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种
时间:2013-05-17 07:44:5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瓜棚老农  阅读:

  二梁虽说答应了郭石匠的要求,可是谁也没想到。自郭石匠捉奸后,二梁的那个“物件”不灵了,过去是一拉就响,从不带哑火的。现在却是软了吧唧缩头耷脑的。无论怎么摆乎,也不顶用。女人原以为二梁是那天被大奎猛不丁地跺门给吓失机了,要不多长时间就会好的。可半个多月了还是那样,女人就有些失望。幸亏没过多长时间,女人有了反应。吐得很厉害,还老想吃酸的。郭石匠见媳妇怀上了,而且老想吃酸的,心里高兴老鼻子了。常听老人说酸儿辣闺女,媳妇这么能吃酸,肚里笃定是个大头儿没跑了。他趁着上山干活顺路,到老郭家的祖坟上又是烧香又是磕头。还让爹娘放心,老郭家有后了。郭石匠回家给媳妇说起上山祭祖的事,媳妇嘴里说:“看你自在的那个熊样,还不知是男是女呢。”心里却想,这货还谝的一个老羊劲,岂不知奶妈子抱孩子,谁的,谁的。’’郭石匠却说:“放心吧,你跟童男子有的,保准是个儿”。
  七八个月后女人果真生了个大胖小子。郭石匠自然是高兴万分,孩子满月时,他把村里的亲朋好友都请了来,大办了一场。不知道的人都说:‘‘不容易,媳妇那么多年不开怀,一开怀就屙个儿,该着老郭家不绝户。’’有点觉察的人就顺着杆子往上捋:“是不容易,不过嫂子这一开怀,恐怕就止不住了,像下小猪崽似的,一个接一个。”说完还相互挤挤眼。二梁那天借故躲走了,女人就觉得他很懂事,要不多事的人孬好有个岔话,自己的脸也没法搁。
  【四】
  一次,郭石匠去镇上铁匠铺买钻子,眼看到晌午了,就想去小酒馆弄二两。还没到门口,就见打对面过来两个扛枪的家伙。离多远就向他打招呼:‘‘郭哥,今个你怎么得闲。’’郭石匠一看是镇上的邱老大和邻村的七斤,心里就有些后悔。早知将才直接回家不就散了么,偏得来这里喝什么酒的,这下好了,䞍等着挨宰吧。这些家伙都是些吃白食的货,跟谁都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可眼前顶头撞上了,又不能充孬。郭石匠硬着头皮,招呼着他俩一起走进了小酒馆。
  二斤老酒,四个小菜外带花生米。三个人就称兄道弟地喝了起来。喝到二八盅的时候,话就稠了。邱老大对郭石匠说:“郭哥,听说你老新近得个大头儿,长的才喜欢人。”七斤跟着杆子往上爬:‘‘真的吗?郭哥。我怎么听人家说,长相跟恁屋后的二梁差不多。’’郭石匠一听七斤这么说,脸刷地一下变了色。邱老大看郭石匠脸有些挂不住,就一边给七斤使眼色,一边忙着解围说:“你小子胡吣啥的,怎么能像二梁子,光兴二梁高鼻大眼的,就不兴咱郭哥的儿也高鼻大眼的。尽说他娘的酒话。”郭石匠是凹鼻梁,眯缝眼。邱老大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的话正戳到郭石匠的腰眼上。他真想一掀桌子走人,又一想都是酒话,当什么真。不过,孩子的长相越来越像二梁这倒是真的。看起来自家不能再在乡下住了,可是眼下回城还不是时候,不管怎么说乡下还有几亩地,虽说这会租给人家了,实在不行的时候,收回来自种,养活老婆孩子还是个把的。不走,以后的闲话可就挡不住了。再说和二梁屋前屋后的住着,总不是个长法。
  正在郭石匠苦苦思量着的时候,邱老大陡地想起了件事。他对郭石匠说:“郭哥,二梁这阵子在家吗?”郭石匠反问道:“你问他干啥?”邱老大煞有其事地贴近郭石匠的耳边悄声说道:“不瞒郭哥,二梁上名单了,天把两天俺就得去恁村堵他去。”
  解放战争打响后,国民党蒋介石的军队在各个战场上节节败退,军队士气低落,战斗力下降,而且兵力不足,减员情况十分严重。乡公所就派人到四村八店去抓壮丁。一时间家里有两个弟兄以上的年轻人都逃的逃,躲的躲。二梁上面有个哥哥,三十多了已成家立业。于是二梁的名字就上了村公所。
  郭石匠听邱老大这么说,心里不由一动。看起来今天的饭钱没有白花。自己正对回城还是留下来拿不定主意的当口,邱老大透露的消息太及时了。其实他倒不是担心二梁和媳妇藕断丝连,他早听女说,二梁已经废了。自己还真为二梁惋惜,这么年轻连媳妇还没说上就塌场了,心里觉得还真有些对不住他。
  本来还想一不做二不休,让媳妇跟他再多怀上个崽儿。这样一个羊也是放,两个羊也是放。孩子多了不孤单,也好养活。早知道这样,自己说啥也不不该去惊吓这家伙,让他落下了这么个病根子。可现在已经有人在说三道四了,孩子的亲爹就是二梁,两家现在又住的那么近,最终怎么个了法,这又是自己的一块心病。
  眼下好了,千年难逢的机会就在跟前。要是二梁能被抓壮丁抓走,一来自家就能先不要急着回城了,二来听说被抓去的人不死在战场上也都流落在外,没几个回来的。这样,不需自己费一点事,就除去了一个心患。这真是天大的好事。
  这边邱老大见郭石匠低着头想心事,一直没回他的话,就起身来到他的长凳上坐下,把着他的肩膀头说:“郭哥,你给兄弟个口风,二梁这几天都躲哪去了,你放心,没人知道是你透的信。”郭石匠说:“这话当真?”邱老大就赌咒发誓地说:“郭哥放心,今天说的事要是有半点风声露出去,让天打五雷轰死俺,再让俺媳妇被千人睡万人操,有了孩子还没腚眼。”说完又朝七斤使眼色,七斤连忙跟着附和着说:“对对对,俺也是。”
  话说到这份上,郭石匠就借坡下驴,顺口把二梁天刚曨明赶着羊上凤凰山,天黢黑时才回来的事说给了两人听。这二人自然欢喜得了不得。合计了一番,邱老大就对郭石匠说道:“郭哥,俺弟俩明个夜傍黑就去恁村堵二梁个孬小舅子,你回去后可别走露了风声,让俺俩白跑一趟。”郭石匠说:“放心吧,那小子俺早看他不顺眼了,恁把他抓走正好省了我的事。”邱老大说:“那好,等事成了,我打酒请你。”郭石匠心话,去恁姥娘个腿吧,喝你的酒比喝你的血都难。这时七斤要打通关,几个人接着就吆三喝五地划起拳来。
  等郭石匠从镇上回来,天都黑透了,这时他酒也醒的差不多了。快到村口时,离多远就瞧见二梁子赶着几只羊在前面走。郭石匠不愿意让二梁子知道自己今个去镇里了。他怕二梁明个真被抓了去,拐回来会疑为他告的密。郭石匠这就放慢了脚步,等二梁走远了,他来到村口大槐树下,慢吞吞地吸了两袋烟这才背着兜连回了家。  4/9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