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变奏曲
时间:2013-05-04 10:00: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荒野一夫  阅读:

        曲峰注意凤岚,因为她太惹眼。那是省局85年元旦迎新晚会上,一曲《好好爱我》,激扬的曲风把晚会推向高潮。演绎这首歌曲的是一位年轻时髦女子。说她演绎,因为她也歌也唱;说她时髦,因为80年代初期着妆还是很讲究避讳的,“奇装异服”会受到非议,至于脸蛋和发髻,烫个大波浪、施点淡妆已经很新潮。她不仅烫着波浪发,着妆也艳丽暴露,而随着曲调的抑扬顿挫,她的肢体几近夸张地舞动,一双耸起的乳峰颤栗得令人目眩;曲峰甚至担心它会喷薄而出。不过好像也有期盼着的,他注意到刚才还躲在后面的那几位这会儿挤到了台前。
  一曲歌罢,场地里有人吹起口哨,而那几个又退到了后面。“这妞太有味了!够劲!”“啧啧,还妞呐,也不看看那奶子、翘臀、小蛮腰。”……窃窃私语伴着难以压抑的浪笑。
  曲峰是初次见到这个女子。看上去她也不过20出头,相貌出众,尤其是眼睛和鼻子很有几分中西混血的意思,颦笑之间透着风骚。至于这风骚是否和她还是不是妞,是否与她的乳房、翘臀、小蛮腰有关系他不明白,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觉得她的“这几处”女人的标志性地方好像的确很特别,究竟怎么特别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不像一般女孩的那样。
  一面之缘,他着迷了。
  一
  几经打听,曲峰终于知道这个女子叫凤岚,22岁,是省局计财处的一个会计。他这个高兴啊,自己所在的研究所大楼就在省局大院内,与计财处所在的机关办公楼也就几百米。他觉得都怪自己整天埋头在实验室,不然一个大院进进出出不会不认识。
  从此,上下班的时间他总好到机关办公楼前转上一圈,然后在楼前的大树下站一会。这里离楼口不过二十来米,进出大楼的人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他发现凤岚上下班总是有个开摩托车的满脸络腮胡须的男人接送,上班的时候,车子直接到楼门口,下班的时候也总是她一旦出现在楼门口,那辆摩托便会突然出现,特别准时。这让他很纳闷,不过第二天他就不纳闷了,他发现就在下班前几分钟,那辆摩托车已经停在那边的树荫处候着。这天,曲峰实在耐不住,待送她的男人走后,他直接跑过去,本想在她上楼前截住她,还是慢了一步,她一阵风似的进楼去了,于是他直接跟着到了二楼的计财处。
  正在开门锁的凤岚发现身后突然站着个陌生人,而且站得如此贴近,惊愕地愣了一下,继而善意地笑着说,“还没到点呐,等会吧。”曲峰第一次如此近距离面对着她,他觉得这个女孩真是太迷人了,尤其是一笑起来那一对酒窝,简直令他陶醉。须臾,他竟僵立在那。见他傻傻地盯着自己,凤岚俏皮地白了他一眼,“我长得很吓人吗?”曲峰适才觉得失礼,嘿嘿地讪笑着,嘟嘟囔囔也没说出个什么,踌躇间,发现上班的人们陆续多起来,“那我走了。”他说,嗫嚅儒的语气,拘谨得竟像个期待原谅的孩童。
  凤岚觉得好笑,哪来的这么个呆头呆脑的毛小子。
  她没往心里去,他却总是隔三差五地出现在她眼前。尤其让她感到不舒服的是他的眼神,就那么火辣辣地盯着她,也不避讳身边有没有其他人,害得她被同事取笑。可是她又不能不接待,因为他每次来总是拿着几张报销单据。
   “告诉你导师,不用这么麻烦一点一点的报账,可以攒多一点。比方说,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的,或者一个月半个月的,都行。”她不止一次这样给他强调,可他好像根本没听进去,每当她说,他都是嘿嘿地讪笑着用那种眼神盯着她。凤兰觉得他是故意的了,一定是这个傻小子想出的歪点子,把原本导师自己来报账的活给包下了。“还真没看出来,呆头呆脑的毛小子这个心眼到不少。”她心下不悦,“也不看看自己,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尽管暗自这么嘀咕,表面依旧和颜悦色;一则职责要求,二则也是她天性如此——好言善笑。
  难怪凤岚不入眼,也是曲峰太不起眼。他老家在偏远的太行山区,一对农民生育了他们姐弟七个,他是家中老小,上面的都是姐姐。一家人拿他犹如珍宝,省吃俭用供养他,就希望他能出人头地。曲峰也真争气,不仅成为整条沟里唯一考上县中学的,还成为全县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山里孩子。不了解底细的乡亲们说他聪明,家里人知道,这孩子懂事,知道家里的不容易,不仅学习特别用功,还特别俭朴。以至于熬得皮肤黑糙没有光泽,身材也单薄没有发育完全。上了大学,靠着助学金和勤工俭学,他没再要家里的钱。考取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后,补助较之前多了,他就把多出的部分寄给家里,自己还是老一套。如此一来,在那个时髦之风已经渐渐兴起的时期,他越发的显得不仅土里土气,甚至寒酸。
  这样一个人与凤岚反差太大。凤岚觉得,这个傻小子若不是顶着硕士研究生的帽子——那个时期大学生少,硕士研究生更少——不管怎么看都是个地道的农民,还有那股子执拗的劲头她就没见过。她不胜其烦,但是也谈不上多么厌恶,偶尔还被他感动过。有一天下班时正赶上下雨,她看见他依旧像往常那样站在树荫下,她有些不忍,只是人已经在摩托车上,只好装作没看见。
  周末的晚上,凤岚喜欢参加单位的交谊舞会,她发现这个傻小子居然也来了。他不跳舞,就在僻静处坐着,等一曲跳罢,她看见他站起来向她这边走来,这当口又有人邀了她,他便又退回原处。一个晚上,凤岚闲不住,邀舞的人排着队,他就一直那么起来坐下、坐下起来地重复着。开始,凤岚觉得好笑,可是一连几个周末每每如此,她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她故意走到他面前,送过去一个甜甜的微笑,曲峰受宠若惊地站起来,拘谨地憨笑着,牢牢地握住她一只手,她情不自禁地哎吆了一声,他适才意识到太用力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跳舞?”凤岚说,“是不是跟踪我来呀?说实话。”她顽皮地乜斜着他。曲峰不回答,只是嘿嘿地傻笑。他不会跳舞,一支曲子差点绊倒她好几次,还踩得她时不时地哎吆一声。
   “我想……”他欲言又止,脸胀的绯红。“想什么?”凤岚心中暗笑,故意逗他,露出一副好奇的表情。“我想约你明天去春游。”他说,费尽浑身的力气一般,声音都有点抖。灼热的目光,毫无掩饰地传递着祈求。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