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种
时间:2013-05-17 07:44:5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瓜棚老农  阅读:

  【五】
  淮海战场上,二梁被解放军俘虏了,因惦记着家里的老娘,没愿意被收编,就跟着邻村的狗三一道回了家。才出去年把的功夫,家已不再是家了。老娘没有了,地也荒芜了,院子里长满了野草,屋顶透着亮,篱笆墙倒了一片。就连前院的邻居也不知啥时搬走了。二梁看到眼前的乱象心里很不是味,早知道家里这个样,还不如跟着解放军走了呢。没办法,日子还得过。在大梁和乡亲们的帮助下,他一点一点地拾掇,慢慢地不像家的家又像模像样了。
  六十年代初,国家困难期间,逃荒要饭的多老鼻子了。饿死人的事时有发生。河南、安徽外出乞讨的最多。二梁的村子了也有了前来要饭的花子。也就是这当口,二梁这个已经三十大几的汉子,没费一点事就捞上了个俊俏媳妇。那年的冬天出奇的冷。刚入腊月,一场大雪就把乡村的原野铺盖的严严实实的。夜傍黑的时候又刮起了西北风,带着哨子的风把整个村子吹得冷冷清清,家家户户都关门合户了,这时二梁院门外不远处的雪地上倒着一个瘦弱的女子,身上披着厚厚的一层雪。二梁正好从哥家回来,见自家门前卧着一个人,心话,你这人也真是的,就是饿死也不能死在俺家门口,临死还想讹人不成。又觉得这事不能不管,躺在自家门口总不是回事。
  他走到跟前,弯下腰来把人翻了个身。映着雪光,见是个姑娘。再用手搭在她的嘴上觉得还有一丝热火气,就动了怜悯之心。他慌忙把她抱起,进了自家的院子,来到屋前用脚踢开了门,先把姑娘放到自己床上,又将她身上破烂的湿棉衣脱掉,接着把自己的两床旧被子盖在她的身上。这边又赶紧去锅屋烧水,等水烧好了,就回来戗起她的上身,喂了她几口热乎水。
  姑娘慢慢地有了知觉,感到自己是躺在人家的床上,就想起身,无奈身上就像灌了铅似的,努了几下也没起来。二梁知道姑娘心里想的什么,就安慰她说:“别和撕了,快躺下,暖和一会就好了。”姑娘见眼前的中年男子不像坏人,自己又没气力起来,便昏昏沉沉地睡下了。二梁连忙去锅屋熬了一些棒子面糊糊,他知道饿极的人最好先给他喝点稀的,不仅好消化,还不容易噎着。
  姑娘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一晚糊糊下肚,气力恢复了不少。再加上在被窝里暖和半天了,脸上就有了些血色。她见眼前的男人为她忙前忙后的,心里感激的要命,就想起来给人家磕个头。二梁止住了她。说了声:“歇着吧,明天就好了。”然后拿着姑娘的破棉衣去了锅屋。重新生火,等湿衣服烤干后,进屋找了条娘生前用过的破褥子,又拐回锅屋崴在炉火边歇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二梁煮了几块白芋,又把昨晚剩的棒子面糊糊热了热,一起端进屋。看姑娘还在睡着,就出去扫院子了。这边将拿起扫帚,呼啦想起姑娘的棉衣还在锅屋,又连忙拿了棉衣送进屋。这时姑娘也就醒了。二梁连忙对她说:“赶紧起来擦把脸吧,饭一会就凉了。”姑娘红着脸朝他笑了笑,二梁知道自己在屋里姑娘家的穿衣不方便,就转身往外走,到门口还没忘交代她:“吃慢点,当心噎着。”姑娘忙着回答:“俺谢谢了,大哥”。
  从那以后,姑娘一直住在二梁家,也不提走的事。二梁后来才知她根本就没地方去。姑娘叫枣花,今年十九了,家里的人病死的病死饿死的饿死,只剩下她孤身一人。没法子只好就跟着同村的一个小姐妹出来逃荒。后来两人走失了,她一路要饭稀里糊涂地来到了焦村。幸好碰到了他,才捡回了这条命。姑娘不提走,二梁也不能撵她。自己只好在娘原先住的西屋支了个床。私下寻思着先那么着吧,以后碰到机会给她说个主嫁出去,也算自己做了件善事。
