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女人
时间:2013-05-09 09:37: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石佛  阅读:

        梁家沟是个普通的小山村,北面是山,东西两边还是山。山连着山,茫茫一片,春天多风,夏日多雨,秋天一片金黄。到了冬季,白雪茫茫,山舞银蛇,一个玲珑剔透的世界。
  梁家沟只有南面有一条官道与外界相连,但要说封闭也不算太封闭,如今电视电话也有,交通工具有汽车、轿车和“狗起兔子”。梁家沟人除了吃饭做零活就是看电视,偶尔对一些桃色新闻也感兴趣。私下议论得最多的是村长老潘,这人喜好半夜里下院,偷鸡摸狗。传说有一天他曾让薛寡妇打伤了腿,但还不死心,夜里做梦常梦见薛嫂。
  现在的梁家沟,虽然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却仍然绷着一副与世无争的面孔。百十户人家,三百来口人,年轻的都出去打工了,留下一些年老的,体弱多病的守着村子,没什么令人激动的新鲜事儿。
  非要寻一些梁家沟的新鲜事儿,那就得数胖女人和她的瘦男人梁子了。瘦男人瘦得挺蔫巴,每日里不说一句话,闷声闷气的。胖女人正相反,走起路来像企鹅,一条腿要比瘦男人的腰还粗似的。胖女人尤其怕过夏天,天一热光张嘴,只见出气不见进气一样。她就光着膀子,露出两个肥大的奶子,坐在门前槐荫下的躺椅上,一手摇着一个大蒲扇,一手拿着一条手巾擦着汗。要不就泡在前边的河水里。胖女人一点儿不忌讳梁家沟大伯子和叔公公们来来往往地观看。要是遇到过路人,她就把大蒲扇往胸前一挡。村长老潘眼珠子发直地走过来盯着她,一脸讪笑,常常身不由已地伸手拍拍胖女人的后背:真肉乎呀,棉花垛一样软滑哎!啥时候让我试试?
  呸!胖女人吐一口痰,接着,拍地一蒲扇打下去:老潘你玩蛋去,你娘们是排骨呀!
  胖女人是个炮仗脾气,点火就着。人虽泼辣,却不刁蛮,嘴大脚大胳膊长,扛着口袋能上房。有一年,老潘跟胖女人叫劲,往房顶扛粮食:我能扛着一口袋麦子上房,你能呀?
  胖女人说,我要能咋办?你得有个说法。
  老潘说,你能扛上房去,我叫你一声娘!
  胖女人说,好,好汉一言,驷马难追。说完一猫腰夹起了一口袋粮食就上了房!
  老潘耍赖不肯叫娘。胖女人下了房,一把抓住老潘。老潘还是不肯叫。胖女人一下子把老潘坐在了屁股底下,村里的孩子们都来看热闹。老潘从此不敢惹胖女人了,但心里不平衡,总还想找个茬儿整治一下胖女人。
  说起瘦男人梁子就不中用了,人老实不说,瘦且没多大力气。用胖女人的话说,就是“一把手攥着两头露不着”,我怎么瞎了眼嫁了他,拙嘴笨舌的不像个男人。
  这天,梁子直到半夜才回来。胖女人等得心急,问:咋到了半夜?梁子不吭声,酒气熏熏地钻进被窝。胖女人觉得身子冒火,一把抓过梁子盖在自己身上。可任胖女人怎么央求,梁子也没来一点儿情绪。胖女人赌气一脚把他踹到炕角,俩人谁也没睡好。
  第二天,梁子睁开眼,隔窗一望,外面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他翻过身来,伸手抓过烟盒,趴在被窝里卷了一个喇叭筒,一边吸烟一边咳嗽。他狠狠地抽了一口烟,仿佛心里那口闷气随着烟雾一起吐了出去。
  梁子,该起来了,别偎窝了。胖女人一声吆喝,梁子身子一哆嗦,愣了愣,没吭声。一支烟抽了半截掐灭了,摸摸索索地爬了起来,提着裤子走到屋门前开始撒尿。
  属狗的到处乱撒!胖女人在他身后嘟嚷。
  梁子裂了裂嘴想笑没笑出来,慢慢吞吞地束上腰便蹲在了门口,呆呆地瞅着没完没了的小雨,心比这天气还郁闷。
  胖女人正在做饭,风箱拉得山响,一时搅得梁子心里麻乱。虽说他人是静静地呆着,心却焦焦灼灼的不安,双手捂住脑袋,那情景让胖女人看见就心烦。
  你咋啦,丢了魂似的?胖女人斜了一眼梁子又继续烧火。
  没,没咋。梁子嗡声嗡气地回答,不敢看胖女人。
  梁子知道胖女人在盯着他,为了躲避那锥子似的目光,他又掏出半截烟来,凑到胖女人跟前,胖女人从灶火里掏出一根柴火给他点着了烟。
  梁子扭过脸去,瞥一眼雨天闷闷地抽着。烟雾一圈一圈儿的在头顶盘旋,像挥之不去的愁云缭绕。胖女人狐疑地瞟了他一眼,没作声。
  不知什么时候刮起了一阵小南风,雨渐渐地停了。胖女人一歪脖子说:下透雨正好耕地,今年年景错不了,羊马年好种田嘛。
  嗯,错不了。梁子只顾抽烟,仍不敢正视胖女人,心里发慌,又极力地掩饰,唯恐失态。想向胖女人说啥又不敢张嘴,一时木木讷讷的像根棍子。鞋子和裤腿被屋檐下的雨水溅湿了,他也浑然不觉。
  天旱了很久了,这一下雨,院子里汪着水,很快就被地吸收了,于是各种气味儿在院子里弥漫着。几只公鸡和母鸡扑棱着翅膀,追逐着觅食、压窝、戏嬉。梁子伸伸鼻子闻了闻,呼出一口闷气,又叹了两声,于是猛地站起来向牛棚走去。
  干啥呀?不吃饭了?胖女人问。
  你吃你的。我给黄牛添把草料!梁子头也不回地应着。
  他走在院子里,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斜一眼天,几只不知深浅的紫燕穿来飞去叽叽喳喳地在他头顶盘旋。添啥乱?他骂了一句。
  走到牛棚门口,小南风把阴乎乎的云吹开了一道缝,一缕鲜亮的阳光从云缝里漏了下来,映着潮气腾腾的院子,映着梁子拉长的脸,映着他饲养的那头黄牛。黄牛健壮、威武,膘满肉肥,皮毛闪光。它在料槽悠闲地甩着尾巴,见主人进来便目光和善地晃了晃头。梁子心里一缩一热地颤栗起来。
  他走近黄牛,伸出瘦瘦的手掌拍了拍,摸了摸,黄牛很有灵性,一边叫着一边晃了晃头,对他表示亲昵。梁子心里酸酸的,抱住牛脖子,两行热泪淌出了眼窝。
  这头黄牛是他花两千元买来的。在他手里,黄牛由弱变强,很听主人的话儿。天长日久,他与黄牛产生了默契,黄牛极温顺,拉车、耕地、播种、收割都很得心应手。因为有了黄牛,他和胖女人的日子过得起劲而有精神。牛,对于庄户人家来说,可谓半个家业啊,而他更是懂得牛的贵重。
  梁子抱着牛脖子泪水直滚,黄儿,我……我答应了村长,你就要离开我了,我……他沮丧地打着自己的脑袋:我咋变成了这样的人,真不是个东西!
  谁不是个东西?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