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亮爬上来
时间:2013-04-27 07:50: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舟中人  阅读:

  欧阳秋一凭女人细腻的感觉认为,陆文刚八九不离十是有外遇了。她在调来滨海市之前,就偶尔听到别人讲过,在南方这样的经济发达地区,男人有钱就容易变坏,女人变坏了才更容易捞钱。当初,欧阳秋一对此仍半信半疑,而如今在南方生活了一年多时间,通过小道传闻以及新闻媒介,她真的获悉到,在南方这样的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爱情”像昙花一样到处开放,但只是在转瞬之间就又悄然零落。而且,在南方这样的鬼地方,离婚就像一日三餐这样常见而频繁。想到这,欧阳秋一不禁觉得有一股凉气从脚底透入到她的脊背,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这天晚上,薇薇不在家,她寄宿在学校,欧阳秋一在陆文刚下班之前,骑着她那辆“小黑鲨”赶到了陆文刚所在的公司。她把车停放在一棵木棉树下,然后躲在一个暗处目不转睛地盯着陆文刚的办公室。透过铝合金玻璃窗,欧阳秋一看见陆文刚还静静地坐在办公桌旁办公。大约十分钟后,下班铃响了,公司内其他科室的干部和职员都先后驾上小轿车或摩托车出了公司大门,唯有陆文刚仍坐在办公室里纹丝不动。又过了五分钟,陆文刚才拿起桌上的手机在低声地说话,不知是对方打来的还是陆文刚打给对方的,欧阳秋一站的距离比较近,加上当时人声车声混杂在一起非常嘈杂,所以她听不清楚。不久,陆文刚就驾着一辆紫黑色的小轿车冲出了公司大门。欧阳秋一赶紧骑上小黑鲨跟踪追去,距离保持在50米左右,欧阳秋一还有意将头盔罩得低低的,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和大半张脸,以免被陆文刚发觉她跟踪在后面。
  陆文刚的车左转右拐,速度比较快,加上是下班高峰期,城市的街道上车水马龙,欧阳秋一差点无法跟上了。最后,陆文刚将车开到了海滨市北郊的鸟公园门口停了下来。一位身材高挑、穿着时髦的性感女郎欠身钻进他的小轿车,接着,陆文刚驾车朝江边的馨馨宾馆的方向飞驰而去。不出欧阳秋一所料,最后,陆文刚和那女郎先后钻出轿车,双双亲热地拥抱着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馨馨宾馆……
  这一切像梦境一样在欧阳秋一的脑海中展现,而欧阳秋一知道,这些的确是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事实。欧阳秋一忽然感觉到四肢无力,脑海一片空白,仿佛正从一幢十层高的海市蜃楼顶端飘然坠下。
  那天晚上,陆文刚彻夜未归。
  也正因为这样,那天晚上,欧阳秋一彻夜未眠。
  
