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和那些女人们
时间:2013-05-24 08:33: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之中  阅读:

  她只有团在被窝里悄悄地流泪,埋怨自己眼睛瞎了。
  事情终于被人家从家里闹出来了,吴雪梅再不能沉默不语。甚至,她在心里暗暗窃喜。她高兴这件事情的发生,终于给了她一个名正言顺脱离“眼镜”儿的机会。她不必再顾忌被别人说忘恩负义。
  “问题是,离婚这事没那么简单。”我作为机关领导,就是看着别人确实过不下来,也不能说让他们离婚。“劝和不劝散”,这是传统里的常识,也是工作中的无言原则。其实这也是从许多教训里得来的。有些家庭纠纷,今天打得不可开交,明天极可能如胶似漆。有些做工作的经验不足,跟一方一起说过对方的不是,等人家和好后见面往往会弄得无地自容。
  丽丽很安静地靠在妈妈身上,背着不大的书包,安宁地听着我们的对话。她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吗?应当懂得了的。“把书包放下吧,背着多沉。”我从抽屉里拿了几块糖递过去。孩子眼睛瞪着妈妈,一声不吭。“哦,是听你妈妈的指示吧。快,命令一声。”我转向吴雪梅。
  “接着吧,谢谢叔叔。”吴雪梅发话了,她才接着,细声细气地说“谢谢叔叔。”吴雪梅把孩子身上的书包取了下来。“这孩子,太老实了。”
  “很乖很可爱的孩子。”我称赞。
  丽丽眼睛圆溜溜地看着妈妈,又看着我,眼里流露的纯真,让人爱怜。“多好的孩子,家里却没个好环境,真是。”我在心里暗自慨叹。
  “能过就过吧,为了孩子。”两口子的事情,谁也不能判断他们的真实原由,所以只能按传统经验处理。说和总没被“出卖”的风险吧。再说,男人也不能对一个闹矛盾的女人说他男人的不是,那会有许多种猜疑的。
  “你说,我这日子怎么往下过?孩子要学习,我们天天这样闹下去,最对不起她了。”她很会讲理。
  “确实有些难处。但离婚总是要过几个月的,还需要对方的同意。另一个方法就是起诉到法院,让人家判。但到法院,也可能得几个月半年,都有个冷静期。”我把知道的办离婚的程序和盘端给她。在我看来,工作中对待谁都要开诚布公。你信任她,你把为什么这样而不能那样的原由告诉她,多数人是通情达理的。
  “那我也愿意等。反正跟‘眼镜’的日子肯定是过不下去了。”
  “就不能给人家个机会?”我有些明知故问。
  “还给个机会?他是什么人,你们谁不比我明白。要给机会能行,他前边就不会离婚。要有一点点机会,我怎么可能愿意再分手?”吴雪梅这一通诘问,到把我问得一时语塞。
  “呵呵,你真下决心啦。”我只好尴尬地笑笑,重复一下前边的问话。
  “没法变了。心伤透了,再也伤不起。你不知道,跟着他这两年,我都有心脏病了。再这样下去,我还不得被气死?”她坚决地摇头。圆圆的大眼睛里冒着决绝。
  “既然知道了他这个人就这样,也别自己气自己,更不能想不开。离婚的事情,总得个过程,不是急的事情。”还能说什么呢?安慰一下吧。总归是个受害者,蛮让人同情的。
  “我知道,我等着。”她出门的时候,留下一个勉强的笑容。
  
  第一个女人
  说句公道话,与第一个女人离婚,确实不是“眼镜”一个人的责任。要说,王八对绿豆这话,用在他们身上,还真是特别适合。吕冀清这人,别看男同胞们都不怎么待见,但他真是个有女人缘的人。他的从改革开放初期提前觉醒的品牌意识,让他看上来跟那个时代许多人还“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意识里里的人,差别好大。他像只大花公鸡,在一群普通颜色的鸡群里很特别,很招引刚刚开眼追求生活享受的女性们。
  这第一个女人就是个追求时髦的女子。出身局长家,受着许多宠爱,提前发育,激素过量。“眼镜”上班的时候,她还在读高中。关于她的学习,你随便也能猜出来肯定是第一名,当然是从后边数的。
  学习不好,说明的不是她智力不够,而是她把更多注意力放在了青春期萌动的那些事情上了。她们家住在通向学校门口的那条小马路的路边儿上,是我后来和她学生时期就有的其他事情一起知道的。
  说,她个儿挺高,长得健硕,就有味道,那个体育老师放学后留她在宿舍里讲事情,让妈妈找去了。
  说,她跟比她名次好一两位的几个同学星期天晚上溜上火车到外地城市去了,她妈妈爸爸着急,报公安局。通过铁路部门才打听到下落。
  说,她高中毕业啥也没考上,就在小城里游荡着,闲不着。
  总之,某一天她与“眼镜”碰到一起,跟他到他的单身公寓里去,便没再出来,一直过了好几天。至于“眼镜”的能耐与本领,就不是外人可以道的。这件事当时轰动,不是说别的,而是说“眼镜”真有本事,能把局长家的女儿弄到手心里。还有就是她们家坚决不同意这件婚事,最后还是没办法,因为在那个时代,如果不结婚有了娃娃,那是更让家人丢人的事情。
  “始乱终弃”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反正经常出现在如“眼镜”他们这类人身上。“见异思迁”我一直认为不算是贬意词,应当与“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异曲同工。只是让“眼镜”们一闹腾,把这个词语生硬地糟蹋了。
  这女人也出现了问题。
  那年,“眼镜”带女儿去度假,这女人所在单位报告,说某部找他们的士兵,恐怕与晓华有关。晓华就是这女人,她是跟吕冀清婚后不久招工到单位的。那时候我还不负责工作,但领导还是派我去晓华单位去督促单位领导一起去配合部队找人。那个上午,我们几个去“眼镜”住处敲门,喊门,没有声息。我说可能不在吧,单位领导说,问了邻居,她没出门,就在家呢。又喊,问见那战士没有,士兵失踪了可不是小事,如果知道快点告诉。还是没有声音。我说我们先回去,守着人家门也不是什么事情。就离开。下楼,部队还派人守着。这栋宿舍靠近基层单位办公室,我想有什么事情也好及时反应。  3/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