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乡下人的偷情游戏
时间:2013-06-17 10:15:0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陈然  阅读:

  她忽然讨厌起他来。她下了床,把屋子里的灯全部拉亮。房里,堂前,灶屋。台灯,吊灯,日光灯,白炽灯。她就这样孤零零地站在屋子里。灯光从不同的方向射来,她一下子找不到自己的影子。她把窗帘拉开,把门打开,风拥挤着往里挤,窗帘高高飘起。瞧,她多么傻,居然那么乐意地一再成为他的同谋,而欺骗的对象,正是她自己。她几乎愤怒了。为自己的不争气。她决定不跟他合作了。她就在灯光里,一点也不回避。这样的灯光,只有过年才有,现在,一定会吓坏他。他会像麻雀一样惊慌失措。让他不敢进来吧,让他大煞风景吧,让他泄气吧。她忽然有点瞧不起他了。要做对不起她的事只管做好了,何必这么前怕狼后怕虎的。这一点都不好玩,甚至还有些恶心!不,简直恶心得要命!他的本性其实早就暴露了,她还要去抓住它干什么?它就明摆在那里。像秃子头上的虱一样。值得吗,她?
  她吁了口气。激烈的脑力运动使她有些疲乏了。本来,她是一个不怎么喜欢用脑的人。但这件事的复杂性使她不得不用起了脑,就好像卖猪时不得不用起了大秤一样。可是,这件事就这样算了?不,难道她就不可以捉弄捉弄他么?她可以在他面前表现得像一个真正的荡妇。让他生气去吧,吃醋去吧。那时,她和别的男人说说话,他都提防得紧紧的,不理她,把脊背给她。而他心里,有一团蚯蚓在绞,在爬。她微笑了起来。她激烈的心情回复到了原先平静和嘲讽的状态。
  她拉灭了灯,重新回到了床上。她按他说的,试着让她不是她。她设想自己是一个别的女人。一个风流成性的女人。一个眼风勾人的女人。这样,对,就这样吧。她乜斜着眼睛,果真有了些勾引的意味。这哪是什么难事呢,她一下子就做到了。她冲着黑暗中的男人(她想象男人已埋伏在黑暗里面),有些得意洋洋起来。她想象着一个女人在等着一个不是她丈夫的男人。她激动,不安,心跳得厉害。新鲜,神秘。但大于新鲜和神秘的,是害怕。就像偷了人的东西一样。那一回,她和细妹、莲枝、迎桃几个人夜里去湖滩扳罾,路过李家坂的瓜地时,她们有些馋了。细妹说,去偷一个吧。几个人齐声说,好。细妹蹲在瓜地里,装做屙尿,起来时,胸前就像是怀了孕,马上要临盆的样子。到了湖滩,几个人笑得直不起腰。哎哟,太好玩了。莲枝说。细妹说,你好玩,我都紧张得差点真的屙出尿来。迎桃一拳把瓜捶开了,说,偷来的瓜吃起来就是香啊。而她只瞻前顾后地吃了一小块。她来不及咬碎,就把瓜肉吞了进去,仿佛生怕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她胆小。她发誓再也不偷吃人家的东西了。因为随之而来的忐忑不安远远超过了口腔的快感。何况和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约会这么大的事情呢。这简直是天大的事情啊,足以让她晕头转向。但是现在,她豁出去了。她不管自己了。她要看着自己怎么朝着一个她不喜欢的方向坠落。
  她有些幸灾乐祸似的望着自己。
  然而,她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好奇心吗?有。她有。她知道,这毕竟是演戏。这是前提。不然,打死她她也不会冒这样的险。而且,演这戏比在戏台上更不用担心出丑。她很佩服田菊。田菊胆很大,戏唱得也好。她一出嗓子,世界就一下子静了下来。她在戏台上打情骂俏,拉拉扯扯,哭哭啼啼,破涕为笑。她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她问田菊:你怎么就不怕呢?田菊说,你就想着你是王宝钏,穆桂英。田菊又说,你戴着凤冠,搽着胭脂,你又不是你。你即使唱错了,心慌了,脸红了,但你搽着胭脂,别人也看不出来。她觉得田菊真是聪明。她怎么就没备下一点胭脂呢,这时,要是有胭脂就好了。
  她辗转反侧,心想那个家伙怎么还不来。他不是说过,今天会提前一个小时的么?她是个急性子。急于看到事情的结果。但她还是有些心慌。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或恍若隔世。她忽然记起来了,那还是她刚和他谈恋爱的时候。他说,你嫁给我吧,我马上要当队长了。她噗哧一笑。她才不在乎他当不当队长呢,但她喜欢他傻乎乎的、勇往直前的劲头。一个男人,一个陌生的、以前和她无任何瓜葛的男人忽然不可抵挡地闯进了她的生活,她感到十分新鲜。她吃惊地瞪大眼睛。每一天都是新的,像崭新的人民币一样,他们有用不完的钱。这么说来,闪念之间,她已经变得年轻了?可是,年轻难道和这件事情真的有什么关系么?这件事情,难道真的像男人吹得那么神乎其神?
  她感到了某种诱惑。她有些害怕自己了。仿佛有一天,她猛回头,忽然发现有只老虎在跟着自己。她想喊。她加快了脚步。但是,她已经掉进了陷阱。她以为是陷阱。
  她想,等男人来了,她一定要乘他不备,狠狠地咬他一口。他太坏了。亏他想得出来,居然要她把他当成别的男人。假如她真的跟了别的男人,他大概会愤怒得像一个跳梁小丑吧。他会怒火中烧,丑态百出。她忽然高兴起来,似乎找到了打击他的法子。她像个孩子似的在床上打了个滚。
  脚步声像两只老鼠,从虚掩的门里钻了进来。它们直奔床边。但它们扑了个空。正当它们抓耳挠腮狐疑不定时,她忽然从门后冲了出来。她抱住他,在他肩上狠狠咬了一口。她的亲昵令他吃了一惊。他既暗暗高兴又痛苦万分。他没想到她会这么主动,跟别的男人!难道?他的嫉妒冒出了怒火。他扇了她一个耳光,低声骂道,你这个婊子!她却毫不在乎,仿佛这是必经的剧情之一。她再接再厉。她席卷着他,疯狂地袭击着他,以前所未有的热情。他也终于渐渐地不是自己了。他开始了反击,并最终实施了侵略。疯狂的接触像豆大的雨点坚实地打在地面上。后来,她也不是她了。他们成了两个另外的男女。她喊他:队长队长!他说,我不是队长。他喊她:样板戏样板戏!她说:我不是样板戏。那你是谁?我是别的女人。他们喘息着,兴奋着。他们只有身体,意识逃到别的地方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从疲惫中醒了过来。她拉亮了灯。灯光一片狼藉。她看着自己很陌生。看着他也很陌生。他们互相背过脸去,很久没有说话。
  那一刻,他们都似乎有些羞愧难当。

 3/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