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和那些女人们
时间:2013-05-24 08:33: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之中  阅读:

  这个女人也在1994年的这个时代段里被我叫到了办公室。他父亲是机关的一名处长,看女儿在小县城待遇各方面保障不好,就运用关系把女儿调回来,安排到我们单位当营业员。后来,女婿也调进来,仍去学校教音乐。
  她到是挺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我说:“怎么回事,弄得纷纷扬扬,让我们处理。你说怎么处理?”
  “没办法,你也知道,我们家老常身体不好,他又经常在家里打我,实在没办法。”她似乎很委曲。听说这样黄脸女子身体需要很大,而且这个年龄也是“虎狼”之年。我心里嘀咕着。
  “那也不能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啊,还有两个孩子,还有人家的家庭。”我得说说她,让她认识她的行为造成的后果。
  “那,那是我的不对。他又要找我,我也没办法。”她好像很无辜,无奈,态度诚恳得跟她低下的头垂下的眼眉一样。
  我还能说什么呢?男人身体不好,说明无法满足她的正常生理需要,从人性的角度,我无法苛求她什么。再说,这种事情,也不好说什么。
  “总之,家里出事了,你们家老常告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们不能不处理。你先写检查吧,要认识给家庭单位造成的不良影响。处理结果,由组织来定。回去等着。最近回去了别再跟老常打闹了。”我没法说其他。送他出门。
  “这女人是个老油条了。”刚一接触她的事情,就有人跟我介绍听到的传闻。
  “当兵的时候,就跟单位的干部那个,害得干部受了处分,早早转业回家了。她为什么会在那个小县城?就是小城里不好呆,她爸爸给联系,让换个环境的。
  到了县城她也不闲着,新闻不断,你想想,1970、1980年代这样的人,多大的风声啊。那个警察也是个受过处理找关系落到县城的外地人,他们一拍即合,凑合过了几年,没想到男人还是出了事。这不,让常老师给捡着了。
  听说,她那方面要求可利害了。属于没男人就没法过的人。”
  真有这样的人?好像是有的。我参加工作不久,单位看管起一个与多名男子有关系的女人。女人的男人因贪污被关进监狱两三年,她把上到部长下到工人、从50多岁到30岁左右的10多个人弄到自己的“石榴裙”下。她被看管起来,那些男人也分别被处分。到机关后翻档案,还看到部分人的检查材料。事情有的在她家里,有的在仓库里,有的在办公室里。后来这女人被判离婚,被遣送回老家济南了。可怜了她3个孩子,男人还没出狱,只有大些的孩子拉扯小些的,熬了总有一年多父亲才回家。说进来,当年的组织确实不够人道主义。不管她怎样,也得为她的孩子健康成长着想啊。母亲对孩子有多大影响?这家两个女儿成人后也成了小城里有名的问题青年,这是后话。
  我刚刚还问女人,到底是谁找的谁。她说,我一个女人家,怎么好主动找男的?当然不是我先找的了。这跟前边眼镜说的正好相反。其实,谁先找谁也没有啥意义了,问题是他们的事情闹得本来不大的小城到处传扬,就成了单位的事,领导的事,我们管理部门的事情。讨厌极了!
  哦,你说又没交待她是谁。对了,她叫黄丽颖。那年头算是个挺高端的名字。她自个儿到不是很在乎名字上面携带的信息,污损她而不心疼。
  
  女人和孩子
  吴雪梅手里牵着丽丽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我正忙着接电话,便示意她们坐一下,自己倒水喝。她安静地坐着,摆摆手表示不用管她。我放下电话起来给她倒了杯水,她连忙站起来说谢谢。
  我知道她的来意,便直截了当是问:“是说和吕冀清的事?不再考虑一下了吗?”我看到过她所在单位递上来关于她要求离婚的申请。事情就不用说了,小城里谁都知道了。
  “你说,我还怎么考虑?一次可以原谅,两次也可以忍受,屡教不改,还怎么过?我总不能对此无动于衷吧,那我成什么了!”她的声音仍然不高不矮,好像是述说一个与她不相干人的事情。我看得出,她是把愤怒都压抑在胸腔里的,外面表现出的还是冷静,是一个有文化人的涵养。小丽丽依偎在她的身边,并没有坐。
  她就是“眼镜”的第二个老婆。不,是第二次婚姻里的老婆,原来省城一家医院的护士长,曾经的男人是某个单位的小领导。本来小日子过得很幸福。一对年轻人,有房有车,男人有一点权力,平时多少有一点外快,女人事业也很稳定成功,医院现在是了个热闹而讲利益的地方;就一个小女孩,聪明伶俐,是全家的快乐天使。然而过于幸福的生活偏偏那么短暂,某天晚上一个电话,顿时让吴雪梅掉进了深渊:男人参加宴请后开车翻进了路边壕沟里……
  吴雪梅以泪洗面过了有两年多。没有男人的日子有多难,只有吴雪梅最清楚。孩子的哭声也多起来,厨房里卫生间里水龙头管道的毛病也多起来,还别说往六楼上搬煤气罐了。重重困难让吴雪梅从死亡爱情的旋涡里拔出腿来,知道往前走的生活才是最真切的。这时候,她能听进去同事朋友给他介绍新男人的事情了。
  她想找一个能让孩子前途好的男人,去一个能改变现有环境的地方。吕冀清刚出现的时候,她还是被这个男人的表象影响了:有点儿风度,有些品味,说起话来还算得当,知道的事情还不少。关键是,他说的他们那个有名的小城吸引了她。他说,他们那儿孩子升学率能到99%,还有军校机会,有回到单位穿军装的机会;再则,这是个离省城1000多公里的地方,可以远远地离开这片伤心地。
  吕冀清恰到好处的殷勤也让吴雪梅多了几分幻想:或许,他会是个好男人,会让我这一辈子再次美好,延续过去的幸福。
  吕冀清的眼镜也让吴雪梅误以为那就是文化的象征,一个有文化的人起码不会太低俗吧。没想到她在这一点上完完全全地犯了错误。这个人的眼镜后边隐藏得太多的肮脏,卑劣,以及粗俗。用不学无术说他可能并不恰当,但用没有一点正派人的东西说他,没有一点点文化说他,还是确切无误的。
  吕冀清讨好女人的本事当然属于一流。要不,他不可能有第一次婚姻里局长二女儿的非他不嫁,成为当时小城传颂一时的佳话。
  当然,吕冀清见异思迁的本性也非常快地暴露出来。婚后不久,吕冀清返回单位,给她办理了调动手续。生活在一起,她才知道吕冀清这人真不是个能一起生活的人。自私,不顾别人,自以为是。后来,她又感觉出他的经常夜不归宿的异常。过问的多了,“眼镜”就动怒:“管那么多干嘛,把你们娘俩弄回来已经不错了,那儿放不下你们!”调动过来与夜不归宿,那儿跟那儿啊!“眼镜”的理就是这样讲的,他才不管是不是一码事。再要多说,必然是动静更大。吴雪梅不愿意自己家的这点儿破事弄得人人知道,更不愿让孩子受到影响。  2/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