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教丈夫觅封侯
时间:2013-05-09 09:34:5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昔杨  阅读:

   “事多?什么事?”
   “就是那个事呀,来例假呀!”
   “哦!——怪不得,我家那个也这样,每个月都要吃上几天药。真是药坛子。”
  再喝了两杯茶以后,廖部长终于起身告辞了。春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春英知道,光是例假只能对付一时,不可能对付永久。如果过几天廖部长又来的话怎样办?春英不能不想个比较长远的计划。于是她又想到了一个主意。本来自从孩子出生之后,产假满了,孩子就寄在她县城姨妈家里,托姨妈代带,现在只好干脆请她姨妈来她家当“保姆”了,晚上有个姨妈陪着她,料想廖部长不太敢那么放肆。
  结果廖部长还是隔几天就来一次,而且说话越来越露骨。一坐就坐到半夜都不肯离去,他一定是想等春英的姨妈先睡了以后,再如何如何。春英一边陪廖部长喝茶,一边想办法对付他。有一次看看他没有想走的意思,姨妈又先睡了,她就借上洗手间的机会,偷偷把姨妈叫醒,叫她一定要陪到廖部长走了以后才敢睡。她姨妈自然很懂事,不用说明都知道春英的用意,就穿好衣服假装问春英开水还有没有,要不要再烧一壶。然后也就坐在客厅里陪着春英和廖部长聊天。
  过12点了,廖部长看看没有下手的机会,只好讪讪告辞。
  春英叹息道,世上做人为什么就这么的难,尤其我们做女人的更是难上加难!
  虽然廖部长没有机会实现他的目的,却一直不甘心,三天两头到春英的宿舍去泡她。春英先是抱着既不得罪他也不便宜他的主意,他要来就来吧。后来春英听到有人风言风语了,才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因为经常有人看到这位廖部长进入春英的家里,很晚才走。春英的老公又不在家。所以怪不得人家会往其他方面想。
  春英决定回避他,在附近租了一间民房住了下来。可是不久,她租的房子又被廖部长跟踪到它。又跑到她的出租屋里纠缠。
  春英实在想不出别的好办法,这时孩子又已经断奶了,就咬咬牙,把孩子送到八卦镇给她妈带,她自己每天下班后,花一个多小时骑单车回八卦镇她妈家里住,第二天又早早起来,骑单车赶到县城去上班。实在是太辛苦了,但是为了老公的前程远大,她愿意。
   8
  茹世美从省党校毕业回来了,果然混到了一个乡税务所所长的位置。官虽不大,却有个长字。这就是肖权说的第一支笔了。
  春英有一天突然收到大学同学魏新的来信,原来他去加拿大之后不久,他伯父便去世了。公司由他继承打理。现在看到祖国大陆已经进一步改革开放了,就打算回国办一家分公司。于是回到国内来先行考察。
  魏新不知道春英在哪里工作,根据大学时春英提供的老家地址,当时称为永久性通讯处。给春英写了一封信。说不尽别后思念之情。
  春英回信告诉他别后的各种情况,并说到嫁给了茹世美,现在茹世美已从省党校毕业后,担任了一个乡税务所长。魏新听到这种情况,告诉春英,他的一个堂叔原先在部队上,后来转业到了你所在地的地区税务局任局长,叫茹世美去找找他,或许对他有所帮助。
  于是,茹世美也绝不放过这条信息和机会。特地抽个空去拜访这位魏局长。当魏局长得知是自己的堂侄介绍来的时,当然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
  于是上面有地区税务局长的关怀,茹世美很快又升任为县税务局的副局长了。再过了两年,茹世美调任地区工作。做了地区税务局的一名科长,官又大了一级。这时连春英也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当官的老公跟着走,也从县防疫站调地区防疫站工作了。
  茹世美的官越做越大,头脑越来越灵活,打关系对他已是轻车熟路了。后来他竟然有那么大的本事,跨地区调任现在这座沿海城市的局长。
  春英又再一次随他的升迁挪了窝。
  从此,春英生活在大城市里,工作比小县城紧张多了,薪酬也大大超过了原来山区小县城时的收入。不久他们便买了自己的房。
  让春英不快的是,茹世美的应酬越来越多,几乎茹世美说的天天都有饭局。春英自孩子升学不在家之后,每天一回到家里便一个人冷冷清清地,过着孤孤单单的生活,像住在尼姑庵中的出家人似的。
  茹世美每天喝得醉薰薰的,很晚才回家,即使回到了家里,倒头便呼呼大睡,用八尺撬杆也撬他不动。
  春英时常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香港片《夜夜盼郎归》,深感自己现在和那个女主公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这个晚上,过了12点还不见茹世美回来,真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于是将门反插。一个人躺在床上思前想后,怎么也睡不着。黎明时分,茹世美按门铃、敲门板,她就故意不理他。
  到了7点多了,没办法要上班,只好开门出去买早点,没想到茹世美见她把门开了,冲进来对着她就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把春英打得趔趄着倒退两三步。
   “你这个婊子,竟敢把门反插,害得我丢尽了脸面。你找死吧?!”
  春英被打,哭着却愤怒交加,骂道:
   “好,茹世美你竟敢打我!你这没良心的东西。”
  随后也反过身找到一条晒衣服的撑杆,也狠狠地打向茹世美。春英是个弱女子,哪是茹世美的对手,于是撑杆被茹世美夺走了,还将撑杆照着春英的背上头上乱打一阵。把春英打得遍体鳞伤。
  她们再也无法共同生活了,春英当即提出离婚。
  可是此时茹世美却后悔了,转而向春英一再赔不是:
   “请你原谅我一次,因为昨晚酒喝多了点,比较冲动,刚才因为被你反插了门进不来,刚好又被对面的邻居看到,害得我好难堪,以后我再也不敢打你骂你了。”
   “你别假惺惺了,我终于看清了你的人格,你不是人,你不得好死!”
  茹世美不是心肠软,也不是感恩于春英对他一向来的支持,而是他要实现他外面彩旗飘飘,家中红旗不倒的理想。他也不敢真的得罪春英,因为春英知道他很多见不得人的内幕,万一被她揭露出来,自己肯定没有好下场。
  春英将过去的事一幕幕地回放,真后悔为茹世美付出了那么多,受了那么多苦。当初希望他能走向成功,成为一个人人尊敬的人,使自己也得以夫荣妻贵。哪里知道他会变质变得成这个样子。  6/7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