  姑娘见二梁三十好几了还孤身一人,人也不错还救了自己的命,就有心以身相许。无奈怎么搔他他就是不上道。岂不知二梁心里比谁都明白着呐。自己那个玩艺不管了,干么再去害人家姑娘。可这事又没法对她说明白,就一直装聋作哑的对她打着马虎禅。村里的人见了二梁,就怂恿他娶了枣花。每逢这时,他也只是苛乞个脸笑笑,心话恁哪知俺的苦楚。要是俺能行,还要恁跟着瞎操心。
  年三十那天,两人也没吃上肉。大荒之年,能糊弄上口就不错了。晚饭后,枣花又说起了让二梁娶了他的事。二梁就哄她说:“妹子,你跟哥不合适,哥年龄比你大老些,再说你看哥过的个啥,过年了哥都没让你吃上肉。你再等等,俺托人给你找个家里有底子的主,一准让你以后吃喝不愁。”枣花赌气说:“俺不稀罕,俺就看中哥了。再苦再穷俺认了。”二梁说:“你的心俺懂的,可哥有难处。”枣花紧跟着问道:“哥有啥难处?是不是嫌俺长得丑,再不,嫌俺白吃饭。你只管放心,家里的地里的活俺都能干,不会成你的累赘。”二梁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无局了,就装着呵欠连天地说:“天不早了,哥睏了。”说完就起身去西屋歇觉去了。枣花就眼泪汪汪地愣在那里。
  乡村的冬夜静极了。连个狗叫声都没有。那年月,人都没吃的谁还养狗。二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枣花的确是个好姑娘,这些天他留心过她,家里的活没说的,地里的活约摸着也不会孬了。乡下穷人的闺女吃惯了苦,一个个不要问了,都是干活持家的好手。最让自己心动的还是,枣花清秀脸上的那双大眼,常常露出一种很可怜的眼神,一看到它,就想到自家喂的羊被人宰杀时,眼里流露出的那种哀伤和无助。枣花的身世太可怜了,自己老这样推三道四地拒她也不是那么回事。可那又怎么办?自己这个熊样,娶了她就瞎了一个好女人。给他找个主,又不是一天两的事,眼下她一次一次的提起这事,自己真的不忍心在糊弄她了。不行就打明个起,撺弄亲戚朋友给
  她四乡八甸地说合去。
  二梁想事想的头疼,一阵睏意上来,就呼天倒地地睡了起来。睡梦中他觉得大奎家的嫂子来了,两人好久不见了,今个单独在一起,就亲也亲不够,女人拥他上了床,就要做那事。这时他呼啦想起自己的缺陷,就在“我不行,我废了!”的喊叫声中醒了过来。
  一个软软的身躯紧紧地贴着他的后身。他猛地转过身来,见是枣花光油着身子偎在自己身旁。他刚想推开她却又停下了。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子,照在枣花清秀的的脸上,二梁又看到了那双让人怜惜让人心疼的眼神。他恨死自己了,年轻时的放荡让自己失去了男人最金贵的东西,弄的眼前有个喜欢的女人,却没法子使用。枣花见二梁没有硬拒自己,身子就贴得更近了。二梁这时不得不把事情对她说清楚了,他用手扳着枣花的肩头,往外推了推,两人都平躺在床上。然后拽过她的胳膊,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下身处。枣花就摸到了一条软了吧唧像蔫黄瓜似的东西。枣花一惊想缩回手来,二梁掯住她的手说:“这就是俺不能娶你的原因。”没有经过男人的枣花被眼前的事弄懵了。二梁松开了枣花的手,接着劝她说:“妹子听哥的,你是个好姑娘,我不能害你。你想想男人的宝贝不管用了,你跟着他干么?我要是真娶了你,那是造孽。成天跟着俺守活寡,哥怎么能忍心。”  6/9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