瘸子来福的女人
时间:2013-06-12 08:04:1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高山流水1212  阅读:

  来福当然舍不得娇妻,可又没有什么理由阻止。秀秀轻轻点了一下来福的额头,“人家就是出去打工,有节假日的,没出息!”
  来福看看娇嗔的秀秀,一下来了冲动,迫不及待地想去抱抱秀秀。秀秀媚笑道:“看你个猴样,等等,我去洗洗,一会管你个够!”
  秀秀湿淋淋走了出来。只穿着两样贴身小衣物,雪白的娇躯在黑暗中都能尽览无遗,轻咬着下唇似笑非笑的样子。
  来福顿时全身兽热血沸腾,裤子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秀秀,”他一转身就将后边的人儿抱起,双手用力按在她双股上,翻身就滚了上去。
  啊……秀秀一声销魂声吟,来福已经急不可耐的插入,全身如同电流经过,阵阵酥麻,体内似乎就有一股春液流溢而出。
  “坏蛋,你爽死我了,知道么?”秀秀柔若无骨的小手从腋下翻过,紧紧的抓在来福肩膀上,就将身体靠上来让一对丰乳贴在他胸膛,呼吸变得愈发急促,身心都在渴望。
  来福推着她的身体靠在房门上,脑袋拱开她的内衣倚就直接含住了饱满的葡萄,那种柔软有富有弹性的感觉,瞬间就让他热血沸腾。
  “快,我要……”
  秀秀情急得也不等来福有何动作,小手飞快的拨出那根雄壮的物体,将它牵引到自己早已湿润的地方,两只葱葱玉指灵活的把自己小裤狭窄处拨到花园旁边,紧接着就身子凑了过去,全身顿时饱满而充实。
  来福也是阵阵舒爽,小弟被温润的妹妹包裹着,情不自禁般一下又一下抽动。
  秀秀的嘤咛声,在房间里荡漾。将他托着自己双股的一只手移上来,按在胸前傲然的胸峰上,动情道:“坏蛋,你感觉到了吗?我的心跳,它是在为你活跃。”
  “嗯,宝贝,我会让你幸福一辈子。”来福吸住了她樱桃般小嘴,身下笔直深入,顶到了她身体的最深处。
  一夜缠绵,来福到了早上才呼呼大睡。
  吃过早饭,秀秀收拾停当,来福开着电动三轮送她去车站。
  村民们戏谑:“来福,你咋把你家这么俏的一只火红野马给脱缰了,当心哦。”“不会的,咱秀秀不是那样的人,她打工去了,体谅我身体虚弱呢。”那时,一阵凉风拂过,来福的声音被风声压得很小很小,小到他可以听见自己躁乱的心跳。秀秀走后,起先时常寄信回家,还说:她很好,勿念。还有陆陆续续的汇款,帮补家用。到了年底,来福心底的那个盼啊,真叫焦灼,荒芜了一年的身子,难熬啊。盼星星,盼月亮,秀秀寄回一笔年费,信上却说:“抱歉啊,来福,厂里忙活加班,过年不能回家。”这个年夜饭,他兀自守着家里的一只黄毛小狗,吃得落寞极了。第二年,秀秀的家书与汇款都少了。地址也常变,信上说:“经济萧条,外面的钱,不好找。”来福心里反而有了许多的安慰,暗暗思忖:经济萧条,你总不会再拗着在外面闯,还得回家面朝黄土背朝天……秀秀却铁定了心,再苦再累,工作再不安稳,再不好找,却死活不肯回来。来福经常暗暗在夜里掉泪。决定要去把自家的“野马”拽回来,可女人不告诉他地址,老变,他无奈极了。
  来福想到了娜娜,当初是她怂恿秀秀去的。
  可到了娜娜家吃了个闭门羹,娜娜和一个能做她爷爷的老男人私奔了,她父母正生气呢。
  外面的花花世界,让来福不觉担心极了,他预感秀秀一定出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愿意回家了。日子就这么苦挨着,寂寥得很。他于是经常盯着院子里的那棵柚子树,心想:秀秀喜欢吃柚子,贪的很,柚子如果结果了,兴许她一高兴,就回来了……柚子树,寂静望着他,并不了解他的心事,也无动静。第三年,秀秀书信几乎绝迹,钱却多起来了,还买了很时尚的手机,乡下这玩意不多,他得费事到村口的小店去打。每次打电话,秀秀的声音热情而温柔,“来福,我现在找到了好工作,钱多了,不愁了。”“来福,俺将存款攥到5万俺就回家。”“来福,好好等我……”秀秀的声音让他不踏实。接着,村里自济南回家的村民回来,第二天他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来福的女人,在某歌舞厅做小姐呢,现在弄得好洋气哦。”“哼,难怪,经常汇款回家。”“哈哈,女人会赚钱,这好事啊。”……来福听了眼里喷火,攥紧了拳头,走开。说来也怪,十余年来一直没有动静的柚子树,在这年的夏初结出了一个个青幽幽的小果实。到了秋天,黄橙橙挂在枝头,一个个如碗口那么大,煞是诱人。村里的孩子们,一次次望着,来福憨憨一笑:“小鬼们,别急别急,熟了都有份。”……柚子可以吃的时候,秀秀回来了,一脸的蜡黄。见了面,他顾不上质问,分别三年,女人变了不少,发髻高高在后脑勺挽起,脸上抹了粉,白的像涂了石灰的墙角,愣生生骇人,衣服还是她惯常喜欢的套裙,蹬了高跟鞋,咋一看,地地道道的城里太太,就是气色不大好。夜里,隔壁的二牛听得隔壁新回来的来福女人一声声凄楚的哭声,侧耳竖着墙根去听,一向老实的来福居然在对三年未归的女人动粗,女人的声音凄厉而无助。二牛心下疑惑,那哭声一直持续,搅了他一宿好睡眠。次日,乡里卫生院妇科门诊部的女医生,指着一张血型化验报告,对一对年轻夫妇一脸鄙夷地说:“这种病,咋染上的,这么年轻,治不好了,唉,人要学好啊。”女的失声痛哭,男的也哭了。来福带着女人,去了城里,他是个憨厚的人,妻子寄回来的钱,实际上他一分也没用,都攥着,他心里在流泪,有恨,却想着:唉,命吧,当年的爱,没错,她自己赚的钱,看好她的病,老天保佑……院子里没有了人,孩子们一个个顽皮爬上柚子树,摘了下来,掰开,迫不及待。"呸呸呸。”一个个都吐了出来。
  等了十来年的柚子,味儿是苦的。孩子们一个个失望走开,柚子树,在深秋的晚风中,叶子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人们又看到了来福和秀秀出摊了,只是秀秀一脸的憔悴,来福一脸的柔情……

 3/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