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变奏曲
时间:2013-05-04 10:00: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荒野一夫  阅读:

  五
  她迷恋上他,这个叫志向的男人,甚至有些崇拜。高考恢复后的首届大学生,还是名牌大学,而且已经是工程师。尽管大了5岁,可那又有什么关系,中山先生还大庆龄女士好几十岁呐。
  凤岚懵懵懂懂地闯进伊甸园,她陶醉了。当他约她到家里去时,她一点都没有犹豫。
  三居室在那个时代是很阔绰的,而且客厅里不仅有彩电还有录放机,这更不是一般人家所具有。志向介绍,这些东西都是在香港的姑姑捎来的,正宗的原装货。说这话时,她觉得他有点炫耀的意思,不过她很理解——有海外关系啊!他指着橱柜里叠放的录影带,告诉她外面放映的那些录像片都是剪辑过的,而他收藏的这些都是原版。他取出一盒放到机器里,画面刚一出现,凤岚的脸腾地红到了耳根,顿时胸闷的透不过气来。
   “哎呦,小可爱,都80年代了,还那么保守。”志向打着哈哈。凤岚窘得不知如何是好,把头深深地埋在胸前。“小可爱太清纯了!那这样吧,你呀随便点,愿看什么自己挑着看,我到我房间去,还有些资料要赶着看完。”他说,手指亲昵地在她鼻子上刮一下,出去时反手还把门关上了。
  凤岚觉得他很善解人意,心里犹如喝了蜜似的。独自一个人,她哪里还想换带子,屏着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荧屏,清晰的画面伴着撩魂摄魄的呓语,把她懵懂中曾经臆想到的和没有臆想到的一一曾现在眼前,她仿佛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燃烧,如火如荼。
  凤岚没有意识到他什么时候进来,她只听见耳边有个声音不停地在说“我爱你!”
  禁果的魔力让她癫狂。她觉得爱情太奇妙了。从那以后的两年左右,她饱尝了禁果的甘甜苦辣,五次怀孕,五次堕胎,但是她没有怪他,他说她太性感,而她也觉得自己不仅是天生的尤物,还孕育能力极强。因此,即便是肉体痛苦的日子,她流过泪但没有哭,而一旦泪干了,也就忘记了痛苦,甜蜜依旧。直到第六次怀孕,她哭了。
  迫不得已,她只能求助姐姐。凤岚自打上学就离开了家,工作以后原本可以回家住,但是回家有回家的不便,她看得出志向也不愿意她回家住,于是她租了个小屋,这里便成为她们自由自在为所欲为的天堂。她只是偶尔回家看看,所以她的所作所为家里没人知道,偶尔,妈妈也曾发觉不对劲,但很容易就被她搪塞敷衍过去。现在,求着姐姐,她已经无法隐瞒。
   “你怎么这么傻!”姐姐怒不可遏地说,“那个混蛋是谁?”“你甭管,这不怪他,他爱我。”她哭泣着说。
   “爱?”姐姐冷笑着,“你懂什么是爱?他要是爱你,能这么不负责任,让你三番五次地怀孕!这对身体会造成多大的伤害,他难道连这也不知道!”姐姐恨恨地说。“你就别埋怨了,帮帮我这一次。”凤兰祈求着。
   “帮,怎么帮?医生也都说了,如果再强行刮宫,你这辈子都可能当不成妈妈了!”姐姐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了许多,“你也是,怎么就不知道自我保护!”“那怎么办呀?”凤岚眼巴巴地看着姐姐。
   “怎么办,只能生下来了。”姐姐无奈地说。凤岚头嗡的一声,一时间天旋地转。姐姐如此说,那真的是别无它法了。之前的几次,她都是偷偷地跑去一家私人诊所,而这一次,那家诊所谢绝了她,没法她才硬着头皮来找在医院工作的姐姐。
  为着生孩子,她要结婚,而她才只有19岁,工作还不满两年,爸爸妈妈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尤其哥哥,非要让她说出那个混蛋是谁,他要去废了他!她宁死不说,把妈妈气得当场昏过去,老爸一气之下把她赶出家门。她觉得已经顾不了许多,为着挚爱,只能割舍亲情。
  凤岚哭着回到志向身边,让她深感意外的是,她发现志向不仅不难过,好像还很期盼,甚至嘴角还流露着一丝怪怪的笑。想着自己遭受的痛苦,想着割裂的亲情,再想想将要在单位里面对的尴尬,她来气了,把录像机和录影带摔个满地。而更让她上火的是,他居然没有像以往那样百般温存地安抚她,就那么冷冷地坐在一边抽烟;对了,他说他不抽烟的,也确实没有当着她面抽过,偶尔她嗅到他身上的烟味,他都有理由辩解。还有,一向不大照面的公公婆婆这时也出现了,他们不仅不责怪自己的儿子,反而给她冷语白眼。凤岚委屈得大哭一场。
  然而,现实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她必须面对现实。
  六
  第六次怀孕无法继续堕胎的残酷现实,让凤岚无可选择地背离了生育她的父母,与志向结婚组建自己的家庭,她不能放弃今生或许她仅剩下的唯一一次当母亲的机会。然而,结婚,远比她想的复杂,艰难的一个环节是要单位开具证明,当时,她刚刚分配到省局,被安排在下属二级单位锻炼,还不满20岁。一个少女,未婚先孕,已经够吊人胃口,又不得已还要严重违反婚姻登记和计划生育的相关规定而结婚,爆炸性新闻,一夜之间成为单位里人皆关注的焦点。她感觉得到,人们投向她的目光,仿佛要把她的衣服撕扯开去,尽管她刻意衣衫肥大也越来越难以掩饰日渐隆起的腹部,步履也越来越难以控制地蹒跚。
  死逼无奈,凤岚找到曾经关爱自己的母校政教处主任。凤岚说明请求帮助的来意,老人原本因为得意门生上门而笑意盈盈的面孔刹那间僵住了,亦或是失望,亦或是愤怒,亦或是悲伤,那盯着她的眼神让她无地自容,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她哭了,哭得像个委屈的孩子。开始,老人只是沉默着,或许是她的眼泪软化了他,终于他答应帮她,当着她面给省局干部处的老战友打的电话。没过多久,凤岚拿到了她需要的证明。
  她得偿所愿,沉浸在幸福的美梦之中,不仅憧憬着幸福的家庭生活,甚至想到即将出生的孩子。她想,他或者她或许像她一样漂亮,将来也会像志向一样事业有成。然而,在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惊梦的警钟敲响了。她惊异地发现,志向不止大她5岁,而是12岁!她立刻联想起一件事,那日自己因为不能继续堕胎而决定与他结婚时,他的表现很反常;她想起他抽烟的那个举动。“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走出登记处,她惊诧地瞪着眼睛问他。志向没有说话,晃动着手中的结婚证,露出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这一刻,凤岚脊背发凉,忽然有一种被蒙骗的感觉,晃动在眼前的这副嘴脸突然间让她觉得有点恶心。  4/8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