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和那些女人们
时间:2013-05-24 08:33: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之中  阅读:

  老常没有提出离婚。他不是不想提,而是不能提。因为他确实有难言之隐。
  要不黄丽颖说,我们家老常身体不太好,他的腰有损伤,家里的活许多都只能自己来干。
  男人腰伤,可真是要了命的。还不到五十,老常就只能个把月跟黄丽颖做一次。这简直就是大干旱的见到个露珠,那儿能滋润人家啊。
  要不,老常有时候在黄丽颖前也抬不起头来。但习惯了他的虚弱的威风,黄丽颖还是给足他这个大男子面子的。
  老常也经常想起黄丽颖的好处。泼辣能干,包了家务,除了孩子的学习之外的事情基本全由他做了。对他也不能说不好,经常帮他按摩,帮他找药,始终没有对他失去信心。
  还有儿子特别聪明。虽然他们俩口子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但儿子该怎么学习还怎么学习。要说,老常整儿子也够狠,只要学习和钢琴那儿有一点差错,那肯定是拳脚相加。但儿子跟他妈一样,很服气,从来不反抗。都说父母这样会影响孩子,但老常家的儿子不但没受到影响,似乎还受到刺激似的,成绩更好。后来还考入北大,毕业后留校,做到了某学院书记。这当然是后话了。
  所以老常无论如何气恼,也不提离婚。当然黄丽颖也不可能提离婚。他们就在这样的风风雨雨里走着。事情一过和好了,一家人逛逛星期天,叫人看着还很幸福呢。哦,他们女儿已经考到某军队护士专科学校去读书了。只有过年回来看看,那时候,正是一家最和平安宁快乐的时候。
  
  处理不完的事情
  “眼镜”被给了个记过处分,罚一季度奖金。黄丽颖是警告,罚一个月奖金。记过警告都没多疼,奖金的影响对“眼镜”有具体影响。据说单位领导让他在处分决定上签字的时候,他愤愤不平:“妈的,老子这回亏了,不但身体损失,还把两条红塔山搭进去了。”那时候正是红塔山红极一时的时候。
  黄丽颖真是老油条了。那件事还没让人忘记,又收到湖北某试验基地转来的信件,说他们那儿一位工程师家庭检举,她跟人家家的有染。我收到这信的时候一点儿不相信:试验队来小城也就几个月,怎么可能联系得到。但我又不得不相信,因为人家提供的东西里,既有那个魏某某的“交待”材料,又有我们黄丽颖同志给人家写去的信,还有寄去的一件毛衫。
  没办法,又得把她找来,让她自证清白。
  她当然不认账,说只是认识,在柜台上买卖东西的时候说说就认识了,后来,在一起吃过一次饭,看人不错,就留了电话,地址。后来他说他们那儿冬天冷,就给织了件毛衫,没什么的。
  她用带着上海口音的普通话把事情越说得轻描淡写,我越看出她埋藏深深的秘密。任何人都能判断得出,随便认识,就能写信,就能寄东西。况且那个时候,一件毛衫不算是很轻的礼物呢。
  我说你给人家写信,还有人家的交待都有了,就别编故事啦。
  看我们掌握了证据,她这才说了实话。说是在招待所有过几次。人蛮好的。所以有信去。
  “怎么能认识呢?又不在一起工作,他最多就是经过你们柜台。”陪我一起询问的小闫干事有些好奇。
  “我也不知道,反正他就跟我说话,我们就认识了。”她挺平静的,但又是急切的:“这件事,别告诉我们家常老师好吧。我保证,从此再不跟他联系。”她还是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在哪儿的。
  “你这样屡犯,让我们怎么相信你的话呢?”小闫声音稍有些高,我制止了她。
  “这样,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想什么,你想什么,大家想什么,想必你也很清楚。你该怎么做,你也很明白。这次是试验队要求我们处理,你这事情,也让我们无法判断到底谁是谁非,总之,你要做到再不跟人家联系,不要破坏人家的家庭工作。至于单位怎么处置,你就等着吧。把情况写写清楚交上来,看你的态度再说。”确实,面对她这样的人,单位也没什么好办法。
  吴雪梅还来找离婚的事情。我说,你这事情我当然同情,但你得让吕冀清也同意才办的顺当,他不表态,你就麻烦。
  她听完就走了。
  吕冀清来了,说他同意离婚。我说怎么这么痛快?不怕你亏了么。
  “嗨,现在我知道什么叫‘好男不跟女斗’了。他妈的,她天天围着你说这个,像个苍蝇似的叫你不得安稳,我那儿能受得了这个磨耐啊。算了,还是清静些算了。本来女人就像衣服,非要固定一件在身上,多别扭。啥亏不亏的,现在还能算这个帐吗!”呵呵,他的软处让人家抓住了,怪不得。嘁,还好男呢,如果是好男,人家会这样非要跟你离婚?
  
  男人的自由生活
  日子像春天河里的水,很快就没了踪影。或许有些渗进河床的,但是表面上看,留下的完全是干涸了的瓦楞,行行排排,像人摆上去的样儿。随着改革的深入,单位也有了大大的变化:过去的集体经营被分成一摊一组,继而又全部被剥离,营业场所出租给外地人,职工退养,拿比原工资少二三百到四五百不等的生活待遇呆在家里。这样的情况让一些人不满,但对吕冀清来说,真是再好不过。他的又一次离婚让他再一次逃离围城,也让他真正理解了男人要过的日子是什么样的:独身,自由之身,没有什么羁绊,想怎么过怎么过,想跟谁过跟谁过,谁也说不出什么废话来。他的第二次从单位里退养,让他理解了生活工作的更多道理:不干活拿钱过日子,才是最惬意的日子。社会单位自由,家庭生活自由,神仙也不过如此!
  一开始,吕冀清是下了一些决心的。他想,从此周游四海,想往那儿住住那儿,想跟什么人过过一段,各种品味都品品。他也了解自己的毛病,在那儿、跟谁决长不了。要让一棵树吊着,那干脆就不要那棵树!盘算了半天,他又觉得自己的设想有问题:这都是花钱的事情,过去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钱喝凉水”的态度过了几十年,加上两次婚姻两次离婚,基本上好比一个本来就不赚钱的小企业连续倒闭了两次,他一点儿积蓄也没有。现在虽然把亲生孩子甩出去让她妈管,后边带来的那个一点儿不管,家里的事情由哥姐他们去弄,要想按自己的想法过得舒坦,就靠自己那点儿工资,也不足支撑啊!现在,那儿不贵什么地方不花钱?外出不得是一路的钞票在铺,找女人不得用钱来证明自己的魅力?!  5/7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