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种
时间:2013-05-17 07:44:5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瓜棚老农  阅读:

  见老婆孩子已睡下了,郭石匠喝了碗媳妇在锅里留的面条子,拉了袋烟,也上了床。趁着酒力就想弄那事。媳妇睡得好好的被硬生生的撕拨醒,就有些不高兴。再闻见一股酒气,就埋怨的说:“出去一天了,大人孩子也不管,这么晚才回来,跟谁一起灌的猫尿。”郭石匠见媳妇一肚子的不高兴,就讨好地说:“媳妇别生气,俺今个高兴,多喝了点”。“有啥高兴的,拾狗头金了”?“没拾狗头金也差不离,老天帮忙让俺了个大心事”。“啥大心事叫你了了?”女人追问道。“你能不能让我先办完事再说”。“不行,今个不先说清楚就别想。”女人自打有了孩子后,在家说话做事比过去硬棒多了。
  郭石匠见女人较了劲,只好强压着那股难熬的“邪火”,对女人说起了镇上和邱老大、七斤一起喝酒的事,末了还对女人说了许多二梁要是被抓了壮丁的好处。女人是耐着性子听他瞎咧咧的。什么他一走,保不齐就回不来了,这样借种的事就被封住了口,对咱孩子大人都有好处。还有自家也不要急着回城了,眼下城里乱成一锅粥,自己这个手艺不好混。另外还说二梁忒不架势,本指望让他跟你再多有几个,没想到狗小子还这么娇贵,只嘿唬他一下就不管筋了。不然说啥也不能让邱老大他们去抓他。
  最气人的是说二梁眼下落得不如他,他虽不能生娃,可*****用起来还是个把的。女人听他越说越不像话,就索性转过身去不理他,他就去摆弄女人,女人气不打一处来,猛地坐起来嗷啦就是一嗓子:“你烦人不烦人。”郭石匠还以为媳妇心里丢不下二梁,在给他怄气。就说:“他娘,俺这样干也是为恁娘俩好。你想想,现在都有人在说三道四的了,打明孩子长大了怎么给他交代。”女人怒气冲天地说,“郭大奎,你还算个男人吗?你光想着你一家子了,你想过他们家了吗?二梁那么年轻,连媳妇都没娶,还有个病病歪歪的老娘,他要是被抓走,这个家不就完了吗!”郭石匠说:“可我也是没法子的事”。“奧,没法子就得害人,没法子就去干缺德事,你就不怕老天爷怪罪你。”郭石匠没想到女人对这件事那么在意。
  原以为二梁那个“东西”不管乎了,媳妇对他的念想也就跟着绝了,没想到她还起心里向着他。心里就又泛起了酸意。女人得理不饶人,接着又数落起男人:做人不带这样的,过河拆桥,拔屌无情。你现在有儿子了是不,用不着人家了,就把先前的事忘完了。老话说,人在做天在看。你多积点德,对你儿子往后有好处。郭石匠被媳妇训了一通,心里烦烦的,本来还急的给耗子似地,这会家伙茬子却缩成“蚕蛹”了。他起身爬向床那头,倒头呼酣地睡了起来。
  鸡叫头遍的时候,郭石匠被渴醒了,就趿拉着鞋到锅屋缸里舀了瓢凉水,咕咚咕咚灌了一气。回到床上见媳妇还在翻身打滚的,就知道她心里装着事一夜没睡好。再寻思寻思自己做事也确实有点过了头,就对女人说:“还生气呐,他娘。”女人不理,郭石匠又讨好地说:“别气了,俺天明就给二梁报个信,让他找个地方先躲躲不就拉倒了吗。你看你多大的事也值当地生气。”女人没好气的说:“放屁,这不是大事什么是大事,闹不好会死人的。”郭石匠自知理亏,连哄带劝地说:“好了,好了。俺天明带他去后山的破石庵躲两天不就行了,俺在那干活,早上还能带些吃的喝的给他。”女人听了这话,才转过身来,又嘟囔了郭石匠几句。
  媳妇那边才消了气,自己这边又来了劲,死缠着女人,非得要干那事。女人就说:“不能给你个好脸,给你个好脸就上色。”郭石匠像没听见似地把女人压在了身下……。
  完了事,一阵困意袭来,郭石匠又呼哈地咧了一觉。女人也因一夜没睡好,事完后不知不觉地眯棱着了。没想到临天明的时候,夫妻二人被屋后二梁娘的哭叫声惊醒了,女人对男人说:‘‘他爹快起,二梁家出事了。
  两人忙不迭地穿上衣服就往外跑。来到屋后,就见二梁娘坐在当院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恁个杀千刀的,断子绝孙的,恁怎么忍心把俺孩子抓走,老天爷啊,你睁睁眼,你还让俺娘们活不?”
  郭石匠听说二梁子被抓走了,这下毛了爪。心话,这下我可跳到黄河洗不清了。本来说好的今个晚上才来,怎么弄得天还没明就跑来抓人。邱老大个王八犊子明摆着是不相信人,怕俺走露了风声,就带着人及早过来了,不行俺的找他算账去。这边拔腿就想走,女人问他干啥去,他说:“俺找他们去”。“你觉得有用吗”?“不行,俺跟龟孙子们拼了”!“人家那么多人还有枪,你指什么给人拼”?“那你说俺怎么办”?“这会猫爪了,早干啥了”。两人还在叨叨着,那边二梁娘一口气没提上来,晕了过去。
  夫妻俩赶紧地忙着救人。女人一边掐着二梁娘的人中,一边指使着郭石匠去舀水。等她醒过来后,两人劝了好一阵子也没劝好她。女人就对二梁娘说:“婶子,不能再哭了,哭坏了身子就没法弄了。二梁今个虽说被抓,指不定哪天就跑回来了。你把心放肚里吧,以后的日子由俺来照看你。有俺娘们的一口就有你老人家的一口。你只管好好地活着,总用一天二梁会回来的。”自个说完又使眼色给男人。男人赌咒发誓地附和着。女人又把二梁安顿回屋,呼啦想起儿子还在家里睡着,这才和那人回前院去了。
  打那后女人私下没少数落郭石匠,郭石匠也后悔的没法说。夫妻俩没好的法子赎罪,就把心用在了照看二梁娘的事上。可无奈儿子被抓,生死难料,老人本来就病病歪歪的,哪能经起这么一扑出子,没过仨月就撒手人寰了。老殡也是郭石匠出钱帮着二梁的哥嫂办的。
  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长了村里慢慢出现了闲话。有人说二梁被抓是郭石匠告的密,他吃媳妇和二梁的醋。还有人说,他和二梁两家住的忒近了,是怕孩子长大了不好交代,才变着法子除掉二梁的。也有人不相信,就说多事的人瞎歪排,没缘由地诬赖人家。郭石匠笃定不会做这么缺德的事。多事的人有的是理由,就摆出了好些证据,什么郭石匠两口子心里要是没鬼,他们干么把二梁娘照看的那么好?还有出老殡时两口子又出钱又出力的比孝子和孝子娘子还上心。另外要是没人告密,乡公所那帮人怎么会五更头里过来堵人。反正是两口子老是觉得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还经常能听到一些带刺的泡子话。郭石匠就和女人都觉得乡下不能再呆了。无奈之下一家三口卷着铺盖就回了城。  5/9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