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
时间:2013-05-16 10:25:4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陈再见  阅读:

  进入夏天,每到夜晚,楼下的小公园便有人在跳舞,拙劣的音箱放着大而空洞的轻快音乐。去那跳舞的多是附近社区的老人和工业区的小青年,跳的舞也是那种简单的12步16步之类。刚开始人不多,后来声势渐大,有人不断加入,直至成了一个集体舞场,规模颇大,围观者众。胡枚有时没事会带女儿下去围观,女儿活跃,看大人们跳舞,一边也扭了起来。胡枚倒害羞,心里也羡慕那些敢于跳起来的人,那扭动的身姿还是挺好看的,可她就打不破一层心理障碍,不敢加入其中。她想着跳累了,回家估计很快就能睡过去,困扰自己的失眠或许还能根治。
  有一天夜里,胡枚竟在小公园里遇到了隔壁的小情侣。这对小情侣出乎胡枚意料的活跃,他们混在人群里跳舞,看样子对舞蹈很熟练,也跳得很好。一会舞场换了一种音乐,全场跳起了另一种舞蹈,一男一女对跳,跳恰恰。胡枚不知道那叫什么舞,却让她一下子兴奋起来。胡枚看见隔壁的小情侣还是跳得很好,男孩壮实的身体和女孩颀长的身材,仿佛就是为了舞蹈而生。胡枚有些感慨,看着他们搂在一起的身体,不由着又想起他们赤裸裸重叠在床上的身影。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对充满激动和欢乐的情侣,和胡枚生活状态比起来,他们的生活状态更值得让人羡慕。
  胡枚假装不去看他们,要是之前遇见,她会没有好脸色,但这次,她有些不好意思。胡枚真不想面对他们,仿佛他们已经知道胡枚每天夜里心里的秘密似的。
   “咦,大姐,你也来啊……”小情侣再次从胡枚的眼前过去时,女孩看到了胡枚,和胡枚牵着的也在扭动着身体的女儿,女孩停下来跟胡枚打招呼,有点兴奋。胡枚真想不到她会和自己打招呼,虽说住隔壁,她们之间可一句话都没说过,在楼道里遇见也都是彼此绷着脸。胡枚还在发愣,女孩却在面前蹦蹦跳跳起来,像是和胡枚很熟似的,突然相遇了,女孩说:“来吧,大姐,一起跳……”胡枚不好意思,摆手,说:“我不会。”“我教你……”女孩灿烂地笑着。还没等胡枚反应过来,手里牵着的女儿已经被拉到舞场中间去了,女儿很开心,也嚷着“妈妈来呀”。“来吧,很容易的。”女孩又拉了一把,这次就把胡枚拉到舞场里去了。实在尴尬,胡枚的脸都红了,觉得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幸好现场的灯光不是很亮,幸好胡枚觉得自己的容貌别人看得不是很清楚。豁出去了。胡枚跟着女孩跳了起来。胡枚其实不是不会跳,她只是不太敢在陌生人面前跳,她年轻的时候和姐妹们还跳过迪斯科的,姐妹们都说她迪斯科跳得好,只是后来结婚,她便不再跳了,也认为结了婚还跳不够稳重。如今胡枚身体里的舞蹈按钮一旦被揿开,便有点收不住,她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女孩说:“大姐,看不出来哦,你跳得很好啊……”跳了舞,女孩还去买了饮料,给胡枚一罐王老吉,给胡枚的女儿一罐营养快线。现在看起来,他们不像是因为女儿玩童车吵到他们睡午觉而去找房东投诉的人。他们还有些亲切,有些孩子一样的好玩。一夜之间,胡枚对他们的印象有了好转,如果用点心交往,似乎还可以交上比较好的朋友。
  整个夏天,胡枚时不时会参加小公园的舞蹈,每次也都能遇到隔壁的小情侣,他们看样子是一夜不落的。他们已经成了很熟的人,当然胡枚只和女孩熟,男孩一般还是站一边,还是阴冷着脸,偶尔也笑一下,勉强的样子。每次跳舞回来,出了身汗,洗个凉水澡,大多能睡个好觉,虽然时不时还是能听到隔壁的声响,还是把胡枚的心挠得痒痒的,但这痒痒和之前的痒痒不一样了,现在的痒痒竟然有些美好。有几次,受了邀请,胡枚进了隔壁家,有时是为了看女孩显摆他们在外游玩的照片,有时是过去吃顿饺子,或者吃一块西瓜……胡枚自然乐意,一般是男孩不在的时候。要知道,这些年来,她可从没和一个邻居走得如此亲近。胡枚每次进隔壁家,不知怎么,第一眼留意的便是他们的床,倏忽在脑中闪现的影像还是他们重叠在一起的身体。胡枚已经阻止不了自己这个多少有点偷窥的想法。他们的床有些特别,木板床上还放了厚床垫,就显得有些高。木床是房东配套的,床垫显然是自己买的。胡枚想到丈夫和她做完事总是嚷着膝盖痛,猜想他们垫着床垫便是为了让男孩的膝盖不痛。胡枚有点惊讶,他们能把晚上那么点事当个事去对待,胡枚可没有,即使丈夫嚷着膝盖痛,她也从未想过做些什么,好让丈夫做那事可以膝盖不痛。说到底,胡枚有点没心没肺,或者没把那事当事。胡枚盯着人家的床看,别人没什么,自己倒不好意思起来,像是已经窥视到了别人难以启齿的秘密一般。
  往后的日子,胡枚似乎啥都不想,就想着给自家的床也放一个床垫。本是为丈夫着想的事,却迟迟没敢跟丈夫说起。有一天还是说了,胡枚说咱买个床垫好不好。丈夫一口饭嚼到一半,问为什么。胡枚竟说不出话来,半天才说:“好看。”丈夫说:“好看干吗啊,这么热的天,还垫那个,还是床板凉快啊。”胡枚没再说什么,吃了饭,哄了女儿吃,再收拾碗筷洗刷,做好这些,丈夫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丈夫说:“走啦。”丈夫朝女儿招手,说拜拜。女儿朝爸爸也说拜拜。这时胡枚突然说:“你晚上下班买个床垫回来。”语气坚定,容不得人反驳的样子。丈夫愣了一下,终于说:“好吧。”胡枚心里一喜。似乎生活的一切美好都会随着一张床垫的光临而到来。胡枚整个下午都充满期待,像是等着一位贵客来家里做客。丈夫果真听话,还没上楼就按门铃跟胡枚说床垫买回来了。胡枚想出去帮忙,却看见隔壁的男孩帮着丈夫一起已经把新床垫抬了上来,后面还跟着女孩,他们也刚好下班。丈夫客气地道谢,他还不知道隔壁一家和胡枚其实已经很熟了。女孩笑着,看胡枚。胡枚的脸瞬间就红了。胡枚害羞,她想惨啦,女孩一定已经猜透她的心思。胡枚真不愿意让女孩知道她也买了床垫回来,为什么而买?还不是天知地知我知你知的事情。女孩越笑,胡枚的脸越是红得发热。

