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
时间:2013-05-16 10:25:4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陈再见  阅读:

        那对小情侣,刚搬来,就住在隔壁。胡枚不知道他们具体搬来多久了,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情侣还是夫妻,但看那稚气未脱的样子,不像是夫妻——至于他们的来历和名字,胡枚更是不感兴趣。胡枚其实挺防着这些陌生人的,除了隔壁,还有两家对面房,都是邻居,进进出出也是见过多次,胡枚故意不跟他们打招呼,永远保持一种刻意的距离,便感觉安全。要不是丈夫给女儿买了一辆童车,屋里又没多大的空间开,只好到楼道里去玩,胡枚轻易都不开门。
  平时,女儿在楼道里玩,胡枚在屋里洗衣做饭,更多的时间是做从附近工厂领回来的手工,插件,一天能挣个三五十,也就一天的生活费。胡枚一心还得两用,一边做着活,一边得留意门外的女儿,听她有没有摔倒,哭了没,或者听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女儿会嘿嘿叫起来——女儿比妈妈更胆小,见到陌生人就嘿嘿叫。这时胡枚得放下手头的事,走出去看看,一是给女儿壮胆,二也是提防那些陌生人,偷抱孩子的新闻电视里每天都有。胡枚每次看都怕得张大嘴巴,问丈夫:“他们怎么办啊?”胡枚指的是丢了孩子的父母。
  丈夫白天上班,晚上也时有加班,胡枚一个弱女子带着一个小女儿,她无时无刻不保持警惕。听到女儿嘿嘿叫时,胡枚跑出去,有几次见到是隔壁的小情侣回来,拎着夜宵,女孩会朝女儿招招手,或者笑一下;男孩则绕过女儿,似乎很讨厌的样子。胡枚是看得出来,一个人喜欢孩子和不喜欢孩子,做妈妈的一看就知道。胡枚便觉得那男孩整天阴冷着脸,看谁都不正眼,十有八九不是个好人。
  没过多久,胡枚的丈夫就接到房东的警告。房东说,你们一个楼道的人来向我投诉了,说你们的女儿中午老在楼道里玩童车,吵死人了,他们要午睡,下午还要上班呢……丈夫把房东的警告带回家,嘱咐胡枚少让女儿出去外面玩。胡枚一听,百分百肯定是隔壁的小情侣干的。再次遇到他们时,胡枚便更没了好脸色。
  有时大半夜,隔壁的小情侣刚回来,在楼道里嘻嘻哈哈,一边吃着零食,开个门还争着耍闹,像是极好玩的样子。胡枚听着,便有点听不得他们高兴,胡枚说:“现在的女孩,真随便,现在的男孩也一样,真让人讨厌。”丈夫在看电视,问说谁呢。胡枚朝隔壁努努嘴,一面愤怒。丈夫在家的时间不多,就晚上回来睡觉,对隔壁邻居自然不了解。丈夫也是谨慎怕事的人,他压低声音说:“别人家的事,少管,少管。”胡枚也是这么想,问题是人家已经管到女儿的头上来了啊,虽是吵到了他们,毕竟是孩子,就不能原谅一下、将就一下吗?胡枚觉得有点被欺负了。但以胡枚的性子,她也只是暗地里厌恶一些人家,说些闲话,倒不至于上门找人吵架。不但如此,胡枚还真的有意让女儿少在楼道上玩了,说到底还是怕惹麻烦。
  夏天到了的时候,东面窗口有风,胡枚便和丈夫说把床移到东面窗下,通下气,不至于在小房间里闷热得很,打一夜风扇,省下的电可以让她少做一天的手工呢。丈夫没什么意见,让胡枚自己安排,他每天总是很累,回到家,洗了澡,顶多看会电视就上床睡觉,对家事一概不管,甚至对女儿也没多少关心。胡枚当然没怪丈夫,丈夫工作那么累,她怎么样也得理解。
