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和那些女人们
时间:2013-05-24 08:33: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之中  阅读:

  
  事实上,我在写下第一个字符的时候,还没想好这篇文章的题目。本来是想写成“男女关系这点事”的,又怕引起人的误解。本来男女关系是最基本的社会关系和人际关系,但由于人们的惯性思维,总会先入为主地把这样一种平常的关系想到那个地方去。罢,先这样吧,就从这个男人开始,看最后能成什么东西。
  
  这个男人
  现在,坐在我对面的这个男人娴熟地叼着烟卷,目中无人地往天花板上吐着烟圈,一会儿把烟灰弹在面前用纸折着的“灰缸”上。他的这一点习惯我还是比较欣赏的。他不像有些吸烟的家伙们,旁若无人地给别人面门上吐着二手烟还不算,亦把地板当灰缸,乱弹一气,最后用食指一弹,“啪”一下把烟蒂弹到墙上,落下个黑迹再反弹回来,看看还有火星上去用脚一拧,弄得整个办公室狼籍一片。
  从他的着装上,你也可以看出他的习性来。全身是挺阔的休闲装,上边偏蓝色,有手工的缝迹,看不出牌子,但能感觉出不是一般的地摊货,像我身上的这样。裤子有点儿厚重,也不会便宜,不像我穿件100来块的就觉得是贵的了。
  他约有175厘米吧,不高,有点儿微胖,头发有些天生的自来卷,大波浪的。可以想见这人年轻时候的风流。事实上,他确实是直到现在都有名的风流浪子,也因为这浪,这飘,这流里流气的样子,才在他身上有那么多故事,有那么多人与他经常发生关系,才能现在坐在我面前。
  他的标志性部件,是那只硕大的鼻头。看某个科研文章,说人的器官在数万年来退化,鼻子普遍小巧,说明肺活量下降,体力精力下降。而他能保持较大的鼻头,就能想见他有很好的气力,有不一般的精神。当然,架在他鼻头上的那付厚重的眼镜片,也着实让我们看着跟旁人不一般。而他的外号,也从这一外在的物件上打出广告来:眼镜。
  “眼镜”儿架起二郎腿,推了一下眼镜框,厚实的嘴唇吐出几个不雅的声音“他妈的,你们闲的没事,管这些干嘛?”
  “你以为我们闲得蛋疼,爱管你的这些破事?要不是人家男人找过来,人家学校通过组织找上去,我们能叫你来?你搞谁不行,非搞人家老师家的?”就两个人,我也不客气了。
  我不客气是有资格有理由的。虽然他年龄长我几岁,工作比我早几年,但我现在当这个破主任,就得管下边职工中出现的这些破事;再说,他的第二次的婚姻,也是找我办的。那次为了给他第二次婚姻里的老婆孩子办迁移户口手续调动事情,全由我经手。为此,他还找到家里,非要给孩子送一套衣服。
  还有,刚到单位的时候,大家都是单身汉,在一个食堂吃饭,过了好几年。
  “那也不能怨我,她要找我,我有什么办法。”他“啪”地打响打火机,又点了一支中华牌烟。“来一支?这是好烟。”
  我摆手:“我可没你的福气。你可真能享受啊!”是描述,也有些揶揄。一个破工人,每月才一千来块钱,他可真能花啊!
  “妈的,不花干什么。不花给谁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我早就想通了,现在趁早,该花花,该吃吃,该穿穿,该抽抽,该喝喝,省钱的他妈的都是傻逼,给他们谁省?我现在是一点不亏。你看我穿的,不是名牌咱不穿,不是好的咱不抽不喝。尽着咱的收入,也差不多够了。”他说得唾沫乱飞,洋洋得意。
  “你是享受了,你的孩子,老婆呢,你不管管他们?”我不知道他父母怎么样,他管不管。听他的说法,肯定不会管的。
  “他们?他们自己管自己吧,又不是我的,我操那门子心干嘛。”他又冒出一个烟圈来,忽忽悠悠的,往天花板上飘去,渐渐散开不见了影子。
  “怪不得。”我总算知道他为什么离婚的原因,我在心里也下了一个结论,他这样的人,不适应结婚。这第二次的婚姻结束,也是迟早的事。
  “你说,怎么办,还是断了吧,自己家里有,还找人家的,弄得人家家不成家,何必呢!”虽然心里膈应,但职责所在,还得好好规劝。
  “无所谓啦,她不找我我也不会找她的。”他两手一摊,做出跟电视里那些洋人一样的姿式来。
  “你到说的轻松,你有那么香吗?还人家找你。谁不知道你那个德性?你没找人家吗,你没献殷勤吗?她咋没去找别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吧!
  “信不信由你,反正不是我找的。”他对厚厚的眼睛片里透出狡诘的神态来。他可能早就知道那女人的特点,不会把任何责任往他身上推。我还能说什么呢?
  “行,你有这个保证,就好。再别找啦,不然,咱谁都不好交待。人家男人要告你破坏婚姻,也不好。回去写个保证给你们领导让送上来,我们好交差。”我只有耐心,谁让咱好孬头上顶着个帽子呢。
  “再没事了吧,我回去了,小组还有工作任务没完成,都耽误了。”他好像很忙的样子。
  “你再别出事,就什么也不耽误了。”我站起身来,送他往外走。跟他谈话的情况,得及时跟书记报告。那告状信,是上边转到他那里的。
  哦,忘了说,眼镜姓吕,名冀清,原籍河北,出生甘肃,属相猴。跟我坐对面说话是1994年,他刚38岁。那个时候的工资1000多,不算低,所以他有资格自我挥霍一把。他跟前妻离婚一年多,又去兰州找了个车祸死了男人的护士,带着个女儿,属兔的,正好上小学。他跟前妻也有个女儿,比这个小女儿大三岁,判给他,但跟妈妈过着。
  
  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肯定不是眼镜的老婆。这人精黄干瘦,一眼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但是听传闻和现实,知道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比眼镜大几岁,至少大三岁吧。头发有些天然的黄,脸有点儿长,还有些细细的雀斑,个儿挺高,身材匀称,总体是个健康壮实的人。
  她是上海人,父母是随着支援大西北到小城来的。她的经历复杂,当过几年兵,复员后被安排到一家县医院工作。她的第一次婚姻是个小警察,那警察因为经济问题进去了,她及时抽身,跟了现在的这个老师。这个老师也不是第一次婚姻,是县中学的一位音乐老师。曾经坎坷过,过去的女人离他而去。现在,他和这个女人又有个儿子。当然,家里还有个大点儿的女儿,是女人和警察生的。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