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女人
时间:2013-05-09 09:37: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石佛  阅读:

  梁子一惊,听见胖女人在身后问,赶紧抹了一把泪,没敢回过身子去,心像打鼓一样狂跳。不知胖女人啥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后,他转过脸来,强作欢笑但没笑出来。
  我说你不南北不东西地哭啥?胖女人瞅着他说。
  梁子望着胖女人狐疑的眼睛,尴尬地笑了笑说:哦,我刚才……我给牲口添草料的时候迷了眼。
  迷了眼?胖女人歪着脸斜了他一眼。
  噢,我跟黄牛说话哩,这一下雨就得耕地,一耕地就累了,我心疼牛呀!
  得得,别菩萨心肠了,养牛不就是为耕地吗?吃饭吧。胖女人催促道。
  胖女人走了,梁子还愣在那儿。胖女人盛好饭等他有点儿犯急了:你是死人呀,吃饭了!
  他这才回过神来,悻悻地向屋子里走去。六神无主地脚下一滑,来了个趔趄,险些摔倒。
  胖女人笑了,瞪了男人一眼。梁子拍拍屁股说:笑啥?有啥好笑的?
  吃饭时,梁子仍是心不在焉,只喝一碗粥,一推饭碗说不吃了,就要往炕下出溜。
  胖女人瞅着他说,你今儿个是咋了?说,昨晚上你没精打彩的,还胡话连篇,一大早你又怪里怪气的,莫非撞见鬼了?
  梁子说,我想趁今儿个把薛家嫂子的地给耕了,她孤儿寡母的需要人手帮忙哩!
  胖女人眉眼一挑笑了,笑得前仰后合。她捂住了嘴,嗔怪地说:我当啥大不了的事儿呢?就这事儿值得你一宿睡不着觉吗?你是不是对薛嫂动了花花肠子?
  梁子裂嘴一笑,尽扯蛋。可能吗?你一个人我就伺候不过来。
  你有心事?胖女人望着他说。
  没,没有!梁子搪塞着。
  你干啥不早说,我不会怪你的。薛家大哥活着时对咱不错,要不是他拉扯你做生意,你能挣来钱?人不能忘了本,有恩不报是小人,帮她家干活甭向我汇报,你只管做就是了。
  不是……梁子木讷地说。
  不是,那是啥?胖女人抢过话口。
  唉,跟你说不明白!
  说不明白?你看你个熊样子,你可急死我了!胖女人盯着男人,一时挺堵心。
  梁子不理胖女人了,抬起屁股就下炕,他知道不能跟胖女人说明白了,这事儿咋说得明白哩!胖女人要知道了,她犯起泼来还不吃了他?梁子诚惶诚恐得神不守舍。
  梁子如今后悔得肠子疼。自从薛大哥死在贩牛的路上,他就觉得欠下了薛家的恩情,一直挂在心头念念不忘,这头黄牛还是薛大哥拉着他一起做生意赚了钱买下的。薛大哥一死,他也不干生意了,他就是想去,也没人跟他搭伙呀,原因是嫌他是个没嘴的葫芦,啥也不会说。要不是胖女人呵护着他,他在梁家沟,这个气受老鼻子了!
  不管是出自感激还是报恩,梁子经常帮薛家女人做活,一晃好几年了。只要薛家嫂子说话,他从没说个不字,放下自家活儿就去,春种秋收,年复一年。薛嫂说:把地租给你种吧?梁子跟胖女人一商量,胖女人就同意了。
  胖女人是女人知道女人的艰难,薛家女人死了男人,自己又不大会种地,拉扯着上了大学的一儿一女很不容易。薛家女人心灵手巧会做衣服,会裁剪,一个人拼死拼活地干,结果孩子上大学还是贷了款。有一天薛家女人来给胖女人还账,说是早先欠下的五千块钱该还你们了,你薛大哥哥记着账呢。
  胖女人说不急,你先用。孩子上学要紧。薛家女人说,我们用了啥时候还上你家呀?胖女人说,啥时候还上啥时候算,你把孩子们供出来,比还了我钱还高兴哩。薛家女人收好钱抹着泪走了。
  梁子天长日久地帮助薛家女人,有人说就像一个真正的丈夫。难免有闲言碎语,尤其村长老潘经常有意无意向胖女人耳朵里灌风,说瘦猴子睡了薛家女人。胖女人说,你管得着嘛?村长老潘说,他睡人家女人我睡你行不?你浑身肥肉颤悠悠的像沙发哩。胖女人说,你那个不够长。你要是饿了我有奶给你吃。胖女人伸手一把抓住了村长就骑在裆下。村长憋红了脸直求饶。
  胖女人说,还贫不贫?
  村长说,不敢了。
  胖女人说,你以为我家梁子像你呀,骚狐狸一个。梁子不是那种人,薛家嫂子也是守妇道的。
  但是,薛家女人在流言蜚语中度日月着实艰难,孩子们又上大学走了,留下一屋子的冷清与寂寞。寂寞是人人都会有的东西,但对薛家守寡的女人来说,却别有一番滋味儿在心头。心里苦,唯有自知。
  昨天刚擦黑,梁子从地里回来,路过薛家嫂子的门口,看见薛嫂去挑水,他便走过去接扁担,薛嫂不让,两个人争起来。梁子一撒手,薛嫂险些摔倒,梁子上前托住了她的腰,但两个人还是倒在了一起。薛嫂憋红了脸,死猴子,你走,我再也不用你干活了。
  梁子拍打着身上的土,咋还挑水薛嫂?都吃自来水了,你没交钱?
  薛嫂说,交了,可村长还让我去他家签字才中。
  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我去找他论理!
  不用,我自己去!
  梁子怔怔地望着薛嫂,薛嫂一摔扁担走了。
  薛家女人去找了村长,又找了胖女人,要请村长来喝酒吃晚飯,让梁子作陪。见了胖女人薛嫂就说,想借用一下你的瘦男人行不?一时说了这么一句,胖女人假装没听清,借啥呀薛嫂。薛嫂一惊愣,忙改口,噢,今晚我想让梁子陪陪村长给我家安上自来水。胖女人说,中,咋他还没给安上呀?这个龟孙,癩蛤蟆想吃天鹅肉哩!
  梁子给薛嫂挑满了一缸水,放好扁担与水桶,拍拍手想走。
  薛嫂说,吃了再走吧,你给我陪个人。
  陪个人?陪谁?梁子一看薛嫂还炒了几盘菜,鲜韭菜炒鸡蛋,还有一只鸡,鱼什么的,桌子上放着一瓶桃花红大曲。
  陪村长!
  梁子愣了,不知如何是好,正迟疑,却被薛嫂推了进去。
  你这是……
  我让你陪老潘,不请他,猴年马月也不给安自来水!还有电!
  这……梁子心一沉,很矛盾,一方面是盼着村长快给薛嫂家安上自来水,另一方面呢他又希望自己就这么给薛嫂挑下去。可村长是应该给薛嫂安上电的,不安电,不通自来水,良心何在?
  两人无言相对,沉默了半天,薛嫂朝门外瞅了好几回,说,喝吧,今天我陪你。兄弟,你坐,别怪嫂子,这些年家里家外你没少帮我,也没请你吃过一顿饭,喝过一口凉水,真是……  2/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