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的芍药
时间:2013-06-19 07:38:3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薇梦儿  阅读:

  看着医院内来来往往的人,芍药一个人拖着沉重的身子,楼上楼下,挂号,付款,检查。躺在B超的床上,早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做B超的女医生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怎么一个人来的呢?这么大的月份了,你家里人放心啊?孩子他爸呢?
  那眼神像一把利剑,深深地刺痛了芍药的心,心就出了血,可无人给她来拭擦,只能一个人慢慢地吞噬。
  医生一定是把我当成单亲妈妈了,也难怪,现在的家庭二十几岁的女孩子,一旦怀孕,就比那大熊猫还宝贝着呢,谁像我?心湖长了潮,那潮水湿了脆弱的心,湿了美丽的杏核眼,怕医生看到,芍药急忙转身偷偷地擦了。这一幕六年前也演过,都说人生如剧,没有彩排,可我的剧目,为何同样的情节再一次上演?
  十九岁的年纪是花一般的年纪,芍药不是很漂亮,但也出落的人如其名,就像一朵娇艳的芍药花。要模样有模样的,眼睛水汪汪的。前村后村的小伙子都急红了眼睛,都想要把这朵芍药花摘到自己的家。芍药的妈妈却把女儿的摸样当做了金钱的筹码,放出风声谁给的彩礼多,就把女儿嫁给谁。芍药正是豆蔻的年纪,怎么能没有自己的心上人呢,那个男孩是芍药的中学同学,叫做博,他不是很帅气,但对她是好极了。村前的小树林里有俩人漫步的足迹,在那里两个青涩懵懂的少男少女曾立下誓言,一定要走向红地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现在芍药被妈妈以高额的彩礼聘给别人家了,眼看着要嫁给邻村叫张富的男子,怎么能不揪心呢?春风还在萧瑟,芍药咬了咬香唇,下定了决心:把自己纯洁的初夜交给最心爱人。
  相约黄昏后,两个傻傻的孩子,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星星都害羞了,眼睛一眨一眨地,他们成了偷食禁果的亚当和夏娃,她和他颤抖着把彼此交给了对方,泪水伴着疼痛和幸福一涌而出。爱,青涩,懵懂,但也纯洁真诚。
  “我不后悔,因为毕竟真爱一场”。芍药自言自语道。
  “我爱你,我回家对父母说,我要娶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嫁给别人,实在不行,我们俩就私奔。”博爱怜地看着芍药,信誓旦旦地把唇再一次压倒了芍药的唇上。
  望着月光下的他,一脸的稚气,到底这个承诺兑现的系数有多大呢?芍药的眼光有些迷茫,对未知的明天,冲动的他们看到的曙光能有多少呢?
  一晃过了一个多月,妈妈和那男方张富家定了婚期,就是四月初六。到了正常的生理周期日子,芍药发现自己没有来月经,书本上的知识告诉她。
  “我可能已经怀孕了。同伴也有未婚先孕的,可我清楚地知道这个孩子是博的,而他又不能给我一个婚姻。”芍药打电话把博约出来,对他说了实话。他被吓得战战兢兢,仿佛受伤害的是他而不是芍药。
  芍药生气了:“你看着办吧,要不我们就私奔吧。我们出去打工,我可以做任何事的,不要你养活我和孩子”。
  “我回家和妈妈商量一下啊”“又是和妈妈商量,一个没脱离哺乳期的孩子,我能把期望寄托到他的身上吗?我有些后悔自己把处女之身交给了他。这样的人配拥有我的爱吗?”
  一场约会不欢而散,芍药回家静静地等待他的音讯。
  又是漫长的一个月,芍药的信息博不回,电话也不接,像是人间蒸发了。仅存的希望也没了,那根抓在手里的稻草断了。好像隔了一个世纪,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了一个信息:对不起,我在南方了,没有兑现给你的诺言。我真的没有那个能力,你把孩子打掉,忘了我吧。
  不敢在家人面前流泪,芍药急忙跑到了最要好的姐妹晚秋那里。不说一句话,只是哭个不停。泪水不是一颗颗地掉下来,而是如开闸的水,渲泄而出。
  吓得好友晚秋一个劲地问:
  怎么了,说话呀。哭了一阵子,平静了,现在该面对的是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晚秋,和我去医院好吗?"芍药央求着。"我怀孕了,可他跑了,家里又给我订了婚期,我只能把孩子打掉。"
  "天啊,你怎么能这样,你疯了吗?"晚秋张大了嘴巴傻看着她。
  "没有,晚秋,只有你能帮我了,这个天大的秘密,也只有你知道。"
  醒过来的晚秋,应声到:"好吧,我陪你去,可我们俩太小了,可以吗?"
  芍药回答道:"没事的,我不怕。其实我很害怕,但没办法。"
  那是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天是灰色的,看不到一点阳光,阳光哪里去了呢?身材瘦小的芍药穿了件很肥大的衣服,带了口罩,在晚秋的陪同下来到县里一家很小的私人诊所。因为怕遇到熟人,挂号都是晚秋替芍药去的,可怜的孩子为了掩人耳目还用了个假名字:孟如。可能是希望这一切只是个噩梦,明天一觉醒来,生活一切恢复以往的平静吧。
  “孟如,哪位是孟如?到你的了。”
  一个看上去年轻的小护士长得很漂亮,在手术室门口不紧不慢地叫到。
  很显然,芍药还对刚给自己起的还不到一分钟的名字很不习惯,也没有反应过来回答。
  “叫你呢,去吧,我等你。”晚秋推了推她。
  怎么回事,身子发硬,心很凉,也在跳个不停,不是跳,是抖。脚下像灌了铅,抬不起来。不远的距离,芍药却感觉像上万里。
  走进屋里,这是个很小的屋子,全是令人恐怖的白色,甚至有些阴深深。还有那个只露出一双大眼睛的中年女大夫,眼神给人不寒而栗的感觉。她的目光很犀利,像要盯进人的肉里面。
  "几个月了?声音有些阴深深的。
  "俩月多一点。"芍药怯生生地回答道。
  "现在的女孩子啊,太不自爱,不检点。脱衣服,躺床上。"她数落着命令到。
  她木偶般地应声脱衣服躺到了那个小床上,身子紧张地缩成一团。
  "放松,你这样怎么做手术啊,出现不良后果我可不承担啊。"
  泪水还是不争气地出来了,是后悔,是恐惧,是无奈,是担心,五味俱全。
  钳子,镊子,叮当作响。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由一点迅速地蔓延到了全身。芍药几乎要昏厥,牙齿使劲地咬着嘴唇,手想要抓点什么,可是没有一点可以让她抓到手里的东西。她就抓自己的肉,狠狠地。甚至有想要临阵脱逃的欲望,可不能够,为了那块藏在身体里的毒瘤,只能忍受疼痛,原来疼痛也要习惯,你习惯了,就不会很觉得很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很久还是很短?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