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演员阿花
时间:2013-06-06 06:58:4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谢方儿  阅读:

  徐诚心已经在那个“三星级”酒店的房间等阿花了,阿花进来后有些慌张,关好门之后还在“猫眼”里看了看。徐诚心走过来从后面抱住了阿花,阿花的身子明显地抖了抖。徐诚心把阿花抱到床上说,阿花,你怎么在抖?阿花从床上坐起来说,我和阿根吵起来了,他不让我晚上出来。徐诚心说,你同他吵不值得,不理他就是了。阿花还想说什么,徐诚心已经动手了。阿花今天因为和阿根有不愉快,所以皮肉显得有些僵硬。徐诚心默默地想把阿花的皮肉弄活泼,弄了几分钟阿花的皮肉开始柔软起来。徐诚心舒畅地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还想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阿花的皮肉又绷紧了,徐诚心停顿下来说,怎么了?阿花流出两颗泪水说,我要和你结婚。徐诚心感到很意外,他没想到阿花会在这种紧要关头说这种话。徐诚心说,你要和我结婚?阿花继续绷紧皮肉说,是的,我要和你结婚,我不想和没出息的阿根过日子了。徐诚心笑着说,阿花,我已经离过三次婚了,你要我离第四次婚和你结婚吗?阿花揩掉眼泪说,我不管你离过几次婚,我只想和你结婚。徐诚心被阿花感动了,他突然加快动作说,好,我考虑考虑。阿花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身子也立即软化了。
  阿花走出酒店的时候,小城的人们已经睡了,路灯光下有风带着树叶在奔跑。几辆载客三轮车在酒店门口懒洋洋停着,阿花的身影没有惊醒那些劳累了一天的车夫。这个时候,阿花看到有人推着一辆自行车朝她走过来。阿花站着没有动,她已经看清这个深夜里推着自行车的人就是阿根。阿根走上前说,阿花,我都知道了,我知道迟早要出事的。阿根用手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双眼中放射出冷冷的光。阿花发现阿根时确实惊慌了,现在她已经说服自己平静下来。阿花说,阿根,生活改变了我,我改变不了生活。我们离婚吧!阿花等待着阿根的暴发,但阿根想了想平静地说,随便你吧。
  阿花和阿根的对话,惊醒了车夫的美梦,他们爬起来说,要坐车吗?阿根把自行车推到阿花身边说,走吧,我带你回家。阿花愣了愣,最后还是坐到了阿根的自行车上。一阵风吹过来,阿花的鼻子酸了一下。有个车夫突然叫了起来,这个女人不是那个演员阿花吗?几个三轮车夫都从车上跳下来,阿根带着阿花从他们身边一闪而过。三轮车夫感叹说,哎呀,我们本地的名星就是小家子气,拿了这么多的广告费,连三轮车也舍不得坐呀。
  徐诚心成了小城有名的“大导演”,他经常戴着宽边墨镜背黑色挎包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可以这么说,徐诚心走到哪里,哪里就成了风景。有时候徐诚心也会被漂亮的女人围住,她们强烈要求徐诚心提供做“群众演员”的机会,并坦率地告诉徐诚心,她们做梦都想成为“阿花第二”。徐诚心一天到晚乐开了花,享受着“精神”和“物质”双丰收的喜悦。如果有机会,徐诚心也约几个漂亮的女人谈一谈,这种时候他往往都承诺下次给她们一个小角色试一试。
  阿花没有等到徐诚心“考虑考虑”的结果,却得到了有关徐诚心的一些风言风语。阿花受不了这种刺激,先躲在家里哭了一场,然后找机会问徐诚心,你离婚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徐诚心先不回答阿花的问题,而是一把抱住阿花像疯狗一样在她脸蛋又啃又添,弄得阿花懊恼地推了他一把。徐诚心疯癫够了说,我还没时间考虑过,你离了吗?阿花愣了愣低下头说,还没有,不过阿根已经同意了。徐诚心突然又扑过来抱住了阿花说,如果离不了,这样也挺好的。
  阿花这次坚决地推开了徐诚心说,不,我一定要离婚的。阿花晚上找阿根谈离婚的事,阿花说了许多要离婚的理由,阿根就是一言不发,仿佛阿花不是在和他说话。最后阿花说,你不说话,说明你默认了,我们明天去办手续吧。这一次阿根说话了,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表情和语气依然是平静的。阿根说,我在报纸电视上经常看到,明星和配偶离婚都要给对方一大笔钱的,你给我多少?阿花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她没想到阿根会使这一招,他想要多少呢?阿根觉得这个女人确实有美感,连吃惊的状态都那么楚楚动人,可惜这个女人的心太容易动荡了,这种女人怎么过日子呢。阿根冲阿花笑了笑说,你想好了告诉我,我不急。
  这个事阿花确实拿不定主意,他得和徐诚心商量商量,阿花心里清楚她和阿根离婚的目的是要和徐诚心结婚。阿花去找徐诚心商量阿根离婚要钱的事,阿花还没有开口,徐诚心兴奋地说,阿花,我明天要带你们出去考察考察。阿花也确实兴奋了,这一兴奋就把那个事暂时忘了。自从阿花提出要和阿根离婚后,生活已经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自由。这完全是一种全新的感受。阿花和徐诚心的合作更加紧密,他们没完没了一心扑在工作上。
  第二天,徐诚心带阿花、摄像员小刘和驾驶员去省内的几个县级电视台考察。每到一个地方,当地电视台都出面招待他们,徐诚心则把“小城故事多”的VCD作为礼品赠送。回来前一天晚上,徐诚心先带大家出去转了转,回来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跟着阿花到了阿花的房间里。这次出来一共是三男一女,徐诚心和阿花是单人房,摄像小刘和司机两人一间。前几天晚上回酒店都晚了,徐诚心打电话想让阿花开门,但阿花都说自己已经睡了。这次徐诚心直接跟阿花进来了,阿花在进门时故意推了一下门,挡了挡后面跟着的徐诚心。徐诚心不但没有被挡在门外,而是进门就关死了门。
  阿花心里虽然有准备,但徐诚心的匆忙还是让她感到了突然。徐诚心抱过阿花就把她扔在床上,阿花像落网的鱼在床上跳了跳,徐诚心跳上床按住了阿花。阿花用脚挡住徐诚心的身体说,阿根离婚要钱,你说怎么办?徐诚心到了心急火燎的关键时刻,根本不想听到阿花这个时候说这种事,他轻易突破了阿花的美腿防线,一心做他想做的事。阿花的兴致没有被带动,她躺在床上又说,徐诚心,我问你的事是大事呢,你怎么不说话?徐诚心没有心思回答阿花的问题,继续做他想做的事。
  阿花突然哭了,她抹着眼泪说,你一点不关心我,你只想白弄我。徐诚心停下来说,阿花,你怎么了,你怎么说出这种难听的话。阿花的伤心委屈在胸头流淌,她说,你只图自己爽快,你只想白弄我。这次徐诚心动真格了,他一下子让自己的身子泄了气,然后坐起来点上一支烟说,阿花你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会白弄你。你也不想想,是谁让你从一个摆早摊的女人成长为家喻户晓的名人,又是谁让你从年收入不到万元一下子半年收入达到十万元,你想想,有这种白弄的吗?阿花的脑子再次有了空白,不过这次空白被眼前这个男人用一种方式填补了。阿花无言以对,痛哭一场后被徐诚心再次征服了。  5/8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