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亮爬上来
时间:2013-04-27 07:50: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舟中人  阅读:

  陆文刚从欧阳秋一的言语中仿佛揣测到,她可能早已知道他有越轨行为了。但他没有及时答话,他先招呼那女郎先坐下歇歇,给他沏了一杯美国红茶。那女郎脸不变色心不跳,二十一二的年纪,却俨然一位情场老将,表现非常成熟和老练。
  陆文刚坐在长沙发上,点燃一支万宝路,大口大口地吞云,又大口大口地吐雾。浓浓的烟雾像青蛇一样从他的口中窜出来,然后又像云霞一样被电风扇吹散开了。
  欧阳秋一用手捂住鼻孔和嘴巴,站起身,欲走向阳台。这时陆文刚开始说话了:“秋一,今天特地回来同你交待一件事情……”陆文刚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
  “还有什么屁就接着放!”欧阳秋一怒气冲冲,接着咳了几声,显然是受了烟味的刺激,她感到非常不舒服。
  陆文刚停了停,说:“秋一,我们之间,现在夫妻感情已经严重破裂,八年的夫妻感情到此为止,明天,我们去法院办理离婚手续。”说完,陆文刚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下欧阳秋一,看她有何反应。
  “我早就预料到你会这么说了。离说离吧,反正同你这个贪新厌旧的陈世美在一起是没有什么好日子过的了!”说话的时候,欧阳秋一始终背向陆文刚,说完,她跑进卧室,扑倒在沙发上,抱着头呜呜大哭起来……
  陆文刚向那个女郎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两人开门出去了。
  
  七
  根据离婚协定,陆文刚只要了那套价值一万三千多元的磁疗床垫,其它的家具财产全判给欧阳秋一,包括他们的女儿薇薇。
  离婚后,欧阳秋一曾一度感到痛苦、忧愁、压抑与无奈。有时她真是不想活下去了,以致于产生过自杀的念头。可是,在痛定思痛之后,她想,如果就这样撒手而去,将会给薇薇的一生留下更大的阴影,再说也对不住父母的养育之恩。于是,她决心勇敢地活下去,而且要在一生中未走完的路上尽可能潇洒地走一回。她想,她要重新寻找爱情,她不相信在茫茫人海中,就找不到真正属于她的永恒的爱情
  欧阳秋一不想让父母过早地知道自己离婚的事,以免给他们留下一份不必要的顾虑和牵挂。她想在重新建立家庭之后再告诉他们。她照样每月打两次长途电话回家。她每次都装出一付心情极好的样子,向家里报“平安”,报“吉祥”,每次都说薇薇一直很乖,很听话,自己工作也很顺心,一爱三口过得和睦融洽,如此云云。父母听了,当然非常开心,也非常放心。
  后来,欧阳秋一找熟人找关系把薇薇转到了一所全托学校,这样可节省很多接送薇薇回家、上学的时间,而且她自己可以抽出身来做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比如上咖啡厅啦、时装店啦、歌舞厅啦等等。自从离婚后,欧阳秋一下班回来很少坐在家里看电视了。当她站在窗台旁,看到朦胧夜色中那些热恋中的情侣们手拉着手、肩挨着肩有说有笑、情意绵绵地慢步在大街小巷的时候,她的心灵深处就非常羡慕地升起一股激情,甚或一种不安分的躁动,因为此时的她也需要爱情,甚至渴望爱情,一种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的爱情。她心想:自己仍是一朵未曾衰败的花,她仍需要呵护,需要滋润,更需要展现自己的魅力和光彩。
  
  八
  不久,欧阳秋一结识了青年诗人伍泽田。这个人在欧阳秋一的感情生活中做了一次“替补”。
  那天晚上,出门之前,欧阳秋一蓄意打扮了一番,穿了一件半透明的黑色真丝连衣裙,恰到她处地涂了口红、眉黛,还薄薄地施了一层香味四溢的脂粉。她把发夹取下,任那头飘逸的秀发从双肩一直垂到背部。当她这样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很多异性都投来觊觎的目光,回头率很高。此时的她根本不像一位29岁的少妇,倒像一位刚20出头的青春少女。她还偶尔听到背后传来一两句邪言荡语:“多风骚的鸡啊!”在这座南方城市,这里所说的“鸡”,就是指卖身的女人。听到这些不中听的言语,欧阳秋一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在心里轻轻地骂了一句“讨厌!”就继续走她的路。她也不知道她今晚要去什么地方,她也不是应约去幽会,她只是这样漫无目的地走,先是沿着街道的人行道走,后来是沿着江畔的长堤走,又沿着人头攒动的“夜市一条街”走,最后在走得有点倦意并感到有点口渴时候,她走进了夜市街边一间比较豪华的咖啡厅。
  欧阳秋一在二楼大厅的一个角落的一张圆桌旁坐下,要了一杯雀巢咖啡。二楼大厅靠北面的一端是一个大舞池,大厅内大多数是成双成对的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年轻男女,显然都是些情侣。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坐在桌旁品尝咖啡,或眉来眼去,谈情说爱,或插科打诨,嬉笑逗乐。舞曲一响,一对对情侣就都相拥着滑向舞池,踏着悠然悦耳的旋律翩翩起舞,格外轻松浪漫。当情侣们跳得如痴如醉进入忘我境界时,有的舞伴就借着幽暗朦胧的霓虹灯光肆无忌惮地互相狂吻起来。坐在一旁的欧阳秋一看得禁不住有些面红耳赤。她既感到羡慕,同时又觉得有一股莫名的醋意在心底油然而生。后来她就不想再看下去了,否则她会忍不住产生失落的伤感,因为此时此境她的情绪最容易跌入过去那残留的爱情低谷。于是她站起身,轻轻地离开了座位,向外走去。
  当欧阳秋一行至大厅门口时,坐在门边的一张方桌旁正在单独品尝咖啡的一位男士起身向她行了个招手礼,接着面带微笑地说:“小姐,能赏面跳一曲舞吗?”
  欧阳秋一先是迟疑了一会儿,然后驻足,用眼瞅了一下这位文质彬彬的男士温和的表情,她顿时领略到一种儒雅大方的风度,瞬间猜想他应该是一位颇有涵养的男士,于是她也面带笑容地答道:“好吧,望多多指教。”
  他们伴着动感很强的舞曲音乐先后跳了慢三、快四、探戈和迪斯科。自始至终,那男士都觉得欧阳秋一跳得很棒,没有半点节拍上的差错。而欧阳秋一也感觉到那男士的舞步娴熟到无可挑剔的地步,心里揣测他可能是一位职业舞郎。
  “你跳得棒极了!”男士深情地盯着欧阳秋一的鼻尖说。
  “还远远不及你的舞技高呢。”欧阳秋一瞟了一眼他那暗送秋波的双眸,莞尔一笑。
  “请问你贵姓芳名?”男士主动发问。
  “欧阳秋一。”  4/9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