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亮爬上来
时间:2013-04-27 07:50: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舟中人  阅读:

  “欧阳秋一?啊,多有诗意的名字,您是在日本出生的吗?”
  “不,我是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我出生那天,刚好立秋,也就是那年秋季的第一天呗,所以父母就为了取了这个名字。”
  “哦,原来这样,挺有意思,挺有意思。”
  “请问先生您尊姓大名?”
  “小姓伍,叫泽田。”
  “武则天?怎么同古代女皇同名?”
  “我说的是队伍的‘伍’,毛泽东的‘泽’,田园的‘田’。”说完,两人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
  跳得心满意足之后,两人走出舞池,回到桌旁一边饮咖啡一边继续交谈。
  从气氛融洽的交流中,欧阳秋一获悉这个谈吐诙谐、斯文得礼、仪表堂堂的伍泽田,原来是《滨海晚报》的摄影记者,毕业于暨南大学中文系,业余爱好写诗,是一位崇尚诗意、追求浪漫的乐天派诗人,他先后出版了《满山红叶是彩霞》、《花开花又落》、《木棉情深》三部抒情诗集,现为岭南地区一位小有名气的青年诗人。
  欧阳秋一从读中学开始就迷上了诗歌,而且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过一些诗歌作品。不过,自从结婚以来,她对诗歌就荒疏了很多。现在通过同伍泽田促膝交谈,欧阳秋一又重新回到了在诗海里遨游的那种浪漫情调之中。他们从汪国真谈到席慕蓉,又从雪莱谈到海涅,从现代主义谈到后现代主义诗歌流派……有关诗歌和诗人的话题像一条无形的珠链子把他们两人的心紧紧地串连在了一起,双方都谈得非常投入,尤其是伍泽田那滔滔不绝的“诗论”令欧阳秋一自叹不如,且佩服得五体投地。在欧阳秋一看来,伍泽田很可能比自己少几岁,但无论如何,她都会为今晚能偶遇这样一位颇有才华的新朋友而深感荣幸,甚至有相见恨晚之感。至于伍泽田是否会看出自己比他年龄大,这她当然无法知晓。不过,伍泽田自始至终都称呼她为“小姐”或“欧阳小姐”,而且从他顾盼生辉的眼神中,她可捕捉到一种微妙而又可以触及内心深处的信息。由此她可以判断今晚她自己在对方眼中的视觉形象一定会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因此,她感到无比自信起来,她的心境也随之宽松起来。
  
  九
  那晚,欧阳秋一回到家里,独自躺在床上彻夜难眠,她的脑海中一直浮现出伍泽田的身影:天蓝色的名牌衬衫,深蓝色的高级西裤,红底碎花的金利来领带,潇洒清瘦的面容,才华横溢的内涵……这一切已在欧阳秋一的心灵深处烙上了一个鲜明而完美的印象。在她的潜意识里,她对伍泽田仿佛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尤其是在她昔日的爱情已如流水落花任凭雨打风吹去,而此际又渴望得到第二次爱情的时候,伍泽田就这样像一颗璀璨的明星一样闯入了她的生活轨道,使她的心灵深处最阴晦的角落平添了一束前所未有的光亮。她希望她这种钟情的感觉由虚幻变得真实起来,变成一种伸手可触摸得到的东西。不过,在兴奋、欣喜的同时,欧阳秋一不自觉地产生了些许疑虑与迷惑,因为她现在无法确证这是不是一厢情愿式的单相思情愫。有很多的东西,他们俩还只是停留在感性认识的层面上,比如他们相互之间根本就未了解到对方的确切年龄和具体婚史。欧阳秋一怀疑伍泽田初次与她见面就暗送秋波,而且殷勤备至,说不定这只是因为被她表面上的一些东西所迷惑,比如她的服饰、打扮、外貌等等。但无论如何,她对伍泽田都抱有一线明朗或不十分明朗的希望。
  那晚,欧阳秋一做了一个无比温馨的美梦:她梦见自己与伍泽田两人共渡一只轻悠悠的小船漂游在残阳如血的黄昏海面上,两人相依,相拥,相缠,任海浪带着如水的时间向远方自由漂流,漂流,最后,小船把他们送到了一个静谧无人的小岛,那里树影婆娑,那里凉风习习,那里没有蚊虫猛兽,也没有狂风暴浪,除了海浪在低吟浅唱,就只剩下他们窃窃私语的声音了。那晚,他们像两只水灵灵的青蛙在小岛上共度了一个销魂的“不眠之夜”……
  第二天一早醒来,欧阳秋一才发觉这只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而已。不过,她还是躺在床上久久不愿意起来,她仍在有意识地沉浸在对那场美梦的回忆之中,仿佛从中还可以重温某些场面或情节,就像刚喝过蜜糖之后,只要用舌头轻轻舔一下嘴角,仍然可以重现那种甜丝丝的感觉。
  不过,事后,欧阳秋一禁不住有些自羞起来,快进入而立之年的人了,怎么会像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那样专做些单相思式的美梦呢?想到这,欧阳秋一脸上飞上了两抹红霞,她能触摸到有点烫手的感觉。
  
  十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
  这两个月来,欧阳秋一与伍泽田在一起度过了许多难忘的时光。每次都是伍泽田打电话来预约欧阳秋一。时间一般都选择在周末的晚上,地点大多数量在歌舞厅,或者咖啡厅。滨海市内那些比较大型的歌舞厅以及比较豪华的咖啡厅,他们都一起去光顾过了。
  在欧阳秋一看来,她同伍泽田之间是已经不是一般的普通朋友了,而是一对彼此都进入对方感情角色的恋人。欧阳秋一每晚同伍泽田约会后独自回到家里都会做些主题大同小异的甜梦。每次梦醒之后,她再没有先前的自羞感,相反,她倒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她认为梦中的情节已不再过于虚幻缥缈,而是一种比较接近真实、接近生活的内容了。
  星期天的早上,欧阳秋一养成了贪睡的习惯,不睡到八九点钟她就不会起床。当然躺在床上并非酣然入睡,而是惺惺忪忪、朦朦胧胧下意识地让黑夜中旖旎的梦境延续在她张开的想象力的翅膀之下。有时薇薇从学校回到家里度周末,欧阳秋一也懒得起床为女儿煮早餐,而是薇薇自己动手从冰箱里拿些前晚从超市买回的袋装饺子、云吞、拉面之类的点心出来自行解决早餐。好在薇薇是一位挺乖挺听话的小女孩,她已有一定的生活自理能力,这是她在寄读学校慢慢培养起来的。欧阳秋一自己也心知肚明,她昔日对薇薇的痛爱现在已被另一个人分割了一部分去,那个人当然就是那个已在她心底烙上了影子的伍泽田。
  正想着想着,突然,电话铃响了,欧阳秋一不得不一骨碌爬起来支客厅听电话,头发乱蓬蓬的,而且只穿了一条三角裤衩。  5/9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