看到了他眼镜后面隐约的情愫。那眼神有一种诱惑,把芍药深深地蛊惑,她想要逃离,可无法拔开腿。她想躲避,可眼睛不被心控制,没办法芍药就被这个孙哥牵引着,不由自主地和他暗送着秋波……
  《在心里从此永远有个你》意境缠绵,娓娓道来的歌声像在倾述着内心的感悟。《无言的结局》又道出了对人生一些结局的无奈和伤感。《知心爱人》唱出了芍药对幸福美满婚姻的渴望还有对真挚爱情的憧憬和向往。一曲曲,可还是不能够尽兴,意犹未尽的芍药绯红着脸庞,真的成了一朵娇艳欲滴的芍药花,她在等待着梦中的爱花人来把她欣赏。
  也许是对爱的渴望,几番接触,是偶然还是必然也无法考究。芍药和大她十岁的孙哥相恋了,当然这只是见不得阳光的地下情。孙哥在县里开出租车,只要他一来芍药的村上,就会给她打电话或者发信息。然后把她接走,去县里和他偷情欢愉。
  芍药喜欢和孙大哥在一起的日子,因为只有在孙大哥身边,她才体味到被呵护和宠爱的滋味,她才感到自己是名副其实的女人。孙哥给芍药买时尚的衣服,拉着她的手陪她逛街,这是她在张富那从没有的啊,路人向他们投以羡慕的眼光,芍药知道,那一刻自己才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是这幸福要是一直在多好啊!这婚外情,只能是止渴的鸩酒。
  每次回到家,她都会满心的愧疚,老是觉得对不起张富啊。终究是那么多年的夫妻了,尽管会吵会闹,甚至他还会打她,可自己终究给他戴了一顶环保的帽子啊,这可是犯了天条的。然而对孙大哥依赖和迷恋,让芍药又欲罢不能。每次都是既盼望,又担心孙大哥的信息和电话的到来。
  大家都知道世界末日吧,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孙哥早早的把芍药接到了县里,开了一间房。灯光朦胧的屋子里,桌子上有个漂亮的瓶子,瓶内插了一大束红玫瑰。女人是花做的,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花呢?更何况是代表爱情的玫瑰,芍药开心得像个孩子:“太美了,给我的吗?孙哥"
  孙哥一往情深地看着芍药:
  “亲爱的,当然是给你的啊,你看看下面还有东西呢!如果今晚真的是世界末日,那我们就一起迎接末日的到来吧,永远也不要分开。”
  芍药打开玫瑰花下边的盒子,一个金灿灿的戒指躺在盒子里边。
  “孙哥,这也是给我的吗?真美。”
  “是的,来我给你带上。看你的手多漂亮啊,和这枚戒指一定很相配”
  孙哥拉过来芍药,把一枚黄金戒指戴在了芍药的中指上。芍药一脸的幸福,被爱的滋味真甜蜜。心都狂跳了,心底的欲望被点燃。
  “我爱你,永远,不,比永远还要多一天。“芍药也变得肉麻了,把滚烫的脸贴在孙哥的胸前,呢喃着。”“我也爱你,地老天荒……”没有了语言,因为俩个人的唇黏在了一起。相互渴望着,索要着,这是一个激情四溢的世界末日。
  生活真的是在和芍药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和孙大哥的地下情不到俩月,她竟然怀孕了。按道理结婚六年了才怀孕,她应该很高兴,可是听到医生的宣布,芍药没有一丝一毫的开心,因为直觉告诉她这孩子可能是她的情人孙大哥的,应该就是那个世界末日的杰作。
  回到家,芍药心惊胆战地告诉张富:“我怀孕了”
  “是吗?“张富先是已经一惊,继而非常高兴。”老婆,太好了,我们有孩子了。”婆婆公公也很高兴,因为盼星星盼月亮盼了好几年,终于有孩子了,再说这张富还是独子,家人都急等着有人来续上这段香火呢。
  芍药还是对孙哥谈起了这件事:“我感觉这孩子应该是你的呢,按照日起算,怎么也不是张富的,因为那段日子他没在家啊。”
  孙哥抚摸着芍药的头:
  “亲爱的,你放心,我家只有一个孩子,你生下的孩子不管男孩还是女孩,我都会对你们负责的。”
  看着孙哥的眼睛,柔柔的爱意洋溢着,芍药对孙哥的话深信不疑,这回我是找对了人,我和孩子有了依靠了。
  这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啊,孙哥的媳妇不知道哪里听到的消息,找到村子里来了。一进芍药家的院子,就破口大骂:”小婊子,贱骨头,小小的年纪,勾引我老公。还要生下来这个野种,你看我不打死你,要你们娘俩的命。“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