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女人
时间:2013-05-09 09:37: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石佛  阅读:

  说着,薛嫂眼里泪水汪汪。她抹了一下泪水说,让他们去嚼舌根去吧,我不能让你枉担了罪名。你是好人,你说,你喜欢嫂子不?
  这话让梁子心里发慌,他站起来夺门欲走,薛嫂一把抓住了他:别怕,我不怕你怕啥呀?不说了,咱喝酒!喝了酒你再走!
  梁子无奈,只好又坐下,两个人面对面地举起了杯子。梁子不敢看薛嫂,那目光笑眯眯的,很艰涩又很动情。总之,让梁子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手脚不知往哪儿放。
  一杯酒下肚,梁子说不错。
  两杯酒下肚,薛嫂说今晚上别走了。
  三杯酒下肚之后,梁子就话多了,跟薛嫂连连碰杯。
  这时,门被咣地一下撞开了,气喘吁吁的村长老潘愣在了他们面前。

 


  村长上炕。梁子说。
  村长假惺惺地说,真着急呀?等得不耐烦了?
  别说了,喝酒。
  村长说,对不起薛嫂,我来晚了。
  薛嫂说,喝吧,喝了酒办点儿人事儿。
  那是!那是!村长笑容可掬。一连喝了三杯,突然怀里的手机响起来,村长接完电话龇牙一笑,说,对不起呀,乡长找我有事,我得赶紧赶到乡里。村长借故溜了。
  薛嫂盯着梁子,他走了,你也想走?
  不走就不走。喝。梁子又干了一杯。
  哎,这才是我的兄弟。来,满上,薛嫂说。
  不中了,不能再喝了。梁子用手捂住了酒杯。
  薛嫂说,再喝最后一杯就吃饭,吃了饭你就走,我不留你!
  梁子强打精神吃了一碗饭,想走却走不动了。他下了炕晃悠了两下就趴在了炕上。
  这时窗外有人大笑,薛嫂抬头一看是老潘,正趴在窗台上朝里望着,哎,薛嫂,开开门呀?还有我哩?
  你个龟孙子!薛嫂骂。
  我比梁子强!村长咬着牙说。
  薛嫂猛地抄起酒瓶子朝窗户砸去,玻璃碎了,村长跑了,薛嫂却哭起来。
  梁子睡到半夜才醒了酒,出了一身汗,嗓子眼像冒火。有水没?渴死我了。他找来一缸子凉水,一直脖子就下去了。
  慢点,喝噎着。薛嫂说。
  不行,我得走!薛嫂,这叫啥事儿?
  你怕啥?你呀,一点出息也没有。
  我怕,怕她找你来打架!
  没事儿,我跟她说好了,她同意把你借给我用用!薛嫂说。
  我又不是牲口,咋能借呀!
  不借也借了。
  你呀,我是头一次明白你。
  你明白个啥呀,我不说,你一辈子也不敢!
  那是。
  梁子慌里慌张就要走,谁知浑身光光的,更加慌乱,执意要走。薛嫂抱住了他,浑身颤抖着,支支唔唔哭得挺伤心,兄弟、兄弟,我对不住你!
  别……别……梁子往后缩着。
  终于,梁子没能招架住柔情似水的薛家女人,也抱紧了薛嫂,稀里糊涂的,只觉得浑身乏力,打不起精神。薛嫂手指掐进他的肉里去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又咬又啃,恨不能搂断梁子的腰。
  梁子觉得堕落幽暗的山谷一般,又像走进梦里,心想,自己原想帮她却反伤害了她。这些年村长一直不怀好意,总是绞尽脑汁打她的主意。梁子知道,村长没少说三道四地伤她的名誉。薛嫂这人也怪,就是看不上村长!
  梁子浮游在薛嫂身上,兴奋劲儿还没有充分发挥,窗口被人悄悄打开了,来人打开手电,贼亮贼亮的光格外刺眼。
  好你个瘦猴子,你个婊子儿吃了豹子胆,敢和薛寡妇私通?
  梁子瑟瑟发抖,蜷缩在一边。薛嫂慌忙套上衣服,两眼盯着村长:你滚出去!
  别发火嘛,我说你呀昏了头,你说哪个男人不比他好?你偏偏跟他偷鸡摸狗的,真是饥不择食呀!老潘盯着薛嫂说。
  我看上他了,你管得着吗?薛嫂说。
  管不着?我是村长。梁家沟的大大小小的事儿,你说我啥管不着?我不允许你破坏村里的风气。你随便偷男人就犯法律!
  啥法律?
  我上嘴唇是法,下嘴唇是律,上下嘴唇一合就是法律!
  你呀,恬不知耻!你是村长咋啦?我告诉你,我就让全梁家沟的男人干了,也不让你!你摸不着我就使坏,你不是人!
  村长见薛嫂不在乎,就抓住梁子:猴子,你自个说咋办吧!
  梁子双手捂住脸,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啥咋办?你别跟他叫劲,是我勾引了他!
  臭婊子,你偷人还有脸说话,不给你点厉害,你不知道阎王爷三只眼。村长一扬手就是一巴掌。
  薛嫂捂住脸,朝村长一头撞去:你摸不着我就使坏,今个跟你拼了。你打死我吧,不打死我,你是狗杂种!
  梁子见两个人打了起来,一时慌乱,结结巴巴地说,这是干啥?这是干啥?有话好好说嘛。
  老潘甩开薛嫂:你说,猴子,这事儿让我给堵住了,总得有个说法吧?
  你说呢?我……
  你赔钱,赔两千块钱!
  我哪有那么多钱呀?梁子说。
  你家不是有头黄牛吗?要不赔一头牛得了!村长说。
  梁子支吾着说,那好吧。
  薛嫂说,你快走吧,有事我顶着。说完她没命地抱住村长。
  梁子这才逃了出来。
  梁子回到家,胖女人还在等他。他从炕角爬进被窝一夜没能合眼,翻来覆去想这事儿。村长真够黑心的,要他赔两千块钱,要不就赔那头黄牛。村长眼红他家那头黄牛哩!
  赔吧,心里不忍,不赔吧,说不定村长会找上门来,要是让胖女人知道了,还不扒掉他身上一层皮?梁子像吃错药一样忧郁起来。
  梁子你真浑呀!梁子诅咒着自己。他不敢往下想了,蹲在门口愁肠百结地抱着脑袋,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各种怪念头挤满了脑袋。他最后決定,只要瞒过胖女人,这事儿也就平息了。他打算把牛牵走,说是给薛嫂去做活,然后就说半路上牛自个跑丢了,到时候胖女人知道了顶多骂他也就算了,不会跟他过不去的吧。
  想定了主意,梁子朝牛棚走去。为了掩人耳目,他牵着牛还背着绳套,扛着犁,走进院子。胖女人追过来,你急啥?这天还下着小雨哩。
  没事儿,梁子看了看天,雨不大,稀稀落落地飘着。
  下雨咱耕地?你给我把牛牵回来。胖女人掐着腰说。  3/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