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时间:2013-05-11 09:37:5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凌水昆  阅读:

  他甩开她,大声地说,你滚开,我不再爱你了。
  她怔在那里,看着他的眼睛,说,真的?
  是,他赌气,坚定的说。
  她红了眼,苍白着一张脸,跌跌撞撞的走开了。
  第二天便央着父母转了学。  几日后,他收到她割破手指写给他的信。她说,信,真的很抱歉带给你那么多困扰,我总是从你那里不停的索取爱。我是一个胆小鬼,我一直都害怕你会离开我,不理我。你说你会永远对我好,我是那样坚定地相信着,可是,最后你还是离开了我。信,为什么你会赶我走呢?你是否还在乎我?
  他看过信,什么都没有说,轻轻的把信折起来,放在衬衫的口袋里,最贴近心脏的地方。他想起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他们说过的话,他说他会一直对她好的,他说过,他说过的……
  五
  她转了学,在新的学校里安静的读书。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她宛如所有善良乖巧的女孩子,沉默寡言,笑容温暖,眼神清澈。她会和同桌的女孩子结伴去卫生间,会在和男孩子说话时低下头,红了脸。她会穿着校服的裙子,很淑女地走在校园里。
  后来,18岁生日那天,她一个人跑到美容院,在右边的脸上纹上一只小小的,蓝色的蝴蝶,大小刚刚可以遮住脸上疤。
  那日之后,她迅速的成长,变成妩媚的女子。不再理会那些结伴的女孩子差异的目光。
  19岁时,升入大学那年,她将一头海藻般的长发散开,随它们在风中飘荡。剪短刘海,露出脸上的蝴蝶,摇曳百态,迷倒众生。
  入学后不久,便有男生手捧玫瑰和礼物,守候在楼下久久不肯离去,只求与她共进晚餐。她笑着接受他们的花和礼物,只是邀请大多推掉。
  偶尔会看到她与某个男生同进同出,可是不出五天,便分道扬镳。她喜欢被他们追求着,她喜欢听他们说那些好听的话,只是听听而已,不再当真。
  她宛如一只色彩缤纷的蝴蝶,翩翩飞舞在花丛中。她自嘲的说,以后再也没有一朵花会让她停留了。
  ???若干年后,某日偶尔听到一个叫做王菲的女子唱的一首叫做《蝴蝶》的歌,里面有一句歌词是这样的: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忍心责怪。她每次唱起这句都会不自觉地笑,她觉得唱的就是她。
  六
  大三那天,一天跑到郊外写生,被大片大片金黄色的稻田吸引,于是不停的画,便忘记了时间。等到画得尽兴时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的地方。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看了看表,七点半,还好,不算晚,走一会或许会遇到人的。
  她再次看表,九点四十五分,还是没有遇到人,难道今晚要露宿荒野?她抬头看看星星,笑了笑,也好,反正好久没有好好看看星星了,露宿就露宿吧。只是怕有雨,脏了她的画。
  坐在路边,从包里取出一块巧克力,吃了起来。然后躺在路边仰望星空。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车的声音,然后一个声音对她说,喂。
  她张开了眼睛,看清楚眼前的人,她说,你能送我回去吗?
  然后他们一起上了他的车。她说,你可不可以不关灯,我怕黑。他笑了笑,然后说,你的画,很棒。谢谢。她说。她看着他,他的脸很苍白,不知是不是开了灯的缘故。他是一个好看的男子,她说,我们是不是见过?他摇了摇头,说,不会的,我刚回此市两天。
  她暗笑自己的傻,仿佛16岁那年遇到那个男孩子时的那种慌乱。她笑自己,难道你又要深陷其中?
  ???到了学校,他很绅士的帮她把画拿到她的宿舍楼下。他递给她一张名片,他说,蝴蝶,我是祝沧海。
  ???蝴蝶?她有些惊异。
  他笑了笑,伸出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她脸上的那只蝴蝶。她也笑了起来,她说,祝沧海,谢谢你赐我一个好名字。说完,转身离开。
  夜,躺在床上辗转,脑中全部都是他的笑脸。
  21岁时遇到一个只肯叫她蝴蝶的男子,开始了生命中另一段际遇。
  七
  她打电话给他,她说,祝沧海,我是蝴蝶,我请你吃饭。
  他在电话那头说,好,我去接你。
  放下电话,心竟可以如此慌乱,宛如16岁时的约会一般。当她终于整理好自己可以出门时,已距约定时间迟了一个小时。
  她走出去,看见他站在他的那辆白色奥迪旁边,静静等候。
  她看见他莞尔,她说,为何不打电话给我,让我快些出门。
  他一边开门一边说,女孩子出门总要好好打扮。
  她说,不怕我失约?
  他看着她,说,不会的。
  没有原因,只是如此信奉着。
  吃过饭,他带她到一家叫做“轻”的酒吧,里面放着KerenAnn的歌。
  她说,我是挚爱这个女子的,只有她才可以把英文和法文唱得如此传神。
  他看着她,皱了一下眉,扯了扯嘴角。他说,蝴蝶,你的样子令我心疼。
  她坐在那里,看着他,忽然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她说,我是不值得任何人心疼的。
  他看着她,没有说话。
  晚上,他送她回宿舍。他说,蝴蝶,你应该对自己好一些。
  她笑而不语,望着窗外的路灯,她对自己说,我陷进去了。
  午夜,他打来电话,他说,蝴蝶,我已不可抑制的思念你。
  她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听着电话那端他的声音,是那样遥远,她在昏黄的灯下,握着电话,伸出一只手,张开手掌放在灯下,灯光下的指甲是透明的,宛如蝴蝶的翅膀。深夜里,她站在无人的走廊听着他的思念,她听见自己的快乐,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她说,我亦然。
  她开始与他约会,他带她去那间叫做“轻”的酒吧,他对她说,那是属于他的。她躺在他的怀里听KerenAnn。
  大四那年,大家都忙着找工作。可是她却依然悠闲。她把她的画挂到他的轻吧出售。她每天窝在宿舍里画画,然后把画稿出售给杂志社。是他教她的,他说其实自己养活自己并不难。
  大四毕业时,她搬到他家住。
  一日,她独自在家,听见开门的声音。她说,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可是在门口站着另一个女人。女人看了看她,说,这间屋子倒是没少过女人。说完像女主人般从屋子里拿走了很多东西。然后她放下一把钥匙,说,祝沧海还是没有换锁的习惯,我把钥匙留下了,你交给她。还有帮我告诉他,他是个混蛋。然后她叹了口气说,你不要陷得太深,他是不值得留恋的男子。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