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变奏曲
时间:2013-05-04 10:00: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荒野一夫  阅读:

  高兵的突然出现,使得现场的气氛凝住了,尽管不熟毕竟是同事,凤岚不好守着人家再发作;志向对高兵莫明来由也是一脸狐疑地看着他。“兄弟,做人得有个人样,还男人呐!你把人家害得还不够惨吗?”高兵劈头盖脸地说。志向暗想,你算哪根葱?有心回他几句,忽然注意到他的一只手正一展一合的拳掌交替,像在随时预备着,而另一只手扭住摩托车油门,车子脉冲式地发出震耳的轰鸣,像在呐喊助威。他胆怵了,嘴唇蠕动着终没敢言语。高兵见他如此窝囊,底气更壮,也是他存心想在凤岚面前显摆一下,“以后别再纠缠人家,硬拗的瓜不甜,不然谁都不好看!”他冷笑着说。
  志向还真是不吃好粮食,打那以后再没敢来骚扰凤岚。可是她的麻烦有增无减,她感觉得到她俨然成了单位的淡资笑料,她纵然表面装作不在意,内心的郁结却挥之不去。尤其是单位那个领导,三天两头把她叫去,名为谈话,实际净扯些她不愿意触及的家长里短。开始,她还以为是他关心,渐渐地她明白了,这个40多岁的男人醉翁之意不在酒。
  凤岚盼望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距离基层锻炼期满还有大半年,再说,看领导那样子未必肯放她走,而省局那边在调动她之前一定会征询他的意见。无奈的凤岚豁出去了,再一次来到领导办公室,她一改往日的矜持,颦笑嫣然,但凡他感兴趣的她有问必答,甚至绘声绘色,等他色迷迷的眼神现出朦胧的醉意,她飞了一个勾魂的媚眼,风摆柳枝般地扭动着腰身斜倚在沙发上,把个丰满的乳峰傲然地呈现在他眼前……
   “你放心,只要省局的调令一到。”凤岚离开办公室时身后传来领导的承诺,她回头送去一个媚笑,脑子里已在筹划省局提前下调令的事。她首先想到的是政教处主任,思虑再三,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她实在没脸再去求他,她很敬重和感激那个老人。于是,她自己来到省局干部处,找到政教处主任的战友。她刚自报完家门,没容她说明来意,对方笑了,“早想到你呆不下去了。你的恩师不止一次提过你,我也想到人言可畏,没想到你会亲自来找我。”如此善解人意,凤岚心中感激,言谈举止比之单纯的逢场作戏由衷地多了几份更能打动人的真诚,果然,当她提出晚上请他小坐的请求,对方一口应承下来。
  决定命运的关头,凤岚不想有任何闪失,她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善良上,她要争取万无一失。晚上,她刻意修饰一番,破天荒地在腋下喷了香水,浑身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沁人肺腑的清香……无限风情撩人醉,千般娇媚惹人怜。风岚发现原来她拥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一旦施展开来,看似难解的问题竟然都可以迎刃而解。
  她如愿以偿提前离开了下放锻炼的基层,被安排到省局计财处。几乎同时,法院作出判决,孩子的抚养权归属于她。她抱着孩子回到了那个曾经背叛的家,父母不仅原谅了她,还大包大揽地接下了抚养孩子的责任。
  九
  生活恢复正常,凤岚又有了欣赏纸鸢飞扬的心情。然而,每到夜阑人静的时候,看着身边甜睡的一天天长大的女儿,她总不免心下戚戚。“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潘美辰的这首歌成为凤岚的最爱,她喜欢一个人打开录音机反复聆听,有时还会一起跟着曲调哼哼,动情处不由自主潸然泪下。妈妈和姐姐劝她再找一个,她也很想再找一个,一个不仅爱她还一定要爱她女儿的男人。
  凤岚有这个想法,也仅仅是想法而已。她认为那只是在夜里眼望星空的幻想,不切实际。她觉得自己已经看透红尘世事,不会再为虚幻所迷惑,像现在这样我行我素挺好。她想,男人都一个熊样,甭管是功成名就,还是一事无成;甭管精于世故,还是初出茅庐,在她面前的区别仅仅在于讨巧取欢的手段花样不同,目的没有什么不同。掠艳寻欢,当她为玩物,哼哼,殊不知究竟谁是谁的玩物?每当她看着那些男人为着满足欲望而惺惺作态地倾诉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她心下就觉得好笑,她会假意顺水行舟,用她的千娇百媚风情万种颠倒他们的神魂,直到他们精疲力尽。她想,既然男人可以寻花问柳,为着欲望为所欲为不折手段,女人有何不可以?何况,上帝造人,原本就是女人比男人强,要不怎么人类第一个社会形态是母系时代呐。男人自以为强悍,自以为占了便宜,其实在女人面前没有不孱弱的,就看女人用什么态度和什么方式来消费他。她很崇拜武媚娘。觉得自己是上帝创造的尤物,既然人世间没有人知道珍惜,那她自己不能亏待自己。她惊奇地发现,自己越是如此洒脱地恣意放任,越是尽显自然而然的尤物本色,越是不带有做作的成分,那些男人越是为她倾倒。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堕落了,但是她心有不甘,她觉得自己充其量算是个放浪形骸回归本真的女人。而这能怪谁呐?还不是男人!每当想到这,她便释然了。
  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真正的爱情,更不相信有哪个男人会爱她的同时爱她的女儿。曲峰的出现,偶尔曾经让她心动,偶尔令她怀疑自己的想法。她想,或许只有土得掉渣或者野性十足的傻小子才可能是她的白马王子吧?可是,“土”会改变,“野”会驯服,何况他是货真价实的硕士研究生。
  凤岚一旦想起这事,嘴角禁不住就会掠过一丝轻蔑的微笑,甚至为自己拿捏男人的准确而得意。不过,不定某个时候,她内心也会莫名其妙地涌起些许的落寞。她已经很久没见过曲峰,按时间来算,他应该要毕业了。有几次,面对接替曲峰来的研究所报账员,她有一种探问究竟的冲动,可是转念之间,探问什么?为什么要探问?她还是忍下了。
  凤岚下班来到楼下,“铃木400”依旧准时等在那里,她没有一如往日那样马上跨上车后座,她发现曲峰又出现在他曾经站着的地方。她犹豫了,一时自己也搞不清内心泛起的是惊讶还是欢喜,尽管视野看不真切,她仿佛感觉到他那火辣而执着的眼神,尽管这眼神执着地盯着她已经是许久以前的事。须臾,她自嘲地笑了笑,不屑地撇了撇嘴角,坐上车子时,故意把脸扭向反方向。
  摩托车没跑出多远猛地刹住,凤岚扭头看去,只见曲峰满面绯红地站在车前,那样子既像过于激动又像是愤怒。高兵左右拐着试图从他身边绕过去,“故意找茬是吧?”被曲峰依次挡下,他有些恼怒。“再不让开,别怪我了!”他瞪着怒目,摩托车发出震耳的轰鸣。  6/8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