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破烂的翠儿
时间:2013-05-25 10:09:2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沈墅  阅读:


  翠儿是她的小名,她的大名叫苗翠。我认识翠儿时,就听大家这么叫她,我也就顺着叫了起来,这么长时间了,一直就这样的叫着,如果改成苗翠,我还真有些不习惯呢。翠儿是位很漂亮的女人,别看她现在是孩子的妈妈,可在她身上看不出孩子妈妈该有的雍肿,松懈,看不到有了孩子才有的婆婆妈妈,絮絮叨叨。她的皮肤还是细嫩光滑,她的眼睛还是灵闪有神,她的腰身还是仟细苗条。这也许是她不是北方人的原故。翠儿是安徽人,那块风水宝地养育了她,让她出落的风姿绰绰,如果没有孩子的拖累,翠儿绝对是回头率极高的美人。
  翠儿是几年前来到沈阳的。来沈阳是为了照顾有病的对象(安徽把自己的男人也叫成对象)。对象在建筑工地干活,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几乎等于半个残废人。那时的翠儿有了第一个儿子,孩子还小,离不开妈妈,再说老家里也没有人能帮她带孩子,她也就带着孩子来到这座城市照顾她的男人。
  三口人整天吃住在医院。翠儿的对象工作单位的老板看上去是个很好的老板,见翠儿挺辛苦的,就在医院附近租了间不到四十米的五楼给翠儿住。翠儿真的是非常的感激,这不仅解决了她生活上的大问题,也让她能够有了自己的空间,可以自由放开的做些她想做的一些事情。她想洗洗身子,关上门自己就可以尽情的洗,她想美美的睡上一觉,锁上门,脱了所有的衣服放肆的睡。这在以前是想不了,也做不到的事情,所以说翠儿非常的感激老板。
  翠儿的对象在医院住了三个月。这个期间,老板来过几次,有时安排别人来看看。哪次来了都不空手,不是买点营养品,就是给孩子带点小食品,反正每次来都让翠儿很感动的。
  三个月后,翠儿的对象能够下地了,大小便也基本能自理了,翠儿就同对象商量是不是出院。对象冷冷的说:“出了医院,我们去哪呀?”
  是呀,出了医院去哪呀?这个问题原来没想到,现在想起来还真是个大问题。原来对象都是住工地,那种活动板房,也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出了院也不能再住活动板房啊?翠儿就说:“要不,我去找找老板,看看他能不能帮助咱们想点办法?”
  对象开始的时候不大同意翠儿去找老板,老板啥德性,翠儿不知道,他在老板的公司干了好几年了,他还是了解老板的,但想想也没别的办法,也就只好同意了,死马当成活马医,就看老板的良心了。
  那天正下着小雨,翠儿换了几次车才找到公司。老板正好在,见翠儿来了,微笑着迎出来,把翠儿让到沙发上,就眯着小眼,色色的看着翠儿,看的都忘了问翠儿来干什么来了。
  翠儿被老板看的有些不自在,拽了拽领子,抻了抻衣襟,理了理头发,忽然间,脸就红了,不觉的就低下了头,来时准备好想说的话,一下子都忘了,浑身还有些颤抖。
  老板毕竟是老板,见翠儿的窘态,笑的出声了,就问:“今天来,是不是找我有事?”
  翠儿这才缓过了神,肚里的话才像流出的水,没容老板插话就都说出来了。
  其实老板就等着他们来找他。住了三个月的医院,花了他许多的钱,他能不心疼吗?但是,患者不提出出院,他还真的不好开口说出院这事,这可好,家属来谈出院的事了,这不正中他的下怀吗?他看出来翠儿没有什么经验,就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山妹,就想听听她的想法:“说说你们的想法,我全力帮办。”
  翠儿对老板的印象还是挺好的,就鼓足了勇气说:“就是给我们找个住的地方,好让他养病。”
  老板说:“正好我有个仓库,闲着几间房子,里面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们住那就得了,我也不收你们的房租,就当给我看家护院了。”
  第二天,老板就派车拉着翠儿去那仓库了。那是很大的一个院落,三面是院墙,一面用铁丝网围着,有四间平房闲着。翠儿觉到不错,看了一圈,就点头同意了。三天后就连人带东西的搬过来了。
  不管怎么说,一家三口算是有了住的地方,翠儿的心也就落了地。她对对象说:“老板这个人不错的,挺照顾我们的。”
  对象的脸阴着:“知道为啥吗?”
  翠儿莫明其妙:“怎么回事?”
   “是他们的安全设施不到位,才把我摔成这样的,我的事他得负全责。过几天我要找老板,这事不能就这样的完事啊。”
  翠儿哪想到还有这么复杂,心里不安起来。她担心惹怒了老板,这房子就不让住了,不让住,三口人去哪里?再说老板对我们也不错,什么事也就不能太较真,所以她就对对象说:“我看呀,还是我去找老板吧,你这样子走路也不方便,我先去,不行了,你再去。”
  对象也没再说啥,算是同意了,只是给了翠儿一个底线:休息期间要有工资的。
  老板还是微笑着接待了翠儿,还是眯着小眼看着翠儿,仿佛要从她身上看出点什么似的。这次翠儿不像第一次那样的紧张,但还是不敢正眼看老板。低着头说:“来想和老板说说我对象以后的事。”
   “说吧。”老板很爽快。
   “老板看看怎么办?”
   “你们是啥意思?”
   “我们得生活呀?三口人,哪天不得花钱?”
  老板转了转小眼睛:“这样吧,我照样给你对象开月工资,养一段时间在说,怎么样?”老板的想法就是先把受伤者稳住,工程结束后,事也就好办了。
  翠儿没想到这么痛快的就达到了目的,心里荡起温情。都说建筑老板黑心肠,看来也不是都一样的,还说啥?回家吧。
  回到家,翠儿兴奋的把情况说给了对象。对象还是阴着脸:“那就先这么的。”
  一个人的工资,养全家三口人,还是很紧张的。生活中总是入不敷出有令翠儿不快的时候。翠儿就想,我也不能老是这样的闲着,对象现在不能上班,我是不是干点什么?或是找地方打工,或是做点小买卖。对象也不反对翠儿干点什么,可究竟干什么呢?两个人躺在炕上研究了好几天。翠儿也抽时间外出看看,看看自己能干点什么。
  一天,翠儿又出来找活找事,赶上了下雨,就躲到路边的候车廊避雨。一个收破烂的,年龄与翠儿仿佛的女人,也躲到候车廊下避雨。一看就知道也是安徽人,两人一见如故,站在候车廊下就聊了起来。翠儿这才知道,别看这收破烂的看上去挺没面子的,许多人也瞧不起,但这活还真的很赚钱。也很自在,走街串巷的,想去哪就去哪,想出来就出来,每月收入还很可观。翠儿兴奋起来,跃跃欲试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