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母
时间:2013-06-17 10:32:2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断肠崖居士  阅读:

  时间久了,宁改香好像也意识到朗月和金子的关系非同一般,她瞩目他们时,他们的目光就有些闪烁、慌乱。还有,很长时间以来,郎月也没有再抱过她睡觉了。有几次她起夜,都发现郎月的小鸡鸡直挺挺的,她就悄悄趴在郎月身上拽着鸡鸡放入自己的鸟巢,可是每次郎月都会惊醒过来,鸡鸡就会立即疲软下来,无论她怎么摆弄都不再管用。郎月装着很高兴得样子告诉妻子改香:“老婆,下次你再发现鸡鸡挺了,就喊醒我,看看管不管用。你这样自己去弄,我一惊醒还不把它给吓死了?”改香想想也是。一次改香起夜,又发现郎月的鸡鸡柱子般挺着,就将郎月推醒了,夫妻就尝试着做爱,还真的成功插入了,就是没有几下,郎月就射精了。宁改香屈指算来,自己嫁为人妇已经十六年了,才破了处女之身,她幸福地泪流满面。看着妻子那满足的模样,郎月心里十分愧疚,他是在梦里求金子做爱鸡鸡才挺起的。

 


  金子见女婿长大成人了,就在夜里向朗星求欢。可是,金子手握着郎星的鸡鸡上下滑动了很久,就是没有一点反应。她还将从婆婆那里听来的《傻女婿》、《傻大姐》的故事,讲给郎星听,可是郎星听来呵呵一乐,那玩意儿照样是萎靡不振。郎星很不好意思,说自己也看过猪打圈驴配种啥的,当时看着看着鸡鸡也坚挺过的。可是和你一上床,就像小时候被妈妈怀抱着睡一样,除了温暖安详的感觉,就再没有别的欲望了。金子很无奈。
  这时候,抗日战争已经胜利,国军和共军已经打起了内战,当地富人家害怕被共产党给共产了,都纷纷出卖土地,带着金钱外逃到黄河南岸去躲避。这时候,买彭氏在亲家千百万的建议下,也卖出五十亩地,存下钱财以防不测。
  一天,买彭氏问金子:“郎星十八岁算成人了,你们该要孩子了。你们试过没有?”金子羞涩地摇摇头说:“试过了,他不行。”买彭氏哀叹一声说:“那你就哄着他吧。你和郎月可以多接触,早点让我抱孙子吧。现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我真怕熬不到当奶奶的那一天啊。”
  郎月和金子就在买彭氏的监护下,频繁地做爱。郎月感觉越做自己的性能力膨胀,有时回到自己屋里,也会生出强烈的欲望来,就又和妻子宁改香做了几次。想不到一月后,金子和改香先后都发现该来的月经没有来了,买彭氏听了高兴非常,赶紧给祖上烧香祷告,要神灵保佑儿媳都能顺利生产。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来年八月,金子产下一子,改香产下一女,买家真是儿女双全了,买彭氏侍候两个儿媳坐月子,虽然劳累,但心里是甜蜜的。
   8
  解放了,土改了,买彭氏家成份被划为富农;另两支买家,买郎山兄弟被划为中农;买郎田兄弟被划为贫农。初级社、高级社再到人民公社,真是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千金子的娘家、婆家都是富农成份,随着新社会的运动一个接着一个,成份高的人家受人鄙视、冷落,千金子感受很深。
  日月更替,逝水流年,千金子和买郎月先后生育了三子一女;买郎月和妻子先后生育了两个女儿。在生产队里,男女集体下地劳作,挣着吃不饱也饿不死的工分。千金子四个子女和宁改香的两个女儿都渐渐长大,但都只读过一年或两年小学,几乎都是文盲。时序到了一九七九年,买彭氏九十岁寿终正寝,那时候千金子的长子买学松已经三十四岁,由妹妹买学琴两换亲换来一个媳妇,已经育有两女一子;次子买学柏当了倒插门女婿,也有了一子;幺儿买学柳刚刚成婚不到一年,媳妇也身怀有孕。因此,买彭氏四代同堂,她是笑着离开人间的。
  这时候,千金子六十岁,宁改香六十五岁;而她们的女婿,买郎月六十二岁,买郎星也已经五十二岁了。人老了,夫妻之间的性事几乎是可有可无了。
  可是,买彭氏这一走不打紧,宁改香压抑了多年的嫉妒心爆发了!人老了老了,却相互吃起醋来。最先,是宁改香挨了买郎月的打在院子里吆喝出来的。说什么“你们偷奸养汉一辈子,都是那老不死的教唆的……”一会儿千金子见大嫂越骂越出格,也心里不忿接了嘴:“你老想偷奸养汉,可怜见的没人要……”郎星将妻子千金子硬拽进了屋子;郎月将妻子按在地上又踢又打,还抓来牲口的粪便往她嘴里塞。
  从此,小吵一二四,大吵三六九,买家大院再没有了安静日子。邻居们听了他们吵架的内容,都说宁改香是更年期变态,是疯子。
   9
  买郎月兄弟的绯闻,很快传到了买郎山兄弟和买郎田兄弟耳里,感觉这事有关家族的名誉,应该召开家族会议解决。
  于是,在买郎山的召集下,买郎月、买郎山、买郎岭、买郎田、买郎书五兄弟,就在买彭氏老去的屋子里开了解放以来第一次家族会议,宁改香、千金子与会当面对质,把“偷奸养汉”的问题说个清楚。由于照顾面子,买郎星没有参加家族会。
  家族会上,作为家族老大的买郎月,主动道出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苦衷和夫妻八年不育的隐情。问到宁改香,她也承认她和郎月在婆婆的调教下,结婚八年也不能夫妻交媾的事实;问到千金子,千金子噙着眼泪说:“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话,我生养的四个孩子都是郎月的。”
  于是,家族会议作出三项决议:一、为了家族的名誉,这一绝对隐私谁也不能说出去,都要烂在自己的肚子里。二、千金子生育的三子一女,都是买郎星的后代;三、宁改香如果不愿意和买郎月做夫妻,可以提出离婚,买郎月必须同意离婚并满足宁改香提出的所有条件。
  家族会议之后两个月,买郎月和宁改香离了婚,因为宁改香的坚持,两个女儿随母亲宁改香生活。
  家族会议半年之后,买郎月盖了新房,不再和弟弟买郎星在一个院子里生活。
  十三年后,买郎月七十五岁病逝。在这十三年里,宁改香先后两次嫁人,都因女婿病逝而守寡,后曾托人找买郎月商量,想带着两个女儿回来,买郎月都哭着拒绝了。生前,买郎星之长子买学松过继给买郎月为子。
  又十年后,七十五岁的买郎星患脑血栓半身瘫痪,八十三岁的妻子千金子精心侍奉了两年多,买郎星在熟睡中去世。半年后,八十六岁的千金子无疾而终。 

 

 3/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