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母
时间:2013-06-17 10:32:2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断肠崖居士  阅读:

        1
  金子乳名叫金子,大名还是叫金子。她是一九一九年九月九日生人,是北方包河县峪河镇上一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千金子是幺女,她上面有四个哥哥。母亲千刘氏生下她不久,父亲千百万就视为掌上明珠,为她取名叫千金子。
  原来,千小姐的名字来历不凡。千金子从母腹中呱呱落地时,竟然有九斤重。父母合计着,女儿的生日里有这么多九,一定是贵人托生的吧。就请了一位高人为女儿算了一卦。
  算命先生说,千小姐生日里有四个九,生下来还九斤重,你们千家现在有九口人,九顷地……我们的老祖先把数字分为阳数和阴数,奇数为阳,偶数为阴。阳数中九为最高,五居正中,因而以九和五象征帝王的权威,称之为九五至尊。千小姐有四个兄长,排行就是第五,岂不是九五至尊之命?而生于一九一九,又合上一个九九归一成语。女人嘛,九九归一还是要嫁人的,在婆家能得到全家人的敬重,就犹如九五至尊般主贵了。什么最贵重?金子!千家小姐取名为“金子”最好,她将来一定是位贤妻良母。
  千百万相信算命先生的话,就为女儿起名千金子。
  
   2
  转眼十八年过去,千金子出落成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她的美貌真是方圆百里有名,登门求亲的人家络绎不绝。最后,千百万为女儿千金子定下了武功镇买家村一门亲事。买家买老爷子刚刚过世,膝下二子一女,长子买郎月二十岁,已经成婚八年;女儿买春红十五岁,为给病重的父亲冲喜,也在父亲下世前一个月嫁为人妇;小儿子买郎星现年十岁,就是千金子未来的丈夫了。
  买家村买家在武功镇,也是赫赫有名的家族。买郎月的爷爷是亲弟兄三个里的老大,这三支人家都是单传;到了买郎月这一代,都是双传,也就是说,买家在村里有叔伯兄弟六个。买郎山的爷爷排行老二,买郎山小买郎月一岁;买郎山的弟弟买郎岭小哥哥两岁,十七岁的他也娶媳妇三年了。买郎田、买郎书的爷爷排行老三,他们兄弟一个十八岁一个十六岁,也都早早的成了家。
  这就是说,买郎星在叔伯兄弟中是年龄最小的一个,也是唯一没有成家的一个。他和千金子订婚不到半年,在他母亲买彭氏的催促下,就在中秋节后,将千金子娶进了家门。
  看多了现代剧的年轻人,一说到大户人家,就一定想到书香门第、大家闺秀等词汇吧。其实,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北方农村许多的大户人家,白丁之家并不罕见。这些大户人家,多是土财主,他们心里追求的就是地广人多,很少讲究什么诗书传家的。这个故事里的千家买家,就是土财主,子女不过是读个一年半载私塾,认识自己的名字不当睁眼瞎罢了。有了钱,就置地,以拥有的地亩多少论贫富;有了子女,就盼着早为子女成家,以子孙人口多少为荣耀。
  这千家和买家都有上百亩的良田,家里都雇有多名长工,因此千金子和买郎星的婚姻是门当户对的,双方家庭是很满意的,在十里八乡也是令人羡慕的。
   3
  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买郎月的父亲虽然不在了,但母亲买彭氏身体硬朗,老掌柜在世时家里很多事情就多由她做主,现在她成了寡妇,更是大权独揽,诸事都很有决断。
  大儿子买郎月成家八年了,现在二十岁了。大儿媳宁改香年长郎月三岁。两个人按说都身体发育成熟了,可是至今没有开怀的迹象,这令买彭氏很是着急。
  买彭氏想到了自己。她是十六岁嫁到买家来的,女婿买福小她四岁,她是二十八岁那年才有了郎月,三十三岁有了春红,三十八岁有了朗星的。想不到女婿四十四岁就丢下她们孤儿寡母走了,好在家有良田百亩,而叔伯兄弟买禄家却只有二十多亩地;买寿家穷得只有三亩多地。论富裕,她是买家第一;论生养,其他两家也都是二子一女,人口上买家三支打了个平手。
  最令买彭氏着急的就是生养了,她等待当奶奶的时间太久了。自从郎月成家后,和儿子闲聊时,就总会问起他们夫妻是怎么睡觉的?郎月只是个大孩子,男女的事根本就不懂,玩耍一天的他头一挨枕头就呼呼入睡了。因此当母亲问起,他就一句:“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睡觉啊!”只到郎月长到十八岁,买彭氏才听到儿子一句不一样的回答:“妈呀,改香要抱着我睡,老不得劲儿,我烦死她了!”买彭氏就耐心地给儿子郎月讲道理,夫妻晚上就是要搂着睡觉才会生养儿女。可是,和儿子讲过生养道理两年了,儿媳宁改香还是未能怀孕。
  买彭氏就问宁改香,你们夫妻是怎么睡觉的?宁改香就老实地回婆婆:“醒着时我们搂抱着;睡着时就没有搂抱了。”买彭氏就说:“对啊!那你们搂抱着做什么没有?”宁改香摇摇头:“没做什么,搂着挺别扭的。”买彭氏这才明白,儿子儿媳根本不懂男女之事,简直给气死了。
  买彭氏就把儿子喊了来,给他们讲夫妻睡觉应该怎么做。如此这般启迪一番后,问他们听明白没有?夫妻俩还是摇头。买彭氏就问:“你们没看过狗链蛋吗?”郎月立即兴奋地说:“见过见过。”买彭氏就再次讲说夫妻在一起也要性交才能怀孕的道理,只到两个人都点头明白为止。
  可是,过了很久,买彭氏再问儿媳,宁改香嗫嚅着回答婆婆:“我们那样做了,就是郎月的鸡鸡硬不起来,放不进去……”
   “没用的东西!”买彭氏怒吼一声,打断了儿媳的话。
  
   4
  千金子成家了,却不过是女婿买郎星的小保姆而已。白天,除了一日三餐要照顾朗星吃饭,就是做女红,纺织、编织、刺绣、纳鞋底、缝补浆洗……妯娌两个还要轮流做饭。夜晚,哄着郎星洗脸洗脚上床睡觉。
  出嫁的前夜,母亲和她说了一夜的悄悄话,金子第一次从母亲口里,知道了男女性交的事,她是既羞怯又好奇。不过,母亲也告诉她,女婿还小,要等着他长大才能做那事。金子好奇地问母亲:“要等他多大才能做?”母亲说至少要等郎星长到十八岁吧。因此,夜深人静的时候,千金子睡不着觉,就扳着指头想自己的心思,生法子打发莫名的寂寞。有时候,郎星早早睡着了,金子也会去陪着婆婆说会儿话。有时候婆媳聊得尽兴,婆婆也会留下金子和自己睡在一起。金子和婆婆的关系,就比大嫂宁改香和婆婆的关系好很多,宁改香就对千金子嫉妒,恨起婆婆的偏心来。婆媳妯娌间有了隔阂,难免就会发生一些鸡毛蒜皮的摩擦,婆婆买彭氏就命令儿子郎月管教自己的媳妇。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