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教丈夫觅封侯
时间:2013-05-09 09:34:5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昔杨  阅读:

        1
  阳光大酒店座落在依山面海的缓坡上,是一家综合性的大型旅游设施,里面集客房、餐饮、歌舞厅、游泳池、健身房和园林景观于一体。是全市最高档次的五星级酒店。中外游客每日三五成群地在这里进进出出,一派繁荣的景象,为这座城市增添了不少亮点。
  茹世美和小贾在一间豪华包厢里,在调成略显昏暗的淡红色灯光下用餐。餐桌中央一盆鲜艳欲滴的玫瑰花秀色可餐,旁边有瓶开了的轩尼诗舶来酒,酒瓶里飘溢出来的气体,使得整座包厢都充满一种宜人的醇香味儿。虽然只他们两个人,桌上却摆了好多菜,其中较名贵的菜有鱼翅冬粉,鲍鱼猪肚汤,清蒸石斑鱼等。他们俩在DVD中传出来的《何日君再来》的乐声中,频频举杯。小贾的朗朗笑声,不时地把茹世美逗得眯起双眼,翘着大拇指夸她。
  茹世美看着小贾酡红的脸蛋上,那美美的两侧小酒窝,没法用最好的形容词来形容她的漂亮,什么沉鱼落雁啦、闭月羞花啦、倾国倾城啦、玉骨冰肌啦都觉得是陈词滥调,不足以名状小贾之容貌,这时酒精的力度已经使他的血液循环加快着,情绪是越来越兴奋,越来越激动了,于是情不自禁地对小贾说:
   “小贾,你真漂亮!”
   “啊呀,我的茹局,你真会逗我啦,我知道你说的是假话,不过我爱听。”
   “小贾,我怎么是逗你呢?你是我今生有幸得到的最美的美人儿,说真的,我的整个心身都消溶在你的美里了。”
   “不见得吧,茹局,你哪里会把整个心身投入到我身上来呢,你们男人,总是说话不算话。”
   “小贾,我哪次说话不算话?你可不要冤屈我呀”茹世美不知道自己什么没有满足她的要求,说着,脸上显得有点疑惑。
   “巴黎春天那件皮……”
  茹世美马上想起了小贾前次看中意的那件貂皮夹克,那天忘记带银联卡了,等到第二天再去时,不知被谁买走了,后来还去看了几次,都没有同类的产品上架,因此一直没有满足她的要求。他不等小贾把话说完就抢着说:
   “宝贝,不就是那件貂皮夹克嘛,后来是因为没货,不然早穿在你身上了。”
  小贾故意要气茹世美,就说:
   “我知道你小气,舍不得那五千多块钱,你不给我买就算了,但不要说得这么慷慨的样子好不好?”
  茹世美被她一激,忍不住了,赶紧说:
   “你别这样奚落我好不好,不要说五千多块,就是后面加个0,我茹世美都愿为你花,谁叫你是我的心肝宝贝呢。”
   “就算你说的是真心话,那还有呢,还有的事你能听我的吗?”小贾诡秘而娇声娇气地对茹世美说。
   “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开口。”茹世美斩钉截铁似地向小贾保证。
   “哈哈哈哈……”小贾掩嘴大笑起来,那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在包厢的四壁回旋着。
   “哈什么哈,有话就说吗,干吗一直笑呢?”茹世美有点莫名其妙。眯起眼不解地看着小贾那脸蛋。
  过了一会,小贾才停止了笑声,说:
   “看你是个大男人,可只会当官,其他的你就……”
   “就什么?说呀,干吗不说了呀!”茹世美越看她欲言又止,越是想知道她想说什么。
   “不说了,不说了,说了你也没有那本事,何必呢?”
  茹世美更急了,以为是她又想买什么高档的衣服之类的东西了,就催她赶紧把话说清楚。于是他对她说:
   “小贾呀,只要你开口,没有我茹世美办不到的事。”
  这时小贾凑过茹世美的耳边撒娇而柔声地轻轻说:
   “我要‘阳关三叠’,你却只能给我‘一枝春’呀!”
  茹世美才如梦初醒似地,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一阵子也轻轻地对着小贾的耳边说:
   “今晚给你‘再回首’吧,定要叫你求饶呢!”边说边对小贾做鬼脸。
   “我知道你没本事,如果哪一天你真有本事能叫我求饶,我才服你。”
  他俩又喝了一会儿酒,看看已过11点30分了,茹世美在桌子上敲了敲,门外一位小姐走了进来。问:
   “茹局长,你要买单吗?”
   “我就想告诉你,明天我的李秘书会来结,我们走了。”
   “好,好,好,茹局长慢走,放心,放心,我们经理都说了,茹局长的单由谁来买都行。”
  茹世美挽着小贾的手,进入了电梯间,直上33层的3305房间。
   2
  茹世美从来也没吃过这么一样东西,你们猜得出是什么吗?闭门羹!
  当他和小贾缠缠绵绵地“唱”完“一枝春”之后,倒头便呼呼大睡,过了一些时候尿意逼醒了他,起来放松一下,还趁便看了看手机,不好了,不知不觉已是凌晨3点多了。这得马上回去才好。因此一边穿衣服,一边把嘴凑近小贾的耳边说:
   “宝贝,你在这边甜甜的睡呀,我得先回去了。”
  小贾哪里肯依,她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撒娇地说:
   “说好了的‘再回首’,怎么又变卦了?不许走!”
  茹世美笑着说:
   “和上次合起来算不就是‘再回首’了吗?”
   “不行”,小贾一边伸懒腰一边继续撒娇地说,“上回是上回,上回的怎么算数呀!来,现在就来。”
  茹世美真的难堪了,这段时间,总是觉得身子的的确确地被酒色掏空了,不要说‘再回首’,就是‘一枝春’也常常有点力不从心,事后腰酸背痛疲惫不堪。他常常对着镜子自照,感叹萨都剌的《百字令》那首词里所说的“歌舞樽前,繁华镜里,暗换青青发”!才过40多岁,头上真的白发依稀可见了,尤其眼的周围总是被一圈淡淡的黑烟一样的色素包绕着。听医生说,这就是肾虚的象征。
   “宝贝,下次来包你满意。今天是酒喝得太多了,现在夜又这么深了,我总得回去一下,不然怎么向她交代啊”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