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演员阿花
时间:2013-06-06 06:58:4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谢方儿  阅读:

  阿花没有回家,她觉得自己回不回家都无所谓,因为阿根已经和她分房睡了,只等交钱办手续。阿花想了想,决定到台里去转一转,明年为商场做的广告收入,足够几年不用上班干活了。阿花不想把这个事主动告诉徐诚心,但阿花还是情不自禁去徐诚心的办公室了。徐诚心不在办公室里,有人告诉她徐诚心没有上班,这让阿花有点不快。阿花想给徐诚心打个电话,问他为什么没来台里要说到台里来有事。阿花正这么想着拿起电话,她听到演员办公室有几个女人在叽叽喳喳议论着什么,似乎话题非常的逗人好笑。

 


  阿花连忙走进去说,什么事这么夸张呀,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了?演员办公室里有三个女人,年纪和阿花差不多,是通过关系塞进来的。这几个女人,要气质没气质,要品貌没品貌,演了几个小角色“跑跑龙套”都跑不好,平时阿花根本看不起她们。现在阿花心情好,所以主动笑着招呼起来。这三个女人见阿花突然闯进来,立即没了刚才的说笑,其中的一个说,我们没说什么,我们随便说说。阿花坐下来说,你们有没有看到徐导?三个女人我看看你,又你看看我,然后都摇摇头说,没有,没有看到。阿花对三个女人的神秘不屑一顾,想我和你们说话是我今天看得起你们,有什么好臭美的。阿花和这些女人合不来,只好走出来回家去。
  阿花回到家,天开始暗淡起来,家里冷冷静静的,这让阿花突然有了一种寂寞的伤感。阿花打开了电视机,这样屋子就多了一点人气。阿花靠在沙发上听电视里的人说话,听着听着人慢慢迷糊起来了。阿花被一阵开门声惊醒时,天已经很黑暗了。阿根喷着阵阵酒气,跌跌撞撞走进来,门也不关,钥匙也挂在门锁空里。阿花用手揉了揉双眼,站起来去拔钥匙。阿花和阿根有一段时间没有对话了,仿佛两个人都是哑巴,对方在与不在都无所谓。阿花还没关上门,阿根突然一把扭住了阿花的胳膊,阿花感觉到一阵疼痛,她用力挣扎了几下说,放开我,你想干什么?阿根的手牢牢咬住阿花的胳膊不放,阿根身子靠在墙壁上说,钱,钱钱,你为什么不给我钱?
  阿花厌恶地扭转头去说,你是个没有出息的男人,只知道向女人要钱。你要多少?我给你,明天我们就离婚!阿根哈哈笑了起来说,好的好的,你给我十万元。我向你要钱,完全是为你好。你想想,你和我离婚带着那么多钱,迟早要被那个男人骗完的,骗光了你的钱,他还会要你这个老女人吗?阿花受到了刺激,突然发力跳起来挣脱了阿根的手,然后又冲上去给了他一记耳光说,你这个醉鬼,你有什么资格羞辱我的人格。
  阿根惊了惊,接着吐出了一口淡淡的鲜血说,你以为我醉了,我人醉了心没有醉。你也不想想,你是什么人?你是一个摆早点摊的妇人,你最有名最有钱,还不是一个群众演员。群众演员是什么,就是临时工,没有编制的临时工。阿花惊慌地看着阿根,突然阿花哭起来跑进了自己的房间。阿花想了想阿根说的话,感觉到不是滋味,所以阿花非常认真地哭了起来。
  第二天,阿花的双眼有些红肿,脸色也憔悴了。阿花想如果今天拍戏,她就请假了,但阿花上午和下午都去了台里,只是没有徐诚心的人影,也没有他的电话。阿花到演员办公室坐了坐,也没有发现有别人,仿佛她身边的人一下子都蒸发了似的。阿花给自己定下一个规矩,决不给徐诚心打电话。这种日子过了三天,阿花都很好地遵守了这个自定的规矩。到了第四天,阿花不想去台里了,她要在家里等待徐诚心的消息,因为她给徐诚心的一个月期限也快到了。
  阿花终于等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结果,这一天徐诚心打电话约阿花谈谈。阿花非常舒心地告诉徐诚心,她那儿也不去,有事就在办公室谈。阿花见到徐诚心时,感到非常惊讶,这个看上去有点“酷”的男人,几天不见居然像换了个人似的。徐诚心脸色灰暗无光,他挂着不真实的笑说,阿花,我离婚了!阿花没想到徐诚心见面就给了她这个天大的惊喜,想到徐诚心这些天为离婚付出的艰苦卓越的代价,心里的感动和柔情泛滥了。阿花立即热泪盈眶,现在阿花是多么的幸福多么激动多么惊喜呀。阿花说,真的吗?我知道你是真的爱我的。徐诚心说,真的,我不骗你,昨天办的手续。你离了吗?阿花揩干了泪水说,你等着,我马上和阿根去办手续。他要十万元钱,我有我有,我有钱。
  阿花像个蹦蹦跳跳的少女飞奔而出,徐诚心关上门跟了出来。阿花刚把电瓶车推出电视台大门,徐诚心突然追上来拦住了阿花说,阿花,你等等。阿花幸福地看着徐诚心说,你想和我一起去吗?徐诚心拉着阿花走了几步,在一株香樟树下站住了说,阿花,我对不起你。我离婚了,可我不可能和你结婚。阿花扔了电瓶车抓住徐诚心说,你说什么?这种玩笑你也开吗?徐诚心一动不动,非常老实地听阿花的摆布。他说,真的,我不骗你,我要和另一个女人结婚了。
  阿花从幸福的巅峰直接跌到痛苦的深渊,她哭着说,徐诚心,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要给我说清楚。徐诚心说,你跟我走,我们找个地方去说清楚。阿花的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个现实。阿花哆嗦了几下说,徐诚心,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徐诚心非常诚恳地说,阿花,是我的错。这个事是这样的,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她父亲是我们县的一个领导。你知道现在做官都要有关系吧,做了官也要有靠山,我还年轻,我一心想干一番事业,所以我选择了这个女孩子。阿花,请你原谅我。阿花的泪水流了一脸,她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又哭又闹,或者给这个无耻的男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阿花又哆嗦了几下说,既然你存心不爱我,为什么要欺骗我。徐诚心突然抽泣起来说,阿花,我没有欺骗你,我真的想过要和你结婚的。只是我太想出人头地,我做梦都想有个一官半职,干一番事业。阿花,我不是人!阿花没有被徐诚心的眼泪打动,阿花说,我看不起要哭的男人。阿花说了这话的时候不再哆嗦,心里也平静了。徐诚心揩了揩眼泪说,我这么快离婚,是因为她逼我,她已经……已经怀孕了。阿花平静地摇了摇手说,徐诚心,不要说了,你走吧。
  徐诚心上来想拉阿花的手,阿花转身像一阵风似地飞走了。徐诚心以为阿花不愿意见他了,阿花依然照常来电视台拍戏。徐诚心几次想找阿花说话,阿花都借故走开了。年底快到的时候,突然传出一个想不到的坏消息,明年“小城故事多”栏目要撤销了。阿花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感觉是,这日子没法过了。  7/8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