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外遇是谁
时间:2013-06-01 09:33:1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五小妹  阅读:

  我叫江毅,今年30岁,是一名软件设计师,我的妻子叫乔小麦,结婚五年了。她是个残疾,双腿不能动,只能坐在轮椅上,每天上班之前,我要把她一天的饭做好,放在冰箱,下班之后,我要用百米的速度赶回家,因为我要给我的妻子,处理她弄脏的衣物,我很想为她请个保姆,但是我每个月的薪水,除了供这套看起来不错的房子和我们的日常开销,实在不够再去支付一个人的工资。白天要面对枯燥的数据,晚上回到家看到一个残疾的妻子,我的内心浮躁不安。
  正当我想着,小麦低声的唤我说,老公,我该洗澡了。哦,我赶紧回过神,把她推到浴室,轻柔的把她从轮椅上抱起,坐在浴缸旁边,慢慢的褪去小麦的衣物,她高耸的乳房一下子跳了出来,跳的我意乱情迷,其实小麦很漂亮,有精致的脸蛋,小巧的五官,卷卷的头发,如果她不是个残疾,我想我要马上扑向她的身体,发泄我一直隐忍的欲望。但是,看到她僵硬的身体,自责,愧疚,涌上心头,顿时失去了斗志。我把她放进浴缸里,双手掠过她的乳房,为她擦拭,慢慢的,我的手在颤抖,小麦把头轻轻的靠向我,为什么你一直不要我,小麦的话惊醒了我,我抬起头望着他,是啊,我的妻子我从未碰过,我没有借口可以推脱,那只会让小麦觉得我更嫌弃她,小麦不再追问,明天是周三,我该去医院做康复了,是啊,我已经忘记了,每周三,她都会去左医生那里去做一整天的康复。明天能陪我吗?恩我点头答应
  看着小麦睡觉,我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吻,然后立刻冲进浴室,用冰凉凉的水狠狠的冲洗着自己,我知道再怎么洗,也洗不去我的罪恶,望着镜子中这张不过才而立之年,却憔悴苍老的脸,让我深深的懊悔,如果我不是以那样的方式去认识小麦,也许我们得命运都会不同吧。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我在城市打拼,事业蒸蒸日上,买下了现在这所高档小区的房子,我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唯一的是身边缺少了一个伴侣,每天早上七点,我都下楼去晨跑,因为每天这个时候,我都会见到一个女孩开车从小区出去,虽然只可以看见一个侧脸,但是足够清丽可人,所以,每天等待她从我身边经过,竟成为我生活中唯一的期盼,我向小区的人打听过,只有人知道她姓乔,房子是租住的,住在三栋,其余的,没有人了解,为了能接近小麦,我天天等在她的楼下,终于看见她走出来,那一日,她穿着鹅黄色的连衣裙,微卷的秀发里藏着一张十分俏丽的脸庞,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却照进了我的心里,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每天策划着各种邂逅,各种场景都在我脑海里演过,最后又都被取消,我怕一场小小的触碰燃不起多大的火。回想起遇见她的这一个月,她每天开车经过我身边,对,就是开车,我在心里暗暗盘算,如果我开车撞上她的车,这样,理赔保险,修车,要好一阵子,这样接触她的时间就会很长,慢慢的也许会滋生感情。
  开始行动那天,阳光很好,明媚了我的一生,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了。
  看着小麦开车出去,我也开车跟在后面,在开到杭州路的时候,路上车辆渐少,我决定开始撞过去,为了不伤到小麦,我只要做到追尾就好,我鼓起勇气撞过去,可是,上天没有按照我的计划上演,小麦的车子不仅没有停下,还失控的一直向前,然后就撞上了对面的一辆车。砰的一声,我就这样看着小麦的车在我面前翻了过来。我赶紧下车去看小麦,小麦被车子压住,身子在车外,我向车子里面看去,她的腿上都是血,在她昏迷前说了句,带我去第一院找左小青医生。
  小麦就这样成了残疾,我的良心不允许我扔下她,就这样,在还没开始的爱情里,她成了我的妻,五年里,我从未碰过她,即使欲望膨胀的时候,我也极力的压抑。只因为那贪心的罪恶感。
  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不好意思,江先生,我是左医生,明天请准时带小麦过来,我连声答应好好,多谢,左医生是很严肃的女性,但是每次见到小麦,冰冷的表情就融化了,确实,谁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是残疾,内心都会柔软的,所以这些年,每个周三,我都准时把小麦带过去做一整天的复建,虽然她依然站不起来,但是至少有这样一个朋友。
  刚来到医院,就接到邻居的电话,说是家里漏水,要我回去处理。我只能把小麦托付给左医生,告诉她,还是六点钟,我会来接她。小麦深深的凝望着我,我轻轻的抱了抱她,抬起头,正对上左医生冷冷的眼神。
  处理完家里的事情,看着这个我们一起的家,想起小麦这些年的辛苦,其实都是因我而起,在这场婚姻里,她又有什么错的,错的是命运弄人,而我一直沉浸在自责和不可接受的事实里。不想去面对她,甚至不曾真正把她当做一个妻子,这些年,因为害怕面对那双不能直立的双腿,我从不曾去赔她复建,想起这些,急速的穿上外套,今天我要早早的接我的妻子回家,让她真正的做我的妻子。
  带着一束她喜欢的卡斯诺尔,我轻轻的走到左医生的办公室,她们不在办公室,我想也许是到专门做复建的地方去了吧,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听见了丝丝的喘息,已是成熟的男人的我听的出那是亲热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只是,是谁,我慢慢走到里面的更衣室,门虚掩着,我悄悄的望去。房间里隔着一层纱帘,我隐约的看见的是一个女人赤裸着上半身,正在呻吟着,乳房随着急促的喘息抖动,腰肢在不断的扭动,我猜测着会不会是左小青,没想到,这样冷艳的女人也有火热的时候,我还是去找小麦把,在我刚想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听见里面传出声音,小麦,我爱你,果真是左小青的声音,等等,她在叫什么,小麦,我的妻子小麦?难道在里面与左小青亲热的人是小麦?怎么会,怎么会,我的小麦那样的清纯,怎么会和女人。。。错愕和羞辱我无法再去思考,只想问个究竟,正当我要推门进去的时候,一个男人拦住了我。把我拉出了办公室。
  你好,我叫文海,是左小青的男朋友,那好你的女朋友正在屋子里和我的老婆同性恋,我们一起进去,我的愤怒要到了极点。
  听完我的话,也许你就不会那么愤怒了。
  从医院把小麦接回家,小麦依旧像以前一样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我看着她默默的做着一切,脑海中浮想着她和左小青的亲热画面,这两年来,每个周三都是她们的约会,我像一个笨蛋一样把自己的老婆送到一个女人那里,心里无数的滋味在翻滚,你怎么了,紧锁着眉头,没事,回想起文海的话,该给你洗澡了,做好一切,我把小麦抱上床,小麦,恩怎么了,白天隐约的场景又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我低下头深深的吻住小麦,大手慢慢的摸上她的胸,小麦害怕的推着我,装什么清纯,这种事情你也是个中高手,左小青被你伺候的多舒服,心里被这些想法充斥着,动作就更加的粗鲁,褪去她的遮蔽物,翻身压住她就这样,完成了我和小麦的新婚之夜。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