  五
  欧阳秋一知道陆文刚负了她,但是,在痛定思痛之后,她决定化干戈为玉帛,以柔克刚。她想,只要陆文刚能够回心转意,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昔日那些节外生枝的感情伎俩可以根不计较,一笔勾销。对欧阳秋一来说,毕竟陆文刚仍是她心上的一块肉,她不甘心这块肉被那些狐狸精式的女人叼走,哪怕这块肉曾被她们咬去了一小块,只要能够失而复得,她都会重新一如既往地将他当作至爱的心肝来对待。
  可是,欧阳秋一万万没有想到,陆文刚已经完全移情别恋了。与他那娇嫩欲滴、温柔多情的新情人相比,尽管欧阳秋一昔日如花似玉,但现在她已是黯然失色,毕竟29岁的她已被岁月的利剑迫向了青春的边缘。难怪,她常想,时间和现实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残酷呢?
  此时的陆文刚,他当然不会将自己当作一块肉,让欧阳秋一独自一人去享用,相反,他已将欧阳秋一当作一块尝腻了的、可有可无的肥肉,置于一边,而正在品尝着别的山珍海鲜、美味佳肴。
  欧阳秋一也感到不可理喻,为什么当初陆文刚会过五关斩六将般地将她从千里迢迢的内地调来滨海市,而现在仅过了一年多就将她排斥在他们俩共筑的爱巢之外,既然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欧阳秋一当然并没有摸清陆文刚心里的算盘。其实,在陆文刚的潜意识里,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先将欧阳秋一调来滨海市,然后再与她来个一刀两断,这完全是为了遮住岳父家里人的耳目。因为在家乡工作时,欧阳秋一同父母在同一家医院工作,她一直吃住在娘家。如果在家乡同欧阳秋一闹离婚,其实是把她给甩了,这显然情理难容,再说也有损昔日英雄救美的光辉形象。所以陆文刚就想到了这一招,当然,为了这,陆文刚也付出了很大的经济代价,也就是说,他花了一笔不少的钱打通各种关节帮欧阳秋一搞人事调动。陆文刚心里打着的这把算盘,欧阳秋一是无法摸清的,至少在当时的情况下她没有办法一下子全部摸清。
  只要陆文刚一回家,欧阳秋一都会不计前嫌地精心做些家乡风味小菜来讨他的欢心,可是陆文刚不但不领情,反而满腹牢骚,不是说欧阳秋一做饭做得太干太硬就是说她做菜做得太咸太辣。于是下次欧阳秋一就按照陆文刚的意愿去做,可陆文刚又是怨这怨那,鸡蛋里挑骨头,令欧阳秋一根本无所适从。欧阳秋一忍无可忍地讲了他几句:“陆文刚,你同以前大不一样了,你以前的脾气可不是这样的啊,你为什么变得这么快,真让我难以理解!”谁料,陆文刚听了这话竟然“砰”的一声摔下碗筷,大发雷霆道:“没错,我同以前是大不一样了,我现在生活在南方,我在这里已经生活惯了,我习惯了南方的生活……”
  “好,那以后我就按南方的饮食习惯做饭菜吧。可你别动不动就发脾气,好不好,陆文刚。”欧阳秋一低三下四地说,其实,她心里清楚,眼前的陆文刚仿佛想将她往死里逼。
  “我不想听你唠唠叨叨的,你知不知道?!”陆文刚捂住双耳站了起来,摔门出去了。
  那晚,欧阳秋一在床上抱头痛哭了一夜,有个声音在她的心里颤抖:“完了!完啦!我与陆文刚之间已经彻底地完啦!”
  
  六
  第二天,欧阳秋一准备将那晚跟踪陆文刚所见到的一幕,当着他的面全部讲出来,以渲泄她心中的郁结与愤慨。那天,刚好她休假,薇薇也还在学校。欧阳秋一一早起来,就在准备着“台词”,思忖着怎样用所向披靡的势头骂得他无地自容,然后乖乖地夺门而去,落荒而逃。
  早餐过后不久,陆文刚就真的在欧阳秋一的期盼中回来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陆文刚身后跟着进来一位打扮得像妖精一样的女郎。欧阳秋一眼尖,一眼就看出这个女郎就是那晚跟陆文刚幽会的那个“狐狸精”。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欧阳秋一防不胜防,她事先想好的“台词”此时变得苍白无力,甚至毫无用武之地。她预料到有一场骇人的感情风暴即将来临。欧阳秋一坐在沙发上,没有抬眼看陆文刚,只是怒不可遏地从嘴中冲出一句话:“你还回来干什么?我不想见到你,更不想见到你们!”她把“们”字说得又重又长,说完,拿眼恶恨恨地瞟了一下那个“狐狸精”。那“狐狸精”倒是落落大方,根本没有半点羞涩和退缩的样子,其实她心里在想:难道我会怕你吗?你这个早已褪色的女人,我看你还能挣扎多久,你等着瞧吧,呵呵。  3/9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