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破烂的翠儿
时间:2013-05-25 10:09:2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沈墅  阅读:

  回到家,翠儿眉飞色舞的说给对象,对象说:“这个事我知道的,就是脏点,不好看些,还是赚钱的,怕你干不来的。”
  翠儿说:“这有什么的,为了多赚点钱,脏点累点都没什么,咱也不是偷鸡摸狗,光明正大的收破烂,我干。”
  就这样,翠儿买了辆旧倒骑驴,在院里靠墙角的圈了块地,当作放破烂的仓库,这收破烂的事就算开始了。
  翠儿是个肯于出力,不怕困难的女人。每天走街串巷的收破烂,也不是一件轻巧的活,也不是像别人说的那么容易的事。但是,翠儿有个信念,只要干了,就努力的干好。干好就要更多的付出。有时为了收货不得不爬上十几楼,没有电梯卡,就得一层层的步量。旧物破烂,言外之意就是人家不要扔掉的东西,那其中的味道就甭说有多难闻了,翠儿闻着也不舒服,但没办法,干这行就得能承受。遇着刮风下雨的天气,有时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只能任凭吹着浇着。每天翠儿都是怀揣几张自己烙的饼子,灌上两瓶白开水,饿了就啃几口,渴了就喝几口,这其中的艰难真是有口难说呀。对象也理解她,拖着不便的身子把饭做好。每天回到家,闻着香喷喷的饭菜时,翠儿的心里都是暖暖的,走街串巷的劲头就更足了。
  有一天,刚刚走出家不远,翠儿就感到恶心,蹲在地上呕吐起来,凭感觉知道自己怀孕了。她不大相信这是真的,她一直控制着那件事,不是为别的,是对象的身体不方便,每次对象都是满头大汗,气喘嘘嘘的,她担心他的身体。有过的几次也都错过了那个时间呀,怎么还会这样呢?她不是不喜欢再来个女儿儿子什么的,是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啊。三口之家都这样的状态,再添一张嘴,她得多收多少破烂呀。
  她回家了,是身体不适,也是心情不好,反正这天她就是不想出去了。对象莫明其妙的看着她,那一瞬间她相当的委屈,扑到对象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对象也深深的叹口气,安慰她说:“不行,就作了吧。”
  翠儿没有说话,抹着眼泪想着。想了好长时间,坚定的说:“不,留着,有了就有了,生下来,怎么说也是我们的骨肉啊。”
  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对象就说什么也不让她再出门了。翠儿也感觉自己没法再走街串巷了,也就安心的呆在家里,尽情的休息了。
  这天,老板派来一个手下的,捎来一句话:让对象或者是翠儿去公司一趟,有事说。翠儿没让对象去,自己挺着个大肚子去了公司。
  老板愣了:“怎么?这么快就有了?”
  翠儿脸红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这回老板没有盯着翠儿看,怀孕的女人可能是最不受看。
  老板说:“看你也不方便,我就长话短说吧,你对象的伤,养的也差不多了,能上班就上班吧,再不上班我也不能白白的给他开工资了。”
   “啊?”翠儿觉得听错了:“你说什么?”
   “工资开到下月,你们也不能再住在那了,那块地我卖了,不是我的了,趁你还没生赶紧找房子吧。”
  翠儿听明白了,血“腾”的就涌了上来,脸色也变白了:“老板,你不能这样的,我对象怎么摔的你不是不知道,他还没有完全好,你让他上班,现在的他能干活吗?再说,我这个样子,你让我们搬哪去?”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也没让你怀孕,搬哪我管不了,但得搬。你对象也不能这样无限期的养下去,得上班,不上班,工资就没有。”
  翠儿没想到变了脸的老板是这样没有人情味,气得直哆嗦。她愤怒的说:“你这样的不讲道理,不近人情,我告你去。”
  老板奸诈的一笑:“告吧,我等着。”说完就推门走了。
  老板前脚出门,随后就进来两个保安,站在翠儿的面前,什么也不说。
  这一夜,翠儿和对象谁也没睡着,躺在炕上,谁也不知说什么。
  第三天,就开来了几辆铲车和吊车,停在院里。走下来一位小伙子,面无表情的说:“一周的时间够宽限的了,一周后,我来推倒这房子。”说完就走了。
  翠儿和对象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晚,翠儿痛得支撑不住,就去了医院。刚刚办完住院手续,翠儿就生了,生了个儿子。护士把孩子抱到翠儿身前,翠儿无奈的笑了:“傻儿子,你来的多不是时候啊。”
  
  
  翠儿的对象有个工友,在城南的柳家窝棚租了个平房,家人和孩子住在那里。没有办法的翠儿的对象找到了这个工友。工友一听就急了:“别说了,快把弟妹接来,有你嫂子侍候月子,你就放心吧。
  翠儿就在工友家的平房里度过了月科。
  这期间,翠儿的对象找了间楼群里的看车的平房,把仅有的家什搬了过来。翠儿满月后回到了这个属于自己的“家”。
  翠儿满月后不久,就又开始收破烂,眼下只有这个事才能最快的赚到钱。不过翠儿在收破烂的同时,也在想办法告老板,她要讨这个公道,不能让老板就这样的对待为他出力的工人们。
  翠儿后来明白了,老板开始的时候那么客气的对待她和她的对象,是那个时候翠儿的对象还住在医院。他还不知道伤者的伤能到什么程度。他担心伤者讹他,再说当时那个楼号还没有完工,他担心这个事影响当时的楼号。伤者住院的时候他尽量的满足要求,稳定住伤者,时机一到,真正的嘴脸就露了出来。他不担心翠儿告他,当时的情况什么文字的材料都留下,现场的目击证人也让他给辞了。啥材料也没有,连个目击证人也找不到,拿什么告?所以,他才把翠儿和她的对象从仓库赶了出来。养伤期间的工资也不给了。那时他瞅着翠儿笑,一方面有贪色的心里,另一方面也是在笑翠儿,笑翠儿的单纯,幼稚。现在,他什么也不怕了。
  翠儿去了几家律师事务所,才知道这案子办起来相当的不容易。这年头,什么事好办?老百姓的事,没有一件是好办的。想请个律师,听听收费标准,吓了一大跳,没钱这官司也打不了啊。站在律师所门前,翠儿感到无助和无奈。但这官司一定要打,翠儿铁定了心,打输了算我没理无能,但不能不打,人还没见着那,就弃阵而逃,这不是翠儿的性格。她几乎走遍了所有的律师事务所,就想找一家收费最便易的律师所。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