  移了床位的第一天晚上,胡枚就听到了怪声。说是怪声,其实也不怪,就是吱吱呀呀床铺晃动的声响,间或有女孩叫床的声音。胡枚吓了一跳。声音正好来自隔壁。这对狗男女!胡枚在心里骂了一句。她实在有些难为情,和丈夫做爱时,她从来都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那种,不叫一声也不哼一声,甚至稍稍有些主动,她都会感到羞耻。如今听见隔壁传来的竟然是女孩呻吟一般的叫床声,她简直有些受不住。她翻身看了看身边躺着的丈夫,只见他鼾声已起,睡得比谁都死。幸好。丈夫没见到。
  之后,几乎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来自隔壁的“奇怪”的声音,而且持续时间很长,一折腾就是一个钟,或者刚静下来一会,接着又开始响起。有时候也有吵架声,女孩嘤嘤的哭声,突然就不哭了,吱吱呀呀的声音接着又响了起来。似乎他们开心的时候和不开心的时候都是一样的结果——男女吵了架还能做爱,胡枚怎么样也无法理解——胡枚开始有些心烦意乱,她尽量闭眼,想睡过去,像丈夫那样,两耳不闻墙外声,但不行,眼睛一闭,脑海里便浮现一男一女重叠在一起运动的影像。她恨自己净想些不该想的,多大年纪了,女儿都五岁了。胡枚早就觉得自己已经是过了那种时候的女人了,村里的妇女不都是这样吗?生了孩子,就不跟男人那么黏糊了。总之她看见的便是如此,待自己结婚生子,她也便耻于跟丈夫提及男女之事。丈夫也是个实诚人。胡枚数了数,该了三个月的时间没和丈夫做爱了。奇怪的是,在没听到隔壁的响声之前,她也是不想的,甚至差点都忘了夫妻之间还能干那事。以前即使有,大多也是草草收场,别说衣服没脱,连裤子都是褪在膝盖处,直截了当三五下,丈夫就累得趴下,然后呼呼大睡。丈夫说膝盖顶着床板,磕着痛。胡枚也一样,也感觉下身难受,恨不得丈夫快点,或者干脆不做。再说,女儿在一天天长大,那些事也就越来越不方便了。正因为此,胡枚一直觉得做爱是一件难受的事情,如果不是为了生孩子,谁也不想做那事。如今,隔壁的小情侣何以能乐此不疲做那么久?那女孩的喊叫究竟是难受还是好受?这些问题一下子像口香糖般粘在了胡枚的大脑处,抠不掉,也忘不了。
  胡枚说:“咱还是把床移回去吧。”
  丈夫说:“为什么?这里窗口通风,晚上睡着挺舒服的。”
  胡枚答不出为什么,她又不敢把晚上听到的声音告诉丈夫。也不是不敢,终究是不好意思。怕丈夫误解了她的意思,以为她是一个满脑子没好想法的女人。
  既然不能把床移回原来的小房间,胡枚便想着让隔壁安静。这似乎又是不可能的事情,谁管得了一对小情侣的亲密呢?但胡枚一想到女儿玩童车吵到他们睡午觉都被投诉,便觉得他们深夜做爱害得胡枚睡不着,似乎还要更严重一些,还更需要遭受投诉一些。然而摆在面前的困难是:胡枚如何向房东开口。房东整天骂骂咧咧的样子,胡枚早就讨厌,觉得他是一个不好说话的男人。
  胡枚睡不着,她像是患上了失眠症。隔壁的声响如期响起的夜晚,她睡不着;隔壁没有任何声响的夜晚,她也睡不着,她睡不着在干什么,似乎便是在等待着声音的响起。意识到这点她又觉出羞辱,不该是这样的,她应该痛恨,而不是期待,哪怕是一点点、一丝丝。她起床,在房间里踱步,去卫生间把本应该留着明天洗的衣服都洗了,再到阳台上站一会,看别人家的灯火一盏盏熄灭,才回到床上,躺下,还是睡不着。丈夫从始至终都没有中断过那轻微的鼾声,时不时还说一两句梦话。她真羡慕丈夫的睡眠;女儿也睡得很香……仿佛一种毒,侵入他们这个小小的家庭,结果却只毒害到了胡枚一个人。胡枚便怀疑那毒根本就不是毒,而是自身出了什么问题。换句话说,她的失眠不是因为隔壁的声响;或者说,隔壁的声响其实来自她身体的内部。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