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种
时间:2013-05-17 07:44:5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瓜棚老农  阅读:

  
  【一】
  六月的天就像小孩子的脸喜怒无常。刚才还响晴的,马喒就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紧接着一阵瓢泼大雨就哗哗地下了起来。漫山野湖里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找不到,郭石匠被大雨淋的像个落汤鸡似地。按理说这个时候日头还八丈高,他还能在石塘窝再干它几歇子,可是刚才老天爷那阵势也太嘿唬人了。
  郭石匠背着工具口袋跋着薄泥走在乡间小路上。他边走边留心着路两边的田地里,希望能找到个避雨的地方。可是刚收完麦子的田里除了麦茬子和新插的白芋秧子外什么也没有。郭石匠提着鞋光着脚巴子滑滑嚓嚓地来到村头的祠堂前。他犹豫了一会还是走了进去。按说眼看就到家了,衣服也已淋湿了,还有啥雨要避的。可这会他还不想回家。他知道这会儿回家弄不好就冲了媳妇和二梁的好事,郭石匠可不那么憨。他才不愿做那种自家的母羊白被人家的骚户头爬了胯,最后连个羊羔都没见着的傻事呢。
  郭石匠叫郭大奎。三十五六了。一米八的个,五大三粗的,看外形壮实的像头牛。年轻时跟人在城里学做生意,三年没出师,就自觉得不是那块料。后经人说和,转行学起了石匠。郭大奎学做生意不行,不能说他学做别的不行。他那边一拉架子,师傅就点头默许了。学徒间跟着师傅走东家窜西家,不是给这个富商门前打做几个拴马桩,就是给那个大户门口琢对石狮子。没有细磨活时,也帮盖房子的人家刷个条石或者打个硷蹶什么的。一方面是师傅教的认真,一方面也是他心里出活,三年刚满便出了师。行完谢师礼,自拉起门户。郭石匠仗着一手好活和师傅的一些关系,在城里干了几年,后来因为兵荒马乱,很少有人家再动土木了。他才不得不带着媳妇回了老家。
  郭大奎的家下是个真不孬的小娘们。不仅脸盘长的受看,而且身条也不错,个头能顶到郭石匠的嘴巴子。细腰,大腚。冲着这块肥田,大奎没少费力气。可女人婚后好几年都没能替他怀上一个崽儿。郭大奎知道这不是人家的事,女人在跟他前曾经生过孩子。因四零年蒋介石为阻挡日本鬼子南下,命令手下炸掉了黄河大坝。下游沿河几十个县受淹,当时淹死饿死冻死病死的人不计其数。女人原先的男人和孩子都没逃脱那场灾难。孤苦伶仃的她逃荒要饭到了徐州,好心人把她说给了郭石匠。女人见大奎身子骨壮的像武老二,还有一套好手艺。打心眼里欢喜。本来想给他屙出一大窝儿女,热热闹闹地拉起一大家子人,谁知几年下来活没少干,收成却颗粒没见。
  其实大奎比媳妇还急。大奎是独子,爹娘还在的是时候就成天在他耳边嘟囔,“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再薄是地,再孬是儿。郭家什么都能没有,就是不能没有传宗接代的。”而且老爷子坚信他们这枝子是大唐名将郭子仪的后人,郭子仪不能断后,他老郭也不能断后。老人家病重时还念念不忘地交代儿子:“挣钱娶媳妇,娶了媳妇生儿子,生了儿子生孙子。郭家香火要代代相传。”甚至到咽气时还埋怨老婆子没给他多养几个儿子。
  让大奎着急的还不光是郭家的传宗接代的事,他最怕亲戚朋友的闲话。照自己这个年龄和体格,又有个大屁股的女人,本应该婚后像下小猪崽一样,卟喽卟喽屙个不停。可媳妇的肚子这么多年愣是没鼓起来过。一些多事的人就开玩笑的说:“大奎,是种不好还是地不行,要不要咱弟们帮个忙。”郭石匠不知求过多少名医,吃了多少民间秘方,看了多少神妈子,都没用。后来听大夫说他下身流出的那股子“东西”太稀了,女人做不了胎。大奎问能医治不?大夫说是娘胎带过来的,无法医治。大奎起先还以为大夫是在侃犊子,就私下留心起那‘‘东西’’来,几次都发现它稀汤刮水的,还真的不怎么不粘糊。这才信了大夫的话,不再四处乱求医了。
  郭石匠对自己的能为彻底死了心,就开始琢磨起邪点子来了。他私下想,自己不行,就别硬撑了。不然两个老的在九泉之下又要骂他不忠不孝了。再说仅着这样,媳妇保不齐哪天就跟人跑了。他能看出来女人不是光想着夜夜快活,她打心里还是盼着能早日当上母亲的。平日里,她见了人家女人掏出奶子喂孩子,就站着看个不够。每到这个时候,郭石匠心里就老大不是味。他寻思着,听老一辈的说,民间有“放羊”的风俗,有人为了续上烟火,知道自己不行,就悄悄地找来帮忙的,任其怎么捣鼓,直到女人怀上孩子为期。自己何不也放一放羊,不就带个绿帽子吗,又没少啥缺啥,到后来有了孩子还得叫自己爹。要是怕听人家训场,事后再领她娘们回城也就是了。这种想法也是他带着媳妇回乡的另外一个原因。
  【二】
  郭石匠回乡后,把自家的三间旧屋拾掇了一下,院墙也加固了加固。这些活在他手中也不算什么活。何况只是简单地弄了弄,又不想在乡下插万年桩。既然是有备而来,郭石匠就格外留意村中的年轻人。他不希望那个人长的太好,太好了恐怕把老婆的心迷住了,到时拉都拉不过来。又不想让那人长的太寒碜,有了孩子再随他那可就麻了烦了。更不希望找个玩家子和老油子,他不能容忍自己的老婆被人当做婊子那样的鼓弄。他只想借个种,事后各走各的路,互不牵扯。按照这种想法他掂量来掂量去,最后还是选中了屋后的二梁子。
  二梁今年十九了,中等身材,高鼻大眼。既不阿拉呆怪,也不怎么太英俊。关键是身体练吧的,人也不呆不傻。而且他这个岁数正摊胡思八想的时候,生瓜蛋子一个,对男女之间的事,知道的不会太多。问他借种,散事少。最多是年轻力壮对那事有点切,其他的没什么大不了的。闹不好事完后,他还怕女人缠着他呢。
  “种羊”是被瞅准了,可还不知家里的怎么想的。他约摸着不会太难办,也许媳妇起先得拿拿劲,装作害羞地给自己怄怄气。这种事情,没有哪个女人能不要脸皮的一口就应承下来,要真那样,男人还不知怎么想呢。果不其然,郭石匠一开口就被拒了过去。女人红着脸生气地说:难为你也是个人,能琢磨出这个邪点子来。你把俺当什么了,俺又不是恁家的驴,谁想骑就骑。郭石匠见媳妇动了气,只好打住,不再往下说了。后来郭石匠夜间在和媳妇办完事后,又趁着床头的热火劲,几次提到它,都被媳妇眼泪啪嚓
  地挡了过去。郭石匠见好话说了个尽,好脸陪了不少,都没说动媳妇,就私下想,屋里的对自己还真是那么回事。不像自己认识的那些女人,一个个都是数老母猪的,蒯蒯就睡下的角。看起来自己以后得好好地对她了。借种的事也不能硬来,俗话说,心急喝不了热糊糊。时间长了,磨悠久了,媳妇的耳根子一软,那时也许就好办了。  1/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