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变奏曲
时间:2013-05-04 10:00: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荒野一夫  阅读:

  新婚的日子,因为疑虑少了喜悦,尤其让她郁闷的是,结婚没有庆典婚宴和庆贺宾朋也就罢了,公婆似乎也不为他们的婚事而欢喜。她想,或许这一切都是因着自己未婚先孕面子上过不去。婚后的日子,她渐渐地觉得不对劲的地方越来越多,婆婆言语之间好像有意无意带着几分冷嘲热讽,对她阴阳怪气。更让她感到难堪,公公看她的眼神总是怪怪的,尤其家中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他有事没事总好到她卧室扎一头,而且每次竟然不敲门。他跟志向提出搬出去单过,每次他都是一套说辞,“等香港的姑姑汇来一笔钱就去买套大房子。”说的次数多了,她怀疑他在敷衍。
  临近分娩的日子,凤岚实在懒得动,请假在家待产。早上,志向走了,她觉得饿的厉害,拖着笨重的身子来到厨房,想找点吃的。找了个遍,空空如也,一个鸡子也没有。她想喊婆婆,口还没张开,婆婆的声音从老两口的卧室传过来,“你看那个骚样,小小年纪就弄得肚子跟吹气球似的,说大就大,也就你这个窝囊儿子,还跟捡了个宝似的!”闻听此言,凤岚差点背过气去。“小点声,当心听见了。”公公的声音。“听见个屁!还赖床上哪。看着就来气,那个崽子还不定谁的呐!唉,也是,好样的姑娘谁跟你这个没用的儿子。”凤岚实在听不下去,有心冲进房去理论一番,刚一抬步,胎儿一阵躁动,只好忍下。一口恶气顶住胸口堵得慌,她一把掀翻了案板,爆发出锅碗瓢盆跌落地面的一阵滥响。老两口不出声了。凤岚回到自己房间,一头拱到床上委屈地抽泣起来。

 

凤岚越想越觉得疑惑重重,想着想着产生出隐隐的恐惧,她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了瘴气弥漫的沼泽!她被一种莫名的恐惧笼罩着。当她意识到从志向的嘴里问不出什么的时候,她想到了以往不曾想到的窥探手段,尽管迫不得已,这个天真纯洁的女子此刻还是为自己生出这个她觉得有点龌龊的想法而忐忑。然而,面对可能影响自己未来幸福的考虑,她还是坚定了决心。
  这一日,志向上班刚离开,凤岚立马也走出家门。她偷偷地跟着他,换乘了两趟公交之后,他走进一条街道,拐进一个院子里。凤岚躲在大院传达室的墙角上,眼见着志向进了院内最里角的一栋房子。
  时值盛夏,加上身子已然笨重,往返奔波下来,凤岚回到家已是香汗淋漓。她顾不得疲劳,翻箱倒柜,终于在一个隐秘的小盒子里找到了志向的工作证。果然,那个街道大院的传达室大爷没有骗她,那就是个集体所有制纸箱厂,志向不是什么工程师,而是一个切割机床的操作员!如此看来,他也一定不是她一直以来崇拜的名牌大学的“天之骄子”!凤岚疯了似的,把书橱打开来,拿起那些她平时以为是他工作所需而她并不喜欢的书胡乱地扔到地上,这时,她有了更加离奇的发现,有些书甚至连新华书店卖书时的封页条都没有撕开!
  凤岚的疑惑解开了,如坠深渊。原来自己竟然一步步走入预设的陷阱,她就是任人摆布恣意宰割的羔羊,难怪如此短的时间里一次次怀孕!以往她也曾为此纳闷,如果说最初的一两次是由于没有采取措施,而后来的几次事前分明采取过避孕手段啊!
  她发狂了,歇斯底里地哭喊着,她有一种毁灭一切的冲动,把屋子弄得一派狼藉。然而,任她怎样哭闹,公婆躲在自己的房间,连出来看一眼也没有。她觉得自己仿佛是只困兽,疯狂已经无济于事,甚至继续疯狂也已不可能。孩子早产了,是个女儿,小生命发出的第一声啼哭,把凤岚的怨恨暂时压抑住。看着女儿可爱的样子,她忍住泪水,暗自下定了决心。
  七
  孩子满月以后,她提出离婚,然而,她没有想到,落入狼口的肥肉焉能轻易吐出。此刻的凤岚,已经欲哭无泪,她渐渐明白指望泪水感化无异与虎谋皮。她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一个妙招,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她偷着做了上环节育术之后,三天两头地与志向鱼水之欢,直到他疲惫不堪瘫若乱泥,而她每每淫言娇喘不绝于耳,那音量她确信足以传到隔壁公婆的房间去。不仅如此,每当公公不请自来,她索性假意给孩子喂奶,整个乳房暴露出来,且有意无意地矫揉做作,尽显犹抱琵笆半遮面的媚态,把个老家伙撩拨得直喘粗气。而是夜,隔壁就会隐约传来老头子不满的呵斥和老婆子不堪忍受的埋怨,这时,凤岚向着窗外的夜空笑了。
  志向第一个熊了,不是他良心发现,是他经不起她日益强烈的欲望,他觉得自己已经虚脱,再这样下去,只怕……他恐惧了。开始,他以为凤岚原本就爱这一口,渐渐地他怀疑不是这样简单,只是床帏秘事他纵然无赖也难以说到桌面上,许多个夜晚他甚至害怕走进卧房里去。第二个熊了的是婆婆,她觉得再这样下去,这个家会毁在这个小狐狸精手里。凤岚看到了曙光。可是,对方同意离婚的条件却是与她的愿望截然相反,她只要女儿,而对方恰恰也是如此。这不明显是要挟吗?竟然如此的不近情理,凤岚愤愤不已。既然协商不成,她选择了法律,她相信法律会给她一个公道。
  依照惯例,法院首先进入调解程序,凤岚态度坚决必须离婚,调解终无结果。尽管预审法官同情她的遭遇,无奈当事双方在孩子归属问题上有分歧,也只能采用离婚诉讼程序的“拖字诀”,希望当事双方在时间面前冷静下来,待双方实在没法达成妥协,再由法院做最终裁决,免得激化矛盾。
  凤岚不能舍弃孩子,但她一刻也不愿再在这个家里呆下去。决定离开的那个早上,她把脸附到尚在熟睡的女儿额头上,伴着滚落的泪水,心下暗道,“宝贝,别怪妈妈,妈妈也是不得已,为着将来,宝贝暂时受点委屈吧,妈妈一定不会放弃宝贝的!”然后,毅然决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个家。
  这一招果然见效,对方原本捏准了她舍不得孩子的脉门,却未料到她如此决绝。刚刚断奶的孩子,没有母爱,照料起来谈何容易,没过半月,一家人焦头烂额。
  八
  志向到单位找凤岚,她置之不理,每次都是冷冷的一句话,“等法院判决吧。”这一天,她好不容易把无理取闹的志向打发走,没多大一会,单位领导又把她叫去。“你已经够风云人物了,别再把家里的事扯到单位上来。告诉你那个男人,以后少来烦我!”凤岚觉得冷冰冰的语气直透脊髓,不屑的眼神刺痛着她的心。志向再来时,她爆发了,然而让她无奈,他依旧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样子。两人从办公楼前一路争吵到单位门外的马路上,这时,一辆摩托车停靠过来。骑车人一脸的络腮胡子,身形魁梧,往志向身前一站犹如一尊铁塔。这个人风岚谈不上熟悉但是知道一二,他是二车间主任高兵,据传为人仗义,是个早期的“万元户”,一般人还骑着自行车,他早已跨上了“铃木400”。  5/8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