 


  女孩和胡枚说起高潮是在几天之后的事。一个轻松的氛围,女孩过来帮胡枚做手工,问一天能做多少钱,胡枚说勤快的话可以赚个七八十。女孩说她辞工回来做手工还好一点工厂的工资并不高。语气当然是半开玩笑的。胡枚说我是没办法孩子缠着要不到工厂做工好玩得很。胡枚是做过工厂的,做的也是插件的活。胡枚便是在厂里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丈夫是个修理工,工资不错,人也老实,胡枚二话不说就喜欢上了,那时厂里的人都说修理工有前途,以后能当工程师。胡枚信了,可是五年过去了,丈夫还是个修理工。现在的胡枚倒不是那么在乎丈夫能不能当上工程师,只是认为当时的想法有些天真,对男人的要求也太低了点。要是现在,摆在面前两个男人,一个是工程师,一个是日后能当上工程师的修理工,胡枚准会选择工程师,还是二话不说。美好的愿望,这东西,通常有些不靠谱。当然,胡枚对现在的丈夫还是满意的,至少挑不出大毛病。当然,除了那个……就是女孩突然说起的高潮。女孩怎么就说起了高潮。单是“高潮”二字,胡枚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以为女孩说起的是某部连续剧的高潮。女孩接着说:“我们女人啊,有了高潮,才会感觉幸福……”女孩似乎还看了一眼胡枚新买的床垫。那床垫刚好搁在木床之上,使得整个床看起来有点高,胡枚怕女儿半夜摔床底下,不敢让女儿睡旁边了……胡枚最终明白了女孩的意思,胡枚当然听说过高潮,只是一直不知道它究竟是何物,是好是坏,胡枚更无从知道。既然女孩说起了,胡枚便有些兴奋,觉得可以从女孩那学到点什么,反正大家都是女人,也就没必要把锣鼓藏在袖子里敲了。让胡枚感觉惊讶的是,眼前这个女孩年纪轻轻,却懂得那么多,颇有让胡枚大开眼界的